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离去(第1/2页)
    看着镜像被斩杀后变成无数碎片,邓灵均平静的等待碎片融入脑海。

    痛,剧痛。

    无论经历多少次,都让人畏惧的痛。

    当疼痛消退,阵痛更强烈了,邓灵均感受着,又发现远没有昨天的可怕。

    他想了想,一咬牙,又一次选择了挑战。

    就挑战这一次,最后一次。

    灰白空间。

    漩涡出现,镜像升起。

    邓灵均念头一动,那件穿了好几次的厚重盔甲覆盖身,他手握骑士大剑,正要等着镜像攻过来,却发现镜像在它面前摆出一个古怪的剑式。

    双手紧握的骑士大剑,笔直竖在身前,剑刃对着他,也对着镜像。

    邓灵均刚觉得眼熟,前面的镜像身上蓦地浮现一种难言的气势,无形的气机于大剑缭绕,突然往前一斩。

    一头浑身毛发怒张的狮子虚影,从剑中冲了出来——吼!!!!

    邓灵均浑身一颤,血箭飙射,整个人连同身上的盔甲在内,突然四分五裂的跌落,切割后的肉块堆积地面。

    他死了。

    直至退出镜像空间,邓灵均眼睛里仍在回闪着狮子虚影冲向他的画面,浮光掠影,连自己死了都没反应过来。

    坚实到寻常枪械都无法射穿的盔甲,在这道虚影下,有如豆腐,腐渣,死的毫无悬念,连挣扎都没能做到。

    未来一年,镜像,掌握了「狮子奥义」。

    再次体验到死亡的滋味,邓灵均却没有了最初死亡的心悸,因为死的毫无痛苦,死的不知所措。

    邓灵均来到门口又刷了一次卡,再次扣除一百贡献,里面的余额不多了。

    灰白空间。

    邓灵均在镜像出现后,念头一动,身上依旧覆盖了盔甲,但是手中,却只有两个钢铁拳套。

    没剑,就算是狮子奥义你也使不出来吧?

    他向着镜像握拳。

    这是战斗的信号。

    若是往常,镜像肯定是冲向他的,可现在……镜像没有行动。

    他,又一次摆出一个古怪姿势。

    左右手臂交叉放在身前,身上弥漫着让人心惊胆颤的气势,蓦地身子向前做俯冲势,空气停滞,一头狮子虚影,霍然从镜像身上透体而出,气浪狂暴翻涌。

    邓灵均身体仿佛被人用钉子定住,看不见的气势场不断压迫着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狮子虚影撞上自己。

    轰!!!

    刹那间,如同被一辆辆极速驶来的汽车同时撞击,盔甲不断凹陷、破裂、洞穿……一个个拳头印触目惊心,邓灵均脑袋被撞碎,撞烂,撞成肉酱,红的白的,散落在头盔中,一个内部腐烂的南瓜。

    身体同样满目苍痍,盔甲内的肉身支离破碎,再来多两次,就可以做成肉丸了。

    这一次,邓灵均死的无比凄惨。

    有别于上一次死的毫无所觉,这一次的死,邓灵均完的品尝到了什么叫做恐惧。

    以及,一丝不解。

    于恐惧中不断放大的疑惑。

    为什么,明明没有剑,镜像还是可以施展狮子奥义。

    难道剑,并不是这式奥义的必备媒介?

    等冷静下来,恐惧退散,邓灵均回忆起了钱德勒教练说过的话,每一次练习进阶剑式,都是在灵力因子上留下印记,当印记连系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灵式。

    “灵式是由一个完整的印记组成,而奥义,就是其中的一个部件印记,所以灵式与狮子奥义的媒介,与外物无关?剑,并不是必要的交接工具。”邓灵均一时间忘记了阵痛,忘记了恐惧。

    “灵式的媒介,是灵力与印记?灵力与特性能力的印记……”

    “镜像用剑斩出的狮子奥义,凌厉可怕。用身体放出的,却狂暴猛烈。不同武器对灵式……对狮子奥义,产生的效果截然不同……”

    涉及到「灵式」,又是一种高级别的精灵知识。

    邓灵均对精灵知识十分感兴趣,不过一时想不通透的他,很快又被阵痛所支配,接连死亡,加上之前吸收一次镜像碎片的后遗症,他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再挑战了。

    就算可以,面对着已经掌握了狮子奥义的镜像,他毫无胜算。

    他知道,是时候离开了。

    战区密探的任务,要求他越快前往边锋市越好,却又没有给他提供那种跨越空间的传送石门。

    也就是说,他要自己赶去边锋市。

    地面之上是塔卡镇,乘坐最快的列车,也要一天路程才能抵达,而塔拉镇,没有列车。

    这里只有长途客车,要到最近的城市才有列车站。

    可如今内战爆发,列车还会正常运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