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莫名的世界莫名的我 > 第二章 仓鼠少女刘蓓蓓
    刘蓓蓓,学名仓鼠,外号林黛玉和小萝莉。

    刘备的女儿,对,没有看错。就是那个卖草鞋的招风耳,懂得动耳神功。摇起来像翅膀,能扑棱棱飞到天上。

    家境贫寒,就如同她的身材:身高一米四,胸部平平无“崎”。

    用比较好懂的话来说:十八岁的年龄,十三岁的身体外貌。

    蘑菇头,刘海遮住眼睛,吃饭时候像仓鼠。缩在餐厅角落,真·樱桃小口咬着饼干,咯吱咯吱如吃面条样吸完,十分可爱。

    胆小爱哭,动不动就抹眼泪。声音甜美,嗓门小。

    与人争辩的时候,跺跺脚,皱紧小眉头,挥舞粉拳。眼含泪水,很愤怒的大声说话。却没有平常女子尖细的声音,反而格外软糯,就如小女孩咿呀朗读课文,有种被治愈的感觉。因此常遭同学戏弄。

    吕小布很小心的把她抱起,蘑菇头女孩像是精致的瓷娃娃,格外轻,格外脆弱。他不由想起一部电影,叫美女与野兽。

    然后在懵逼状态下走出教室。

    洁白的墙壁,贴着动漫美少女的海报,在宣传板上还带张报纸。

    “惊,世纪博物馆一星龙珠被盗,据传是为怪盗基德所为,福尔摩斯六世前去调查……”

    吕小布吞吞口水,想起孟子他老人家曾经说过:“吾日三省吾身,‘吾是谁!吾从哪里来!!吾要到哪里去!!!’”

    哦,对了,精神病院。啊呸,医务室。

    身体开启自动导航功能,依照过往的记忆,把刘蓓蓓放到病床。

    然后懵懵懂懂的回到座位,寻忆过去。他貌似穿越了,还有一份坎坷离奇的身世:

    一岁丧父,两岁没了妈,打小在起点孤儿院长大。八岁的时候,有个叫张辽的大叔抚养了他,说:“你是曾经世界最强男人的儿子。”

    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搜索世界最强男人。一个弦月状向上弯的白胡子巨人老头映入眼帘——爱德华·纽盖特。

    哈,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海贼王,不知道完结了没有。

    点开,沉默了足足半晌——这个时间段,路飞还没有出航。

    而且,海贼王兼雷电法王张角在临刑前说过:“想要太平要术吗?想要五星龙珠吗?想要贤者之石吗?想要的话都给你,我把所有宝藏放在了那里。”

    这个世界貌似很不尊重牛顿前辈啊,浏览今日头条:

    “木叶宇智波灭族案最新进展,毛利小五郎直指团藏,言他为幕后真凶。”

    “赛博坦星人擎天柱近日……”

    樱花随风纷扬落下,恬淡的清香钻到教室,怡人心爽。

    咔嚓,噼里啪啦。周围的同学小心翼翼看吕小布这边,他抖抖发麻的右手,把因紧张不小心攥碎的手机扔到垃圾箱,趴在桌子上,欲哭无泪。

    向死而生,且行且珍惜。因为这个世界太疯狂,指不定哪天,地球砰的一下就没了。

    钟表转得很快,尤其是做白日梦的时候。

    吕小布幻想在世界灭亡之前,如何享受生活。

    旅游——世界这么乱,还是低调为好。

    美食——寄人篱下,哪好意思再要钱。

    那就只好:睡觉–游戏小说动漫–睡觉循环状态了。

    至于拯救世界。他有自知之明,洛阳小霸王,战斗力估摸相当于刚出航路飞。

    在一些跺跺脚,地球抖三抖大佬眼里,如同三岁小毛孩。

    得去问问张辽叔,他爹有没有留些秘籍。

    最好是不需要太辛苦,还能吊锤部的光头神功。

    一架纸飞机晃晃悠悠的落在他桌子上。顺着来的方向看去,是自然色蘑菇头女孩,不知何时,已经从医务室出来。见他,慌乱回过头。

    打开,里面几乎是空白。只有中间,黑色秀丽小字跃然纸上——谢谢,心情一下子变好。

    女孩又偷偷回过头,浓密的绿发间隐隐探出好奇的目光。

    吕小布回了她一个自认为爽朗的微笑。

    刘蓓蓓嗖的回过头,浑身颤抖。

    “我有这么可怕吗?”他望着窗户微笑。在白色玻璃上见到自己面貌,像只不怀好意的饿虎。

    “ok,老爹老妈,这个锅我替你们背了。”

    中午头的时候,在餐厅角落碰到刘蓓蓓。紧张地缩成一团,几个其他班的女生围在旁边,光明正大的捉弄她,拍可爱的仓鼠吃饭照。

    吕小布无名火气,单手掰断筷子。叼着,站在刘蓓蓓旁边。握拳轻敲桌子,虎目环顾,“在下吕小布,各位美女,别太过分了。”

    她们顿如鸟兽惊散,离开之前,还鞠躬保证,“删了照片。”

    经过刘蓓蓓时,听到细若蚊蝇的声音,“谢谢。”

    “哈,都是一个班里的,客气啥。”他挠挠头说道。

    然后,坐在那几个逃跑女孩留下的空座上,背对刘蓓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