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莫名的世界莫名的我 > 第五章 标准回合制
    黑黢黢的教学楼中,墙皮褪去白色的外壳,躺在地上,覆盖厚厚的灰尘。

    每走一步,便踏出粉末,纷纷扬扬散在空中。

    “丘,丘,丘……”刘蓓蓓捂着鼻子,眼睛饱含泪水,不停小声打喷嚏。看起来像一只感冒的猫咪。

    吕小布撕开袖子,一拧,汗水滴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不介意的话,用这个吧。”

    “……谢谢。”刘蓓蓓迟疑小会儿,最终红着脸接过,遮住口鼻。轻轻吸气,耳朵泛起粉色。

    幽静走廊里回响踏踏的的脚步声。

    吕小布突然问,“刘蓓蓓同学,你害怕吗?”

    “我……,嗯,你……觉得呢?”

    “……”

    这个问题有点难,他又不会读心术,能听到女孩脑海里的想法。

    “应该……害怕怕吧?”他迟疑说道,随后拍拍胸膛,“我,吕小布可是一点都不怕的,对,一点都不怕……。”

    “嗯……”

    气氛又变得沉闷下去,水珠滴答落地,吕小布猛地一惊,差点掉头就窜。

    不行,必须聊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否则,他望望四周。透过玻璃窗,树的影子摇曳,在脑海幻想出无数妖魔鬼怪的面容。隐约还能看到两个身穿校服的高中生。

    “幻觉,一定是我的幻觉。”他小声嘟囔。

    “对了,刘蓓蓓同学,你知道人头上有三把火吗?”

    “不……不、知道。”

    “传说人身上有三盏油灯,一盏在头上,另两盏在肩膀。据说是人身上的阳火,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向两边看,若给吹灭了,便给鬼招了魂。”

    刘蓓蓓身体一颤,又靠近了吕小布一点。

    “所以啊,做人要往‘钱’看,向‘厚赚’。”

    “哈哈哈!”吕小布讲着逻辑不通的傻笑话,自得其乐。

    刘蓓蓓只觉得浑身森冷,莫名的,感觉身后有只冰凉凉的手。

    忽然,吕小布眼睛眯起,拉着女孩的手,“刘蓓蓓同学,不要回头,慢慢往前走。”

    “吕……”发颤的话还没说完,吕小布猛地转身,挥舞画戟,划过两个人的身体,如同穿过光线,毫无作用。

    一男一女,身穿蓝白难看校服,戴眼镜,没有面孔,手上拿着一沓厚厚的试卷。

    靠,竟然对灵体不起作用。吕小布暗自思索。把方天画戟扔到身后,凭空出现一个黑洞,将其缓缓吞噬。

    白光闪现,一把长刀握在手中。这是他三部小说其一男主拥有的能力,穿越之后,没想到他也能使用。

    瞳孔血丝缠绕,他突然觉得面前二人变得不再恐怖。

    无面男生抬抬眼睛框,一张试卷平行旋转如飞刀,袭向吕小布的脖颈。

    “七罪解放,嫉妒之利维坦。”长刀闪烁水蓝色的光芒,竖直斩去,一道看不见的刀气于中间将试卷劈为两半。

    无面男生一偏头,脸颊划破,流露黑炭色的气体,眨眼恢复。

    吕小布瞄了试卷一眼,“三十七”两个红色数字十分显眼,不由脱口而出:“哈,你是笨蛋吗?”

    男生无表情的脸突然添上了三道横线,就像是同墨水画的般,然后变成了这样╰_╯。

    五张试卷飞到高空,卷成尖端细,底端粗的螺旋状,像投枪一样刺破空气。

    吕小布用七罪—利维坦画了一个圆,形成水蓝色如海面的屏障。挡下,随之轰的一声爆炸,倒退半步,撑在刘蓓蓓身前。

    身后一黑一白两把飞剑射出,随之无面女子脸上也多了三条横线。

    甩出两张试卷,“化学九十,物理九十。”,包裹住飞剑,轰的爆炸,烟尘四起。

    两把剑飞回刘蓓蓓身边,她的小脸变得煞白。

    无面男子不甘落后,从一沓试卷底下抽出两张,“化学九十一,物理九十一。”于虚空叠作纸飞机,两翼射出嚣张的导弹,被弥漫烟尘里的刀气斩的粉碎。

    “大概明白了你们两个的作战方式,呐……该动真格的了。”

    烟尘里冲出黑色的身影,蹦紧鼓涨的肌肉,血红色的眼睛,反手握着刀柄。仿佛驰骋海洋的恶霸鲨鱼,“神说–戒妒”。

    挥舞,蓝色的刀光撕开空气,如子弹迅速,灼起黑色的火苗。两叠试卷挡在前面,像屹立的城堡,坚铁门户挡下刀气,碎裂的白色纸片飞舞。

    爆炸,在火光中映出血色瞳孔,“吞噬吧,利维坦。”蓝色的长剑变为黑色,宛如黑洞,吞噬周遭的光线和飞来的试卷。划过二个无面人的身体。

    拦腰斩断,两个无面人抱着最后一沓没用的满分试卷,倒在地上。化作白色丝线在半空汇聚,组成一个残旧的塑料卡盒,上面画着两只巨龙:一为黑色,喷着血红的火焰冲击波;一为青色,狰狞獠牙对着大地咆哮。

    不知为何,吕小布突然有些哀伤,拿起卡盒的时候。

    眼中猛地出现一个对话框:

    友情之证:游戏王卡盒

    作用:愿望三件套之一,集齐可发生神奇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