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画墨离华 > 第三十九章 世界,还是公平的!
    看着眼前的女孩,郁霖溪一脸不相信的眼神,这,这个人真的是我的墨墨吗?为什么自己会感觉到这么陌生?可这个地方也没有其他人,如果她不是墨墨,为什么她们的衣服是一样的?

    他不确定的走进她,轻声的问道:“你是墨墨,吗?”

    “漂亮哥哥,你好凶哦!我认识你吗?虽然这个地方非常漂亮,但是离离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难道,是你把我绑了的?那么,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伤害我。

    轩爸爸和裴尚哥哥很快就能找到我了,你,现在和我一起乖乖的站着哦!,不然,等他们来了,我会对你不客气的!”说着,还握了一下她那小小的拳头。

    “墨墨,你,为什么会?”

    听着这个女孩这样的声音,郁霖溪突然觉得这个世界都玄幻了,为什么同一个人,前前后后会有这么大的变化?看着她的动作,明明是威胁的话从她的声音里说出来对自己一点威胁都没有,可是看着她张牙舞爪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莫名的被这个女孩戳中萌点。

    “漂亮哥哥,我不叫墨墨哦,我叫离离,来跟着我念,画画的画,墨水的墨,离别的离,画墨离,你知道我吗?哇!漂亮哥哥,你笑起来好好看,以后,你可不可以多笑笑啊!刚刚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回中国来了吗?你是谁?轩爸爸他们去那了?”

    “还有,我的兔子也不见了,漂亮哥哥,你见到我的兔子了吗?中国这里我不认识,我,我该怎么回去?”

    “墨墨,我是郁霖溪啊?整天跟着你后面那个?你,你没事吧?是不是这里有什么东西,难道,难道你中邪了吗?可你也知道你是画墨离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一个人的气质真的可以改变这么多?还是你被什么不好的东西附身了!”

    这时候的郁霖溪身上的气压下降了很多,现在的他,像极了常年在沙场征战的将军,手里杀死了无数的人命。那是一种身经百战的气势,在这个和平年代,有这样气势的人,也这样真正经历战场的人。

    他拥有让冤魂都害怕的气场,他希望,用自己身上的杀气镇住那些在自己喜欢人身上的怪物,虽然,他自己从来不相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可一遇到画墨离,他所有的坚持都这样一一破解了。

    看着这个样子的阿陌,他,真的一时间都来不及反应过来。

    本来,因为墨墨真的和自己很像,喜欢上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相处起来,本来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况且,是我们两个人。在王对王的时代,两个旗鼓相当的人,如果一方不示弱,就只有两败俱伤的可能。

    可看墨墨的样子,既然她不愿意做那个示弱的人,身为男人我,怎么可以让自己喜欢的女孩左右为难,想要把她放在心上都来不及,况且,她有自己需要解决的事情。

    于是,在面对她的时候,自己收起了所有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对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死皮赖脸,毫无底线。

    想尽办法想要打开她那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遍体鳞伤的心。其实,有时候想想,原来我郁霖溪也有一天,会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只能感叹人生无常,所以任何事情都是不定义的,因为,你真的不会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

    像现在这样,自己面对着一个和自己喜欢的女孩,但是气质,性格,完不一样的人,完不知道怎么办?

    所以,请对人生充满期待,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世界给我们的惊喜会悄然而来。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听着他的自言自语,难道,这个人真的认识我,看着他的样子,应该和自己非常熟。

    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只是一个和我长着一样脸的人。事实证明,看他的样子,那个人不是我?我就知道,原来,不是我,也许,我画墨离是注定被丢弃的那一个吧!我身体里的那个人,你这么优秀,为什么还要让我出来?

    你住在我的身体里,为什么不直接代替我面对这个世界,你这么厉害,会吸引无数像眼前这个人一样优秀的人。

    而我,只是一个在面对其它事情的时候只会用很傻,很天真的样子面对这个世界。甚至,下一瞬间,我可能连现在产生的这种情绪都会随着消失。

    可能一会过后,我就会恢复成刚刚那个天真无邪,什么烦恼都不知道的傻子,她抬头看了一眼郁霖溪,对啊!这些人,都是她的朋友,喜欢她的人,而像我这样的人,他们肯定都不会喜欢吧!

    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因为我每天生活得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我应该早知道的,在裴妈妈她们叫错名字的时候,在雅儿有时候面对自己不经意间露出崇拜眼神的时候,其实,当时,自己不是已经非常清楚了吗?

    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彻彻底底多余的人,一个在下一秒就会忘记记忆的人,一个,在这一刻还是自己,下一刻就只知道开心,玩,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人。一个,在任何时候,都可能被另一个人随时取代的人。

    这样的自己,还有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吗?

    我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哦,对了,听说你叫阿陌。阿陌,你为什么不彻底代替我,一直活在这个世界呢?

    如果你想要我痛苦,现在你做到了,我的朋友是你的,家人是你的,所有人认识的那个优秀的画墨离都是你阿陌,为什么不一直就这样生活下去呢?让我一直安安静静的呆在角落里不好吗?

    现在,想要我出来的你,是不是觉得,在这个对我来说完陌生的世界上,彰显你的成功,我的失败?因为明明是同一个身体,只是不同的人,你活得这么精彩,而我却失败的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嫌弃,每个人都可以踩上一脚?而我,还要在几秒钟的伤心过后,依然像一个傻子一样活着?

    你怎么可能这么残忍?

    还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看着这样陌生的自己,本来温暖的气息也变得寒冷了,看着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好像自己不说明白为什么和她认识的女孩长得一样,他马上会杀了我,可,明明,刚刚还对我笑的。

    郁霖溪发现这个和自己喜欢的人长得一样的女孩,一直盯着自己,突然感觉好奇怪的样子。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怎么会有种我在欺负她的感觉。

    画墨离想着想着,突然觉得非常委屈,只见这个她大声用要哭的声音的说:“我就是画墨离,你认识的墨墨,她根本就不存在,这个身体是我的,是我的,根本不是什么阿陌的,

    不是,是我的,她只能是我画墨离的,你喜欢的那个人,已经被我吃了,我不会再让她出来霸占我的身体,这个身体的主人是我,只能是我!

    我不会再允许,不会允许你再把我藏在角落里,不允许你再抢走属于我的一切,家人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你只是一个入侵者,凭什么在代替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么久,还要我出来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

    你凭什么想要做什么事情都随心所欲,而我却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可是,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脑子里的两个意识,睡觉打起了架。

    “不,我不要忘记这些东西,我是一个人,我不想要再做一个只知道快乐的傻子了。

    不要,求求你,不要让我忘记这些痛苦,好歹可以证明我存在过,不,我不要忘记了,不要了,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再夺走这些记忆了,不要,呜呜”

    她蹲下来紧紧的抱着头,好像有什么人在生生剥夺她的意识,她在极力反抗一样。

    本来就被她突然发脾气弄得一脸懵的郁霖溪,看着这样痛苦的她。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了胸口没错,他心疼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刚刚还这么纯真的女孩,这么健康的女孩。

    她应该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这样的痛苦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她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天使,保持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这样的痛苦,为什么不是出现在我的身上,如果可以,她的所有痛苦我都愿意代替她受过,为什么还要这么惩罚她呢?

    他蹲下去用身体紧紧抱住这个女孩,好像这样可以减轻她的痛苦一般。身上的气息也收敛了许多,他静静的安慰着她,拍着她的背,像极了在哄一个发脾气的小孩。

    只听他口里还说着:“没事,墨墨,有我在呢!没有人会抢走你的意识,我会保护你,谁来抢,我绝对不会放过她好不好,你乖,没事,没事的。有我呢!有我呢!霖溪哥哥会保护你的,乖!”

    情绪稳定下来的画墨离就这样轻轻的靠在了郁霖溪的腿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安静下来的她,像极了可以任人欺负的小兔,加上还没哭出来的眼泪,简直是萌得让人犯罪。

    而现在郁霖溪不知道的是,他身上发出来的光辉有多温暖。现在我们一眼望过去,一个浑身散发着冻死人气息的男人,就这样静静的安慰着一个随时像一个惊弓之鸟的女孩,现在的他,冷厉的气息,挺拨的身体,满屏的大长腿就这样随意的让女孩靠着,修长的手指有规律的拍打着女孩,渐渐的,女孩的气息逐渐没有了,慢慢的,慢慢的,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的确,他们都是上天的宠儿,但是,可能都应了那一句话,上天让你得到什么,就注定失去什么,两个人都是拥有近乎完美的外貌,家庭,所以,他们经历的事情,也应该与他们得到的呼应。

    我们都说,世界是不公平的,其实,世界还是公平的!

    ------题外话------

    其实,我写的还是挺矛盾,是吧?不喜勿喷,喜欢的赶紧留言吧!不好的作者大大会改正,为我加油哦!爱你们,么么哒!

    阿陌说:“郁先生,你想要不放过谁?”

    郁霖溪:“我,我,~~”

    画墨离:“阿陌姐姐,让他跪搓衣板,嘿嘿!”

    郁霖溪:“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