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亡命之徒(第1/2页)
    哗……

    锁链带起凛冽的风,结结实实打在了刚进门的亚龙身上。

    咚的一声闷响,亚龙口吐血沫,被锁链上的千钧之力砸到墙上。

    一个巴掌大的斜杠印记,在他身上闪烁出光芒。

    邓灵均扑身而至,冷静到极致,锁链再次抽动,带起了凄厉破空声。亚龙眼角迸裂,生死之间反应极为迅速,就地一滚。

    锁链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

    差点就被亚龙躲过了,可他滚动时抬起的右腿,没能幸免于难。

    “嘭”,整截小腿爆碎,一圈血雾在肉粒与骨刺的溅射中,四散分离。

    “啊……”

    亚龙惨嚎出声,见邓灵均扑来,面目狰狞的嘶吼一声“死!”,完好的左腿一蹬地面,身子俯下,如同一根爆射而来的木刺,瞬间就来到邓灵均身前,右手抬起,插下。

    邓灵均反应跟不上对方的速度,应变能力对不上自身的素质,眼睁睁看着亚龙一只手插向胸口,只能尽力侧身,孤注一掷抽回鞭打出去的锁链。

    噗嗤…

    亚龙手掌刺穿了邓灵均整个身体,擦着心脏洞穿而过,小臂几乎没入肘部,倾斜着向左,露出外面一截血淋淋的手掌。

    哗……锁链从旁刮来,这是邓灵均最后的反击。

    亚龙嘴角勾起好似秃鹫般的冷笑,抽身而退,然而邓灵均的左手,已然抓住了他的手肘。

    冷笑变成错愕,亚龙望着邓灵均,少年眼中尽是疯狂。

    啪嗒……

    叠加三次的锁链如同一柄长刀,拦腰斩断了亚龙的身体,一截受到惯性回缩的链条,打烂了亚龙半个脑袋。

    脑浆炸裂,污浊的毛发飞散,一大股一大股的血液从亚龙断开的上身喷洒而下,脏器大片大片掉落,压在下半截身子上、压在了地面上。

    邓灵均架着亚龙上半截身体,嘴角流淌着血,无神的眼,俯视着凝固起来的错愕。

    锒铛……锒铛……

    邓灵均拖着亚龙半截身体,拿起桌面上的刀子,慢慢走到墙边的柜子前,刀上聚起赤色光芒,对着铁柜劈下……

    一下,两下……

    刀砰的一声,断了。

    邓灵均呆怔,身子摇晃,他伸着手,试着拉开铁柜。

    咔啦。

    铁柜,就这么被拉开了。

    没上锁的柜子里,是地龙花,二十多株,都是幼苗。

    邓灵均身子更虚弱,已是垂危之际,他扶着铁柜,走到墙上另一个柜子前,微微一拉,铁柜开了。

    里面,还是地龙花……

    邓灵均已经没有力气了,跌坐在地,失去平衡的亚龙上半截身体滑落,小臂从胸前脱落。

    散开的血箭,飙射而出。

    血,大量的血,从邓灵均身上流出来。

    “呃呃呃呃……”

    邓灵均的惨叫,犹如将死的野兽。

    哐当一声,却是拉住铁柜的手,在他跌倒时,连带的把整个柜子拉了下来,里面的东西倒了一地,发出乒呤乓啷的声响。

    两瓶药剂,滚落地面,一瓶黑色,一瓶白色。

    白色滚到桌底下,黑色滚到他脚下。

    邓灵均听到声音,眼珠移动,求生的,让他不知道从哪里压榨出最后一丝力气,一把抓起黑色药剂,咬掉塞子,不管不顾的大口灌了下去。

    胸前,

    后背,

    汩汩流血。

    这里破了个大洞,贯穿胸口,伤势极其严重,倘若不是身具灵力因子,拥有顽强的生命力,可能当场就死了。

    邓灵均知道命在旦夕,他不敢确保一瓶精灵药剂能救回自己的命,他甚至不敢确定这两瓶黑白液体,就是精灵药剂,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挣扎着,邓灵均艰难爬到桌底,抓起另一瓶白色药剂,咬掉塞子,再次大口大口喝了下去。

    这些简单的动作,耗尽了邓灵均最后一丝力气。

    失去意识之前,邓灵均听到身后慢慢响起的叫喊声。

    锁链,锒铛锒铛……

    ……

    当邓灵均从深沉的黑暗中悠悠醒来,耳朵重新接收外界的声音,第一个还是锁链发出的声响。

    然后。

    “放了我……”

    “求求你了,放我出去吧。”

    “给我吃的,给我点吃的……”

    “我要回家……”

    邓灵均睁开眼睛,一个被锁在后墙的陌生男子,倒着出现在他视野,声音嘶哑的低声说着。

    他似乎说了很久,饿的浑身无力,看起来很是虚弱憔悴。

    已经精神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