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莫名的世界莫名的我 > 第七章 日记
    “都说了不用了,一点小伤而已,很快就好了。”

    吕小布盘腿坐在地上,闭着眼睛,脸颊有点烫,心脏怦怦乱跳。

    没办法,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从布兜拿出创可贴。轻柔的手指拂过脸庞,传来温暖滑腻的感觉,更有一股叫不上来的香甜气息沁入心脾。

    对两辈子,三十六年处男的他来讲,杀伤力可谓十分巨大。

    “不……不行,万一……感,感染了怎……怎么……办。”刘蓓蓓声音发颤,肌肤接触的地方传来触电般的感觉。心脏扑通扑通打鼓,强忍羞意给他贴紧伤口。

    吕小布刚才滚进教室的时候,没有注意,风浪掀起几片碎玻璃,钉进肌肉。

    本来没什么的,他穿越后的身体倍棒,跟钢板似的,过一两天就回复了。

    可刘蓓蓓大惊小怪,死死盯着他。斗大的泪珠滴答滴答掉在地上,非得要帮他处理伤口。酒精,棉棒,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一个劲儿地往身上擦,害得他现在都有点感动和腿麻,“刘蓓蓓同学,这都半小时了吧,能快点吗?”

    “嗯……”

    轻柔的动作就跟饶痒痒似的,并且十分缓慢。

    “胸小的刘蓓蓓同学,能快点吗?”

    刘蓓蓓目光骤然一寒,迅速撕开数枚创可贴,手掌如幻影般迅速拍动。啪啪啪啪啪啪。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啊痛痛痛痛痛痛。”

    “别姐,我错了,慢点慢点。”

    “嗬,贴好了,我们走吧。”

    谁说的来着,愤怒会激发人的潜能,果然诚不欺我。

    刘蓓蓓雄赳赳气昂昂的在前面带路,每走一步脚下都发出哒哒哒的响声,仿佛在践踏什么东西般。

    “把平底鞋踏出高跟的气势,这人是怎么办到的。”吕小布在其身后小声吐槽。

    忽然,一阵嘈杂的尖锐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像用无数钢钉组成的巨大黑板擦在大理石地面摩擦。

    难堪其扰,两人拼命捂住耳朵,有种想刺破耳膜,一了百了的念头。

    吕小布眉头皱成一坨,眼含热泪,“谁特么设计的噪音技能,有点功德心好不好。路西法–飞羽。”

    七罪爆燃,剑身飞出无数黑色羽毛,带着火焰。一片片刺进八方,墙壁开裂,大楼晃动。

    声音骤停,黑红色火光中映出无头妇女的身影,胸口有个黑黢黢的洞。前边一个个钢镚融化,铁水淌在地上。刚才就是她通过钱币碰撞发出刺耳鸣叫。

    吕小布伸出五指,七罪剑化作黑白两色的羽毛,如倾盆大雨平行飞出。

    “神说–戒骄”

    肥胖妇人整个被淹没,燃烧,化作飞灰,在半空组成残破日记本,跌落地上。

    吕小布扑通跌倒在地上,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眼前仿佛有一道星星组成的银河,好困,想睡觉。

    神说是七罪大招,以他目前的体力,用起来很是吃力。接连两回,有点吃不消。而且,七罪还有一个特点。大招用完后,那柄刀或剑会有相当时间冷却。也就是说:利维坦和路西法暂时派不上用场了。

    刘蓓蓓拿着笔记本,急匆匆走到他旁边,神色慌张,关切的问:“吕小布,你没事吧,要不要看医生。”

    “………………”这儿有医生吗?他内心想着,缓缓摇头,“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了。”

    接过笔记本,皱巴巴的。前面是用彩笔画的图,线条歪歪扭扭的,就跟幼稚园的学生一样。

    在某个阶段变成了铅笔,字迹工工整整。

    再往后翻,笔迹变淡,某个地方出现三页空白,是用橡皮擦去的。

    接着是用黑色中性笔交错掩盖的字迹,最后面被撕去了一大半,不知道记录什么。

    亲情之证:泛黄日记

    作用:愿望三件套之一,集齐可发生神奇作用。

    “吕小布,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刘蓓蓓提议。

    他缓缓摇头,眼睛中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你先回去吧,我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好……吧。”刘蓓蓓迟疑答道。接着往后走,一步一回头,最终咬咬牙,噔噔噔踩着步子坐到他旁边,“我陪你。”

    轰隆一声,刘蓓蓓猛地颤了一下。吕小布看外面,青白色雷光闪烁,乌云不要脸的脱裤子,拧水龙头。哗哗的打着叶子,雨滴溅在地上,混浊不堪。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他神色得意,很骚包地颂了一句诗,脸上写着表情“快来夸我啊。”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刘蓓蓓念道。

    吕小布神色愕然,这不是东汉末年吗,这首诗可是后来,嗯……,李白?杜甫?呃,忘了是谁写的,刘蓓蓓怎么知道。

    ……算了,这是个不讲道理的世界,本来他还想抄诗装逼的。看来,是不可能的。

    一个物体坐在天台上,翘着二郎腿,带墨镜,嘴里叼着根烟。旁边有个戴眼镜的无面人为其撑伞。

    透过地板,它森冷地望着吕小布二人方向,嘴角上扬,露出阴沉的笑。“我很喜欢《龙族》里的一句话:命运这种东西,生来就是要被踏于足下的,如果你还未有力量反抗它,只需怀着勇气等待。”

    “你说,曾经在等待什么?”

    “我不知道……”

    “所以啊,你才会输。”

    它站起身,踏着纷扬的暴雨,仿佛践踏了整个世界。

    “知道吗?最使我高兴的,不是赢,是输。”

    “我渴望失败啊!”

    吕小布休息半晌,沉重的脚步声在走廊回响,他抬眼望去。一道金色的闪电划破黑暗,仿佛他的内心,平静海洋忽来暴风,泛起无边波澜。

    “小兄弟,来吧。我是最后一关了,姓五,名三。你可以称呼我为三老师。”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本以为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了解,但万万没想到竟会出现这个东西——《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被雷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