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画墨离华 > 第二十七章 有趣的事
    他们在去郁霖溪家的路上一路无语,每个人都像有心事一般在那里沉默着。而裴尚正在后悔着,为什么要拉着轩爸爸去做亲子鉴定,如果不是自己,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现在出现了一个什么,未婚夫,怎么可以,这?主要是这个人自己还一点都打不过,不行,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就看着离离这样被抢走?

    这样下来,我一点胜算都没有的,单单看他的颜值我就输了啊!不,好像还没有,好歹我还是一个著名的医生,况且还是离离的主治医生,肯定还是有机会的,离离肯定不会喜欢他的,没看到一来就为了我和那个男的打架了不是?嗯,我还是有机会的。对!

    裴尚在神游中,其他人也在神游中。阿陌看着自己在车子上,不由得想到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失态,明明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不是任何事情都不能刺激到我吗?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而他只是短短的说了几句话而已,自己就这么沉不住气了,她偷偷的看了旁边认真开车的人,感觉他要发现的目光,赶忙转过了头。

    而郁霖溪看着她的小表情,微微的笑了,这个人,明明刚刚跟自己打得这么霸气,现在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偷偷的看我,真不知道她是有意的呢?还是有意的,难道,被我的盛世美颜迷住了,嗯,太感谢母亲给我的颜值了,第一次觉得长得好看还是有用的。阿陌好像知道他的心里话一样,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有这么自恋的人吗?

    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谦虚怎么写。自己却没有想到以前自己比她还要自恋。看着她这样的表情,郁霖溪笑得更开心了,心里想,自己这个未婚妻还是有意思的,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她吧,竟然是我认定的人,她怎么欺负都可以随她,谁叫她是我的人呢!这个称呼不错,我的人。旁边的裴尚和裴雅儿,第一次感觉阿陌身上有了其他情绪,而且是别人能够轻而易举感觉出来的,以前她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管什么人根本找不到她从来冷漠之外还有其他的情绪。

    现在就像是一个仙子落入凡间,和社会上的人融合了一样,感觉有了一些人气。而这两个人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坐在同一辆车上自己就是两个白晃晃的电灯泡一样,尴尬。明明是两个都不理对方的表现,却让人感觉像情侣之间闹别扭的感觉,他们和他们在一起,简直就是生生吃了一波狗粮。俩兄妹对视了一眼,无语,这两个到底在搞什么,刚刚不是正在打架吗?哎,搞不懂。

    至于郁霖溪为什么亲自开车,这个车上为什么只有几个年轻人,是因为她们的父母说年轻人在一起有话聊,而且,最主要的是让他们培养一下感情。于是,被自己亲人坑的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在车子冷战着,只是给人的感觉不像冷战罢了。不管他们还要冷战多久,但是一个想要去的地方终究还是到了,就像我们说的,什么东西,你不想要离开一个地方,但是你还是要去承认,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我们就要接受现实,然后在这个地方努力发展新的一切,包括一切不熟悉的事务。

    于是郁霖溪家到了。而这个郁霖溪家,没有世界的喧哗,只有安静的鸟语花香,站在这里,像是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什么都不用想,不用做,下车来之后,不会因为这里的美景而惊叹,因为每个人都静悄悄的,生怕打扰了这一方世界的安宁。

    人们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话,如果说画家是公主居住的宫殿,画菱轩居住的房子是天使的房间,那他们家就是那些文人雅士们居住的房子,这里是那么的景色怡人。走道旁边是一片片竹林,绿意盎然,就这样看着,有什么烦恼好像瞬间就没了,走道尽头是一栋古香古色的房子。清新淡雅,房子虽然有点古老了,但是保存的还是非常完整。走道旁边是一片片竹林,一眼看上去是绿意盎然的景色,穿过后花园是各式各样的花朵,它们在那里争相开放着,好像在比较谁会更加漂亮。更重要的是,这些花簇中间竟然有一池温泉,清澈的泉水与各色各样的花朵们交相辉映,美得是那样不真实。

    犹如仙境一般,我想,古代那些如梦如幻的仙人们,居住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吧!但是进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感叹惊呼的,因为她们害怕,这里太安静了,在喧闹繁华的都市里有着这样的房屋,没有人愿意做那个打扰时光宁静的人。时间就这样过了好久,在这里的每个人虽然都不想要打扰这样的时光,但是再安静的时光也要有人出声破坏它,因为天色已经非常晚了。

    他们跟着去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房间,裴尚的极力反对也没有阻止两个比较别扭的人,这两个平时看着一个一脸冷漠什么都不会在乎的人,一个什么都不管的混世魔王,只要自己高兴的人,就这样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在那里赌气,谁也没有服谁。阿陌是因为没有控制自己的脾气,被刚刚他说的刺激了,而郁霖溪看着这么别扭的女孩,总觉得如果自己继续跟她在一起,肯定能发生一些有趣的事,这样不就会让自己无趣的人生增添一些乐趣吗?

    更何况这是我认定的女孩,就应该多在一起培养一下感情。于是,他们就这样对视着,像极了刚刚闹别扭的小情侣。现在到了所有人的睡觉时间了,裴尚因为害怕郁霖溪对阿陌做什么,想要自己在旁边好英雄救美,其实他想多了,他自己连阿陌都打不过的人怎么可能去英雄救美,但是他洗了澡之后还是一直没有睡觉。而裴雅儿像平常的十八岁女孩一样,喜欢看各式各样的小说,好好的在被子里看着小说,而今天小说好像也没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只是因为她自己也担心着阿陌。

    而在郁霖溪房间里的阿陌,却一点都没有担心其他人,因为知道在这里,郁家是画菱轩的朋友,肯定不会伤害裴氏兄妹,而且她们就在自己房间旁边,有什么事情自己可以马上知道,所以不用担心,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房间里,有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人。

    本来很好解决的问题,可以让这个男孩去别的房间,可是因为郁霖溪只喜欢自己的房间而搁浅,而两个同样有洁癖的人不知道怎么面对而让自己接受与别人住在同一间房间,虽然他们两个在刚刚所有人劝的时候都逞能说谁怕谁,况且房间的被子也是被佣人们换过的。

    于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就这样在郁霖溪的房间里发生了。两个人还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于是喜欢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阿陌说话了,甚至是命令的语气。“床我的,沙发你的!Ok。”听着这么简短的话,郁霖溪想,真不愧是这个个自己刚刚认识的人会说的话,但是自己怎么觉得这么酷的话从这个女孩口里说出来这么别扭,不行,一定要把她改过来,她虽然不用听别人的,想做什么都可以由着她,但是至少,语气不会让人觉得这么冷漠,这么没有感情,这么好听的声音应该要有感情的。

    所以一向不喜欢跟女生开玩笑的郁霖溪急忙跑到了床上,可能速度是自己平时的三倍。看着这么幼稚的男孩,阿陌理都没有理他,自己走向了沙发。而郁霖溪本来认为她会看着自己这样,肯定想办法让自己离开,然后走过来高调的让自己滚的人,却这样就妥协了,怎么可以?

    不是习惯掌握一切的人,不会允许人违背自己的话,违背之后的后果不是应该非常严重吗?现在她这样做我怎么下台,平时自己从来没有哄过女孩,更何况这个性子和隐瞒身份的我这么相像,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了,难道?嗯,对,就这样。于是,我们的男主有了一个冲动的念头。这个念头是什么呢?就是把她抱回床上。哈哈,这个想法非常好,可是现在是他的幻想。

    想着这件事情的他马上付出了行动,但是事实是没有他幻想的这么美好,我们的阿陌因为平时的训练,最基本的警觉就是能够随时知道自己背后的动静,更何况还是一个人想要从背后袭击自己,于是我们的男主在马上要到手的时候差点吃了一个过肩摔。要不是平时他自己受过这样的训练,可能就真的就摔跤了。他马上叫出了声,要不是这个房间隔音效果比较好,他的叫声可能每一个人都能听到。阿陌冷冷的说:“你想要干嘛,偷袭我,我至少认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现在,你是在是想要做什么呢?还是想要再向我认输一次吗?”听了这样话的郁霖溪,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平时自己习惯的微笑。

    痞痞的说:“我没有想要干什么啊?应该是你太警觉了吧!我就这样站起来而已,哦,对了,听说你叫阿陌,嗯,现在的情况是我和我的未婚妻在一个房间,你说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而作为未婚夫的我正年轻力壮,你说我想干嘛?”阿陌一直一个表情的她终于有笑容了,但是这个笑容就有点让人看着怪怪的感觉,像鬼片里那些坏人计划得逞的笑容。

    “哦,你知道上次这么对我说话的人去那了吗?我让他在监狱里后悔了一辈子,而且永远见不到任何人。你这么年轻,还是不要找死的好,因为,不要以为你是画菱轩朋友的儿子我就不敢动你,在这里,没有我阿陌不敢做的事,那个我都没有承认的父亲,你这个未婚夫的帽子是不是安得有点早了?嗯!”而郁霖溪更加好奇眼前这个人了。

    “哦,这么说我还挺想要认识一下你这个朋友的,两个人不就是从不熟悉到熟悉的过程吗?那么,我们正式认识一下,我郁霖溪,未来阿陌的未婚夫,还是你以后相处一辈子的人。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不是,竟然是熟人,就不要这么相爱相杀了吧!”说着还越来越靠近了阿陌,而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阿陌竟然因为这个人一退再退,现在她才发现,这个看着像无赖的人,实力竟然比自己还强,自己今天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低估自己的对手是一个多么大的失误,但是即使比自己强又怎么样,我阿陌还从来没有认输过。

    在看着自己快要接近床的时候,阿陌发生了反击。两个人又一次打了起来,但是这一次的郁霖溪没有故意迁让,况且女生的力气本来就比男生的小,更何况现在是在这样不利于阿陌的情况下。于是,我们的男女主就这样华丽丽的倒在了床上,还是男上女下的那种,可惜没有亲到,发生这样的事情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于是都集体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反应过来的两人马上集中精神对付对方,于是,他们在郁霖溪的床上一直就这样打着,到最后紧紧的锁住了对方,谁也动不了了。到最后,两个随时都保持警觉的人,就这样睡着了。

    郁霖溪在半夜醒来过来,看着旁边那个紧紧抱着她自己的女孩,看着她睡觉都这么让人感觉不踏实,自己想,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呢?而自己也是,对于一向有洁癖的自己,平时那些女的都是让助理自己解决的我,竟然就这样跟一个比自己小女孩有了一个未婚夫妇的身份,还自然而然的在同一张床上,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还跟她打了一架。

    这个女孩,白天的她像一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刺猬,晚上的她脆弱的像一只兔子。就这样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今天才见面的她,明明是语气让自己这个混世魔王都讨厌的她,为什么现在自己会在看着睡觉都这么小心翼翼的她,感觉这么心疼。现在想一想,自己稀里糊涂的生活了22年,看见这个女孩,自己好像才终于知道,什么是爷爷经常对自己说的使命,也许,我郁霖溪的使命,不是为了天,不是为了地,更不是为了什么国家的大义,自己只是为了一个女孩而已。现在只要想到自己以后的未来会和这样的女孩连在一起,想想就是一件有趣的事。

    他静静的看着这个女孩,轻声对她说:“我的girl,以后由我郁霖溪保护你,不管你受过什么伤害!”

    ------题外话------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现在评论也不能看,感谢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