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娶我问问我哥
    展红烟咽下一口包子,表情有些惊诧。随后她至上而下的将小渔打量了个遍,眨巴眨巴眼睛,“师父是南朝人?”

    “你知道?”小渔弯唇一笑。

    她倒是不认为展红烟也来自苏州,能离乌拉尔这么近的,可能也只有扶清了。

    “南朝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可是我们扶清最大的敌人!”展红烟也没藏着掖着,很爽快的承认了。

    小渔闻言,轻轻一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

    “不过早晚南朝都会入我扶清的国土,所以师父你最后还会是我扶清国的人。”展红烟弯弯眸子,笑容爽朗大方。

    小渔眼眸一转,说着展红烟的话说,“南朝入扶清也好,或者是扶清入南朝也罢,两个国家的战争我不关心,我只想去南朝找一个人。”

    “找人?”展红烟一愣。

    小渔点头,“论辈分来说,是你祖师爷吧。他在南朝历练,我们已经许久没见过了。”

    “我还有祖师爷呢?”展红烟兴奋的眨眨眼,没想到她真是拜师拜对了,竟然还有个祖师爷。下意识的,展红烟把她那个还没见过的祖师爷当成了胡子花白的老翁。

    没关系,她平时最讨年纪大的人喜欢,都说她聪明伶俐乖巧。

    “就因为我找不到他,才误打误撞的进了这里。”小渔眼神偏转,瞧见窗口那隐约的有身影,眸色逐渐加深了几分。

    展红烟闻言,立即不在意的摆摆手,“师父你放心,不就是找个人嘛?我肯定能找到,除非是天上的神仙,不然就是地里的蚯蚓,我都能掘地三尺的给它挖出来!”

    小渔闻言,忍不住一声轻笑,“他可不是地里的蚯蚓。”

    “哎呀,师父,我就是那么一说,你也就那么一听吧!”展红烟俏皮的笑了笑,耳朵忽然一动,甩手就扔出个飞镖朝窗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就有什么东西倒地上了。随后,只听展红烟轻蔑的一笑,“偷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方面来听我说啊?”

    小渔跟着转过头,不用看她都知道外面躲着偷听的人了谁。

    随后,门“啪”的一声被踹开,然后一脸盛怒的阿娘率先冲进来,身后跟着面带愁容的容勋和被飞镖射中肩膀的二哥。

    “好个大胆的瓜娘子!竟然敢对我儿子下手!”阿娘气愤至极,眼看着儿子痛苦却无能为力,就只能先过过嘴瘾,再直接把这女人扣下。到时候当了他们容家的大媳,看她怎么治她!有的是办法让着反骨东西收拾好!

    面对阿娘的来势汹汹,两个人完没放在心上。

    展红烟勾唇一笑,细长眼眸瞧了瞧这母子三人。要说乌拉尔怎么是蛮子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乱咬一气,什么都不懂还敢大放厥词,对女人也形同货物似的强买强卖,这样的国家,怎能不被大国吞并俯首帖耳?

    “他被我刺了可是他的荣幸,你在这儿大呼小叫,要是惊了我和我师父,可是要灭尽满门的。”展红烟人小,但骨子里散发的煞气却是半点也掩盖不住。她就像个天生站在王者顶峰的人,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其他人胆战心惊。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小渔。

    阿娘咬牙,她看着这丫头的衣着也不像本地人,就算是外地的又如何?容勋大媳不也是外来的吗?还不照样扣在这里给他们当大媳?

    “你少在那信口雌黄了,刺伤了我儿子,你说,怎么办?”阿娘完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一副不给个说法就要她们好看的架势。

    小渔抿唇,眉头不可控制的皱了起来。

    她又要生气了,不然怎么说自己不喜欢和凡人打交道。

    凡人真的是让她觉得不舒服。

    “你是眼睛不好还是耳朵不好?刚才没听到我说这是他荣幸?”展红烟象征性的用手指头挖了挖耳朵,满不在乎的继续说着,“你们说吧,那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呢?”她一面说着,一面掏出随身的匕首。

    要是他们敢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展红烟不介意给他们收个尸。

    阿娘就等着这句话呢!

    她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便掐着嗓子开口道,“你把我儿子刺伤,也用不着你赔什么钱,我们容家家大业大,不差那几个钱。除非……除非你留在这儿,给我二儿子当大媳,我就既往不咎!”

    “你这老女人说话还一套一套的呢!会不少成语啊……”展红烟禁不住一笑,笑声如银铃。

    阿娘表情一变,将火气压下去,抬眼看着展红烟,“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不然今天这个门,你就出不去了!”

    “我就算是想嫁,你们也未必敢娶,就算是你们敢娶,也没那个资格攀得上我!”展红烟一连串的话说的容家人一愣一愣的,半天没来得及反应。

    半晌,中箭的二哥才隐忍着脾气开口,“容家财力不是你可以小觑的。我劝你最好还是乖乖的留在这里,过个一年半载生个孩子,会考虑放了你。”

    “什么?连孩子都打算好了?”展红烟不由得笑出声,回头看着和她一样淡笑着的小渔,“师父,你说他们知道我是谁,会不会吓得昏过去?”

    小渔之前只是觉得展红烟很单纯很傻,现在倒是觉得这丫头傻中还有些聪明劲儿。最起码知道反击,而且是漂亮的反击。在对方优越感极高的时候一棍子打下去,那滋味肯定很好。

    “应该会吧。”小渔这话说的很认真,她是真觉得容家人知道展红烟身份会吓得昏过去,不是开玩笑的。冲着乌拉尔人见扶清人绕路走,她就能感觉出来。

    展红烟眨了眨眼睛,满脸无害的看了看容家母子,没说话。

    “别跟我废话了,你今天肯定走不掉!”二儿子常年在外经商也没说带回来个大媳,还得要她这个娘亲自出马。

    展红烟懒得跟他解释,直接从袖子里甩出个令牌丢在地上,随后直接自报家门,“我姓展。”

    阿娘不是个认字的,她弯腰捡起令牌看了看,那上面鬼画符的符号她实在是看不懂,就直接塞给容勋怀中,“你瞧瞧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字!”

    容勋点头,垂眸看了看令牌,刚看这么一眼,就吓得甩手把那个令牌丢开。

    “你怎么回事?莽莽撞撞,知道令牌就给你吓成这样!”阿娘啐了他一口,不满的瞪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就把你吓成那个样子!”

    二哥自然也看到了令牌上的字,他倒是没有像容勋一样谈虎色变,但脸色也不是很好。

    “你是扶清展家的?”容勋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睿智,他盯着展红烟,难怪总觉得她长得和一个人很像,没想到是和那个人。

    展红烟很满意这俩人的反应,“不然呢?”

    到底还是二哥见多识广,他也顾不得肩膀上的疼痛,直接指着展红烟开口,“你是展红烟?”

    “什么?”阿娘听了这话,也觉得哪里不太对。

    展红烟……好像是扶清镇远大将军展痕烨的妹妹,听说一身武艺,在现场上奋勇杀敌完不输给男人。

    下意识的,几个人的视线都落在展红烟身上。

    “你们如果能说服我哥,那我嫁过来也没什么的。”展红烟笑容明媚,捂着唇瓣笑出声来,她一面说一面回头看小渔,那眼神分明是在炫耀。

    看,师父,我就说他们知道我身份肯定吓得屁滚尿流!

    小渔失笑,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鬼精灵。

    “哎呀,都是误会,都是一场误会!”阿娘最先反应过来,赶紧靠近展红烟陪笑,“展娘子,都是一场误会,误会啊……”

    “是误会吗?我怎么觉得不太像?”展红烟皱了皱眉,“刚才不还说让我留下给你当媳妇吗?这么大一会儿就说是误会了?”

    阿娘被噎了一句,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陪笑。

    小渔程安静的坐在一边,不为所动。她从头到尾喝了好几杯的水,唇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深。

    “怎么?现在不用我当你家媳妇了?不是说财力雄厚吗?”展红烟风头没出够,继续笑眯眯的说着。

    “不不不,不敢不敢……”阿娘赶紧拉着两个儿子低头,不敢再反驳。

    容家就算钱再多,也不够展家一个小指头捻的。

    “是吗,不敢的话,那我可就走了。”展红烟清了清嗓子,直接站起身,随后对小渔笑了笑,“师父,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