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早饭
    第六十四章早饭

    张麒笑道:“那是,大哥,我们的早饭管饱经饿,吃过城门也开了,不耽误大哥进城谈事儿。”

    船头估计这一趟没少挣,问道:“都有啥吃的?”

    张麒说道:“我们主营豆花饭,豆花不稀奇,跟豆腐差不多,不过这调料精细,我们小少爷调和了十几味作料精制出来的,连肉臊子都有。另外就是鮓笼笼,粉蒸羊肉,粉蒸排骨,粉蒸五花,粉蒸肥肠,还有一道梅菜扣肉。一份豆花饭三十文,荤菜二十文一份,另外小泡菜米汤随意取用。”

    船头丢下一摞钱:“那就来上五份,荤菜一样上一盘,有酒没?”

    张麒躬身笑道:“大哥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刚刚开张,酒水还没有备上,就这些吃食。”

    船头挥挥手:“那赶紧!”

    张麒领着船头几人来到一张小方桌前,拿肩上的帕子将干净的桌面又擦了几下,招呼几人坐下。

    就有孩子从一边的蜂窝煤炉子煮着的缸里夹出几个碗放到托盘上,一个孩子用铲子铲了五碗豆花,配上五碗米饭,五份调料,手法那叫一个复杂,小勺子在十几个调料盆里飞舞,那动作还挺好看。

    另一个孩子取了五份蒸菜,分别扣进小盘子里,给这桌端了上来。

    李老汉一看豆花饭那分量,对张麒喊道:“小娃,我们也来三份!”

    张麒赶紧答应,这边老大拉了李老汉一下:“爹,不过了啊?!”

    李老汉低声道:“你懂个屁,你看那饭的分量,不比城里一个炊饼一碗汤强?你看到那小孩在蘸水里下的盐没?那是才兴起的雪盐!我送菜的时候听大师傅说过的!”

    三人坐下,饭菜很快就上来了,就听张麒又朗声说道:“各位大哥大叔大爷,饭不够可以再添一次,喜欢小店小泡菜的,吃完随意添。”

    老二蘸了一块豆花放嘴里:“爹!您赶紧尝尝,好好吃啊……”

    李老汉上手就是一筷头:“下饭!空口吃菜,你不过了?!”

    这时候张麒端着一碟粉蒸肥肠和一碟泡菜过来放在桌上:“大爷,两位哥哥,你们慢用。”

    李老汉赶紧说道:“小哥我们没有点肉菜。”

    张麒笑道:“您是上次那位帮我们卖鱼的大爷,小少爷和人争执时你也仗义执言,这份粉蒸肥肠,是送给你吃的。”

    李老汉笑道:“那次你也在啊?那可就多谢了。”

    张麒笑道:“两位哥哥,吃完还可以加饭的,不用客气。”

    两个小李吭哧吭哧涨红脸不敢说话。

    李老汉又来气了:“说谢啊!这么大俩人还不如娃子!”

    这时又有客人进棚,张麒过去招呼去了,一边的船头说道:“老人家看你和这里相熟,跟你打听下这里怎么都是娃子?我听说眉山码头还有两样好吃食,翘脚牛肉和卤猪杂,怎么没有见着?”

    李老汉赶紧拱手:“好叫小哥得知,这些孩子,之前都是经过眉山城的流民遗下的孤童,也是他们福大,最先是天师道小天师收养,后来可龙里江卿苏小少爷来了,小天师便将他们交由苏小少爷领着,这帮孩子呀,现在可算掉进福罐喽……”

    船头点头:“这吃食当真美味,呃,除了这肥肠有些不合口味……”

    李老二抬头:“很好吃啊……”

    然后又被李老汉一筷头:“该说话的时候不说,不该说话的时候抢嘴!吃你的饭!”

    船头好奇,接着问道:“老丈你说反了吧?听你的意思,怎么这苏小少爷比小天师还厉害了?”

    李老汉摆手道:“不是这意思,小天师追求天道,带这帮孩子是积累道功,不过照顾孩子那就真不是强项了。苏小少爷不一样,听说他也是自幼失牯,因此会带孩子,你看这些孩子的脸色神气,就可知他们是开心的。”

    船头看了看几个忙碌的孩子,有大有小,都干干净净,健康活泼,不由得点头。

    李老汉又说道:“苏小少爷不厉害,见人都是笑眯眯的,说话也有礼,你看我就帮他们卖过一次鱼,这就送我一盘肉,这就是珍重人情。”

    “别的本事不知道,不过你说的跷脚牛肉,卤猪杂,听说也是苏小少爷弄出来的吃食,不过那得等晚间才有。”

    食棚里的人越来越多,几个孩子都快忙不过来了,张麒收钱收到飞起。

    船头就跌脚道:“听别船的老大说,眉州城码头上的跷脚牛肉那叫一个美味,可惜午间就要移船,这便错过了哇!”

    李老汉笑道:“那就下次再来,跷脚牛肉和卤肉的确美味!老汉常常切二两猪头肉回家的。”

    船头笑道:“这苏小少爷多大了?哪里学来这么些料理的本事儿?这豆腐吃得多了,这么美味的豆花却是从来没吃到过。”

    其中一人就说道:“那是,看那边小孩调蘸水,翻蒸笼都是一乐,这里饮食弄得精致,还干净,碗筷都开水烫着的,就算大店也见不着吧?”

    另一边也是跑船的:“不说别的,这一人份的小笼笼便是一绝,说起滋味,怕是嘉州望江楼都比不过!”

    李老汉笑道:“苏小少爷啊,今年差不多五六岁吧,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卖鱼的时候倒是听说,他家祖上是味道公,想来也是做美食行家吧,这就该是家传的本事了。”

    一位师爷模样的人就笑了:“老丈不是那么回事儿,苏公苏味道,那是唐代武周后的大丞相,后来葬在眉山,留下这一支。这苏小少爷要是苏味道后人,那就是江卿世家,名门之后。”

    船头一拍桌子:“六岁孩子能料理出这般吃食,我那浑家,几十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不对,她就是在喂狗!”

    “哈哈哈哈……”这话引来食棚里一阵笑声。

    食客们一边品尝这豆花饭,一边谈论着这条水道上的八卦,很快一锅豆花,一堆鮓笼笼便卖完了。

    前头吃到的吃得摇头晃脑,大赞这味道分量,没有吃到的站在城门外头闻着美味受折磨,不由得暗暗后悔观望得久了。

    这时城门开了,一群人蜂拥而入,闻了半天味道可把馋虫勾得不要不要的,赶紧进城寻吃的去!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眉山城里跑了出来:“我来了我来了,赶紧来一碗豆花饭,一份粉蒸肥肠……”

    众人一边排队进城一边看着这小孩子窃窃私语,张麒满脸尴尬站在大铁锅前边:“呃,小少爷,没有了,都卖光了……”

    苏油都要哭了:“一百五十份!都卖光了?”

    张麒搓着手:“还剩了些米饭……还有蒸肉那水,油汪汪的……”

    苏油翻着白眼:“你少爷能吃那个?”

    两个老军也过来了:“哟?这生意做得啊!卖了个一干二净!”

    苏油看着调料还剩不少,笑道:“还好还好,我来给大家炒个油炒饭!”

    油炒饭就是猪油下锅,有臊子更好,加调料炒香后,倒入沥米饭,洒葱花炒匀,很快便做得了。

    张麒舀了一瓢油炒饭放进嘴里:“我怎么就没想到炒米饭卖呢……”

    苏油骂道:“小七哥你掉钱眼里了!你想饿死我们是吧?”

    陈田说道:“这饭也香!小少爷料理吃食真叫人服气的,炒个白饭都这么香!”

    苏油看着这样的阵仗:“今天开窑,烧砂锅!明天再添一道吃食!我就不信剩不下!”

    吃过饭,苏油得意洋洋:“添了这么些四方桌长条凳,我们也算是给义棚做了贡献是吧?”

    张麒笑嘻嘻地拍马屁:“食客都在盛传小少爷的德性呢!”

    苏油撇嘴:“少废话,招呼哥哥姐姐打扫干净,回家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