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流浪地王 > 第07章 我要出院了 (求推荐,求收藏)
    俗啊!俗不可耐,俗到连余昊自己都觉得不忍视听……

    苏小白的俏脸更加红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也不好意思抬起头来。

    余昊心跳加速,微微咽了咽口水,忽然一口亲在苏小白脸上!

    苏小白吓了一大跳,猛的站起来。

    余昊抢先认错:“对不起,都是我不对,你打我,你打我就能解气了,我不还手,你往死里打,狠狠的打,是我失态,对不起……”

    “真是有病!”

    苏小白瞪了他一眼,转身匆匆而去,随手又将房门关上了。

    “罪过啊……罪过啊……”余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点开地府聊天群,艾特都市王:“哈哈……我既然做到了,你可别耍赖。”

    都市王:“高兴个毛啊,我看见了!”

    余昊:“那答应的事呢?”

    都市王:“别急,晚上会有厉鬼来给你开门的。”

    余昊:“……”

    楚江王发了一个红包。

    余昊小手一抖,又抢来一百块冥币,心中大喜,赶紧跟那剩余的四百一起兑换了。

    鬼王艾特楚江王:“大佬们,这几个月的工资到底什么时候发?鬼婆都要跟我离婚了,再这么下去恐怕我也干不长了!”

    楚江王:“大兄弟,再忍一手,最近我们手里都紧张,钱都拿去帮余昊那臭小子办事去了,忍忍吧!”

    鬼王无语:“……”

    黄蜂:“老大,鬼王的事能忍,可我的忍不了啊,最近我老是尿频尿急尿不尽,鬼医说很严重,小则断子绝孙,大则魂飞魄散啊!”

    夜游神:“老黄,你是要割皮吗?(偷笑)”

    鱼鳃:“哎,提到工资我就心力交瘁啊,前几天我抓到一鱼魂,突然感觉肚子饿,我就……把它直接给吃了!”

    鸟嘴:“好难在,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豹尾:“昨天我抓住一头猪魂,不料它一手98k,一手平底锅,打得我现在还躺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点医药费,这日子真心的苦啊!”

    牛头:“兄弟们都别说了,这样说老大们也不会内疚的,他们的确是穷,这点我很清楚,因为我的工资也没有发。”

    马面:“你们那算什么,我都半个月没有出过门了,一天饿得慌,出去看见吃的更难受(大哭)”

    黑无常:“别提了,我给小白的彩礼都是拖着的,只有等什么时候发工资再给她了,对不起了宝宝。”

    白无常:“没事没事,以后别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叫人家嘛,人家会害羞的啦!”

    众邢帅一阵省略号霸满屏幕。

    孟婆:“都给老娘滚开,大伙说正式,你俩跑出来撒狗粮,可恨(愤怒)”

    余昊看了半天,疑惑道:“难不成还真的有十大阴帅?”

    黄蜂:“二百五,你是不是傻,这种白痴的问题也问,难道我们还有假?”

    秦广王出现了:“各位弟兄们惭愧了,我拉一位大佬进群,以后工资由他负责,他有的是钱,你们跟他要就行了。”

    群提醒:群主秦广王邀请了白度派李道长进入群聊。

    楚江王艾特白度李道长:“李道长好,人间大佬啊,久仰久仰!”

    余昊:“真的假的?”

    黑无常:“大……大佬!”

    众人随着跟随……

    白度李道长:“咦,这是什么群?我怎么会进来?你们……你们都是干什么的?”

    白无常:“大佬,你又不傻,我们的群名字很明显哦,各名称已经暴露了我们的身份。”

    白度李道长:“哈哈……你们也太幼稚了,随便建个群还装成阴间人,莫要知道我钱多,想坑我?打扰了,我退群!”

    群里了沉默一分钟……

    白度李道长:“咦,还有这种骚操作?老马都没有实现的功能,竟然也被你们抢先了,群主,赶紧同意我退群啊,我很忙的……”

    鬼王:“你不相信我们?你觉得进来还能随便退出去吗?”

    牛头:“想来你也是人间一大佬,竟也有白痴一面,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自己莫名其妙怎会来了这么个群,若是一般人,能强制拉你进来吗?”

    白度李道长:“……”

    余昊:“终于也有个活人了,我得意的笑(呲牙)”

    白度李道长:“(惊恐)活人?啥意思?难道……”

    余昊:“对,都是真的,不是演戏!”

    白度李道长:“……”

    马面:“安分点吧,以后大家都是群友,我们……只是手头有点紧,时间有点多,故意拉你们两位活人来聊聊天而已,不要紧张,一定要乖哈!”

    白度李道长发了个红包。

    (地府红包,大吉大利)

    余昊小手一抖,一万块到手。

    (地府红包,大吉大利)

    (地府红包,大吉大利)

    ……

    望着满屏的红包,余昊笑得合不拢嘴,才抢了不到二十分钟,冥币余额就有十万之多,十大阴帅更是笑脸满屏。

    白度李道长:“够了吗?冥币便宜得很,我叫弟子随便烧,不够时再跟我说哈。”

    黑无常:“(抱拳)大佬就是大佬,厉害,本帅佩服,看来我和宝宝的彩金以及酒宴的钱都够了啊,而且还有多余的,哈哈……”

    余昊没再继续看群,急忙兑换成人民币,心情兴奋到了极致,他从未一下子得到过这么多钱,正幻象着出院以后怎么去消费!

    很快,短信又一次提醒,阿巴派马道长给他转账,看着钱到手,余昊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晚上,一直到凌晨,也不见有人来开门,归元也迟迟未醒来。

    余昊心理纳闷,莫非又被地府的那些东西给骗了?做人没有诚信可不好啊!

    又过去两小时的时间,余昊深感失望,耐心完被磨灭,想着自己一定是被坑了,便要埋头大睡。

    突然这时,窗外刮起了阵阵狂风,风声如同厉鬼哭泣一般响彻起来,显得很是高远,接着一道白影迅速从窗外闪过,吓得他急忙躲进被子当中。

    门似乎也同时开了,门口传来房门来回撞击墙壁的声音,晃晃荡荡,显得非常诡异。

    突然一切停止,余昊提心吊胆的从被子里弹出头来,果真发现房门大开,于是笑着起身!

    “哈哈……还真的没有骗我,苏小白,再见了,你可千万别被我感动而喜欢上我,虽然我很帅,但注定是属于世界的女人的,拜拜!”

    余昊兴高采烈的冲出门去,不料刚到门口,突然背心一紧,被人从身后紧紧掐住了脊梁骨。

    回头一看,身后的人正式归元,只见归元冷冷的问:“道友如此匆忙的离开,莫非是做了什么偷鸡摸狗之事?心虚作甚?”

    余昊急道:“心虚个毛啊心虚,我没偷鸡也没摸狗,我要出院了,你快放开,等下又被护士们发现可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