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莫名的世界莫名的我 > 第十二章 路过
    悦来古街,吕小布和小爱正在逛的地方。两边相距八米,纵深一千二百米。

    各色商铺林立,还有许多摆摊的小贩。喝卖声,喇叭声此起彼伏。混着油炸烧烤食物的香气,给人一种喧嚣热闹的感觉。

    所幸还没下课,人流不是太多。否则加上东汉学院的学生,一排排的人头,宛如浪潮起起伏伏。

    “主人主人,好好吃呀,我好喜欢???,嘻嘻?”

    “……”

    小爱是个很开朗的少女,当吕小布在街上为她买了个黏糖人后。小脸就沾满了笑容,捏着他的衣角,不停说危险的话。

    左边,有个带墨镜的大叔,口袋里叮当作响。隐隐有银白色的晃眼光芒闪动,是手铐吧。

    大树底下,有个保安制服的男人。拿着根电棍,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跟踪他们。

    还有,附近的目光相当刺人。感觉后背凉凉的,仿佛有根冰锥抵在脊柱。

    “主人主人,那些是什么,好好看呀,嘻嘻??”

    顺着小爱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个摆放各种挂件的小摊。

    他们一同走过去,途径位热心肠打电话大妈时,隐隐听到了某些不得了东西。

    “喂喂喂,是孙警官吗,我们这儿有个变态萝莉控。”

    “嗯嗯,对,一米八高,很壮。笑的十分阴险,旁边还有位可怜的少女。”

    他瞄了眼小爱,扫视周围,唤出方天画戟。有萝莉控,谁。看来,是该洛阳小霸王美名传扬的时候了。

    “哈,对不起对不起……”

    大妈猛地朝他鞠躬,一溜烟以不符合她身材的迅捷速度跑掉了,手中电话没关,躲在角落瞧看他。

    “……”该不会是我吧,哈,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是萝莉控。而且而且,他心里想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了眼小爱。女孩一米四高点,纤细柔弱,傻乎乎的朝他绽开笑靥。说着“主人主人?”

    “……小爱啊,能别叫我主人吗?”

    女孩表情瞬间如同变脸般换了一副,眼睛噙满泪水,可怜巴巴的。像被遗弃的小奶狗。

    “哈哈,骗你的,骗你的。”吕小布感觉仿佛良心被人挖开,不停敲打。忙不迭挽回道。

    抽抽鼻子,瞬间又笑了起来,“主人主人?,这个好漂亮啊。”

    他看了眼,是个粉红的发圈。“老板,多少?”

    “五元。”买下后,蹲在地上。顺了顺她柔亮的金发,为其扎了个马尾。

    这是托姐姐的福,学会的特殊技。

    女孩瞥到摊位上的小镜子,透过反光,看到了吕小布的模样。

    认真严肃,就像为女同学讲高数的学霸。她只看到了他,而他只看到了题。

    不知为何,小爱的心忽然软软的,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在流淌。

    笑容也变得紧张起来。

    “喜欢吗?”吕小布看到她有点愣神,晃晃手掌。

    “呀,唔……喜欢,最喜欢了。”

    “对了,老板,这个镜子也要了。”

    “谢谢小哥,诚惠十元。”

    她猛地跳起来,想要“木啊”,被吕小布按回到了地上。

    “小爱,随便做那种动作可是不对的。”

    “哦……,小爱才没有随便做呢!”她小声说。

    吕小布没有听见,擦了把冷汗,刚才一瞬间。他感到了数十道杀气,而且,正有几个彪形大汉缓缓走来。

    之后,去人家的地盘喝了会茶。解释了相当长时间,又以大将张叔叔侄儿的名义做保证,才终于把他两放了出来。

    “主人主人,那些叔叔好好哦,给了小爱几颗糖果。还告诉小爱,要主人常去那儿玩。”

    “……,小爱,记住了,以后可不能随便进去。”

    “哦……”女孩失落的低下头。

    “别伤心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吕小布看着正午的阳光,不知不觉,在里面呆了几个钟头。

    “好吃的好吃的好吃的。”小爱挥舞着小拳头,又变成了元气满满的样子。

    经过餐厅的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人在注视。

    一米八高的靓丽少女,莫名的感到有点熟悉。

    估计是什么偶像明星,偷偷将美好的印象记在心里。

    刘蓓蓓搬完家,赶到教室的时候,发现一切都变了。

    她有了几个形影不离的闺蜜,成绩变好了。以前的试题也会做了。当然,今天早上的试卷除外。

    下课的时候,围在她旁边,议论各种各样有趣的话题。诸如谁谁谁长得帅,又温柔体贴,昨晚的肥皂剧怎么怎么样……

    她都能莫名的答上来。

    不再孤独,只是有种难过的味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笑的时候很勉强。仿佛游走在人群的边沿,以一种理智的眼神看待她们。没有热情,没有温度。

    在那个圈子中心,小心翼翼应付,不使它粉碎。因为,她讨厌一个人。

    中午和三个要好的朋友吃饭,偶然看到了吕小布。他旁边有个小女孩,笑嘻嘻的。

    她想打个招呼,但耳边传来小声的议论,是朋友的:“唉,是吕小布。校园四大恶霸之首,快躲起来,他很恶心的。”

    “怕什么呀,我们有四个人唉。”

    “呵呵!你不知道,昨天,他觉得一群女生不顺眼,差点揍了她们。”

    “能别说了,聊些有意思的吧。”刘蓓蓓忽然开口,语气有哀求的意味。

    注视他旁边那个笑嘻嘻的女孩,神色有些羡慕。

    不过,她讨厌离群索居,讨厌孤独。

    旁边的一个女生观察她,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