二十、酒桶(第1/2页)
    阿卡丽女士表情转为严肃“《初等精灵图册》、《灵核与灵力因子与素质概要》、《探索精灵》、《精灵药剂目录与功效详解》,这四本书籍,是地龙社外围成员的基础知识,正常情况下灵仆是没有资格知晓的。灵蛇能够破例把它们给你,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你要记住一点,禁止将任何一本精灵书籍,泄露给非灵蛇成员的外人阅读,能做到吗?”

    邓灵均连连点头“我能做到。”

    “很好!拿着它们出去吧。”阿卡丽女士视线重新回到桌上的图册上。

    邓灵均瞥了一眼图册,就被酒桶拉着走出了房间。

    “我等下送你回去吧。”酒桶看了他的书一眼,“用东西藏起来,如果被抢了,你就倒霉了。”

    邓灵均点头,其实心底还是有些疑云。

    酒桶突然想起了什么,留下一句“等我下”,就离开了。等他再次回来,手里多了个大木盒。

    “给你。”他把木盒交给邓灵均。

    邓灵均看着木盒上刻着“青蛇酒”三个字,就知道这是用来装酒用的盒子。打开木盒,里面的容积刚好可以装下四本书。

    “谢了,酒桶。”邓灵均提着木盒道谢。

    酒桶摸了摸鼻子,看了看邓灵均,又摸了摸鼻子,好像很痒的样子。

    他突然谨慎地左右看了下,凑到邓灵均身旁压低声音“最近几天吃多点肉,多锻炼身体。”

    “嗯?”邓灵均这次是真的糊涂了,问“什么意思?”

    酒桶皱了皱鼻子,张大的鼻孔跑出来一小撮黑黝黝鼻毛“现在你是龙哥的手下了。龙哥收下你,就是为了……”

    “等等!”邓灵均出声打断酒桶的话,“你刚才说什么?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时候成了龙哥手下了?我跟泰哥的啊。”

    问题一个接一个,之前酝酿的疑云尚未明白,便隐隐有真相浮出。

    果然,就见酒桶神色莫名地叹息一声“之前确实是泰哥的人。可就在刚才,阿卡丽女士用灵纹笔在龙哥的名单上写下你的名字,你就成为了龙哥的人。至少在灵蛇,你就是龙哥带进来的。”

    邓灵均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先前就觉得怪怪的,原来这里面真的有事情藏着。

    只是他仍旧不明白“龙哥为什么收下我,他这是抢泰哥的人。”

    酒桶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我刚才,就打算告诉你原因了。谁叫你插话了。实话告诉你,龙哥抢着收下你,很可能就是为了「拳赛」。”

    “打拳?”邓灵均惊呼出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开什么玩笑,我不打拳的,我不同意。”

    酒桶指了指邓灵均手上装有精灵知识的木盒“你以为龙哥为什么要用他的名义,给你申请精灵知识。就是为了让你乖乖听话啊,黑蛇虽然不能随便使唤其他黑蛇的手下,但对自己的手下,他说一,你不能说二。他叫你走东,你不能走西。不听命令的后果,被打残,或者做了花盆肥料。对于我们,龙哥就是天,只要不杀你,他想怎么对付你都行,灵蛇也不会帮你。”

    听了酒桶这番话,邓灵均短瞬的愤怒过后,剩下的就是凛然。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给卖了。

    之前还觉得加入灵蛇,成为泰哥的手下挺好,看看场子每个月就有十万收入,不用再为血食发愁,还能获得精灵知识。

    不曾想这居然就等同于卖身了。

    泰哥原本也打算给他精灵知识,让阿卡丽女士写上名字,只是因为灵猫的事情耽误了,结果到头来,自己还是没能逃脱卖身的下场。

    来到灵窟没几天,就接连遇到了各种危险,邓灵均终于认识到灵窟的黑暗险恶,深刻的认识到了。

    “龙哥真的要我去打拳?”邓灵均沉着脸问。

    酒桶揉着发红的鼻子说“不离十,不然龙哥干嘛要从泰哥手里抢下你?这不是白白得罪人嘛。龙哥肯定是听说你很能打,才决定收下你的。”

    邓灵均盯着酒桶,“如果我不听龙哥的,不去打拳,会有什么后果?”

    酒桶放开鼻子的手“刚才说了,你会被打残,做成花肥,除非你打的过龙哥。我觉得你还是乖乖听话好,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龙哥,是养殖者,知道什么是养殖者吧?其实也不用太担心,你听话了,说不定龙哥就不用你上台打比赛了。”

    酒桶转身“走吧,我先送你回去,放好书,就去正式拜见龙哥。”

    邓灵均站在他背后没动,酒桶回头,催促道“走啦,想那么多干嘛,没意义。我提醒你,就是想让你早点做好准备。如果你太早死在擂台上,我可能也会被龙哥丢上去打拳。”

    邓灵均提着木盒走了起来。

    酒桶退回他身旁,说“你带路,我都不知道你住哪里。”

    邓灵均走了几步,突然顿住,转头看着酒桶“你其实是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