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钢精灵(第1/2页)
    没想到这么快收到指令,邓灵均收起卷轴,决定先不理会。

    这道指令来的太突然,估计许多和他一样的战区密探,都无法及时赶过去。

    天坛市近在眼前,邓灵均算了下时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十天内应该也能抵达边锋市的。

    同时又有些庆幸塔拉城汽车站还在正常运营,只是巴士却没敢停在市区,在郊外就停了卸客。

    趁着周围没人,邓灵均打开旅行袋,让柴火精灵出来透透气,喂了两朵地龙花,便让它从新回到袋里。

    “再待一会,等到家了,就让你看卡通片。”

    “努…呀。”

    ……

    莉莉娅提着旅行箱下楼,因达尔还在打着电话,可能是信号不好,他拨了一遍又一遍。

    “天坛市的信号被干扰了,我联系不上你姑姑那边。”因达尔沮丧说道。

    对此,莉莉娅不觉得意外。

    早在反叛军爆发政变的那一刻,南部的信号,就被不明力量干扰切断。

    学校的同学议论过,包括老师们,都认为这是某种精灵的力量在作用,试图让南部和北部失去联系,孤立所有城市,让他们无法互相支援,各自为战。

    “车来了吗?”妻子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左手抱着小儿子。

    “因因,我的小因因,我们就要去姑姑家咯。”

    因达尔微微摇头,换上笑脸,走过去逗着儿子。

    莉莉娅视线在同父异母的弟弟身上逗留了一瞬,随即转移,看向门口。

    她很安静,安静的拒人千里,却不是傲慢,应该说冷,就像冰山,一座永远化不开的冰山,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寒气,让人难以靠近。

    见车没有来,莉莉娅不想见到这一家三口秀幸福,放下行李箱噔噔噔上了楼。

    房间空荡荡,许多东西都用包装箱打包好放楼下,等约好的车一来,装上车,就可以出发了。

    窗没有关,雪花随着冷风吹开窗帘,飘落在地板上,地板被雪融出一个个水点,渐渐凝结成冰,薄薄的一层碎冰。

    莉莉娅听说北方很暖,那里十年都不下一场雪,只是姑姑家所在的艾伦市,常年阴雨,是一座潮湿的城市。

    她讨厌潮湿。

    但如果可以离开战区,潮湿点也没什么。

    伸出手,雪花落在手掌上,轻到几乎没有感觉,只是有点凉,手指微微一触,便在掌心化了。

    突然,她看到下面有人向她招手。

    是那个每天找她上学的同学,他也要离开天坛市了吗?

    她看到他坐在一辆小货车后面,用力挥舞着手。

    莉莉娅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回应依旧冷淡。

    男孩失落的坐下,眼神中透出不舍,冰雪打在他脸上,他毫无所觉。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大汉揉着男孩的脑袋,礼貌的向莉莉娅点头,脸上挂着笑,仿佛什么事都能乐观面对。

    男孩和络腮胡中年大汉说着话,小货车渐行渐远,很快淹没在迷蒙的雪天。

    莉莉娅看着远方的雪,心里想着这是第几个离开的同班同学,避难走了这么多人,学校大概也不开课了吧。

    想的入神,下方突然哔哔哔的喇叭声响起。

    她回过神,看到一辆大货车停在家门口十米外。

    知道是时候要离开了,匆匆关上门窗,此时因达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莉莉娅快点,我们出发了。”

    噔噔噔噔……

    莉莉娅下了楼,拿上自己的行李箱,见因达尔和那个女人慌乱的收拾包装箱,一言不发的走过去,抱起一个大的纸质包装箱,拖着行李箱,慢慢走向外面。

    “放上来,行李都放这里。”司机下了车,打开车后箱的铁门锁。

    几根铁管焊接成的铁门,随着军绿色的麻布掀开,里面已经堆了半车厢的物品。

    莉莉娅看向司机。

    司机是个大胖子,笑着解释道“这些是我家的行李。”,因达尔从后面走出来,手上叠着三个大包装箱。

    大胖子连忙上去帮忙,同时解释道“因达尔,我老婆听说你们要搬去艾伦市后,也吵着要去北方,所以……嘿嘿,就一起跟着来了。”

    因达尔放好包装箱,帮莉莉娅把行李箱和包装箱搬上去放好,转头说道“理解,大家都是避难嘛,很多人离开了。不过肥鱼,你这车的位子够吗?我家四口人啊。”

    司机肥鱼得意一笑,“够,完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辆车,可是自己改装的,内部空间足够。对了,我女儿才六岁,到时让她和你的小儿子坐一个座位,还空出两个来呢。”

    因达尔点头,招呼肥鱼一起帮忙。

    忙了十多分钟,终于把所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