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从斗破开始的最强守护灵 > 第十九章 心魔劫过,尘缘斩断
    “地阶?嫣然,你哪来的地阶功法!”

    饶是以纳兰桀的阅历,也不禁瞪大双眼,惊讶万分。

    地阶功法,那可是斗宗乃至斗尊强者才能触及的领域。

    凭纳兰嫣然的实力,怎么会接触到这种级别的宝物?

    “是我从一处远古遗迹中得到的,就在魔兽山脉云封岭黑云洞深处,据说……是远古斗皇留下来的。”

    纳兰嫣然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侃侃而谈。

    “远古功法?”

    纳兰桀心中放松了一些,嘴角也难以掩盖的露出了笑容。

    如果是有名有主的地阶功法。

    那他纳兰家族,绝对承受不起。

    地阶功法背后的势力,随便派个长老过来,都能抹平他们。

    但若是传说中的远古功法,无主之物。

    纳兰家族,自然可以放心修炼。

    “嗯,货真价实的远古功法,放眼斗气大陆,也保准没有一个势力拥有!”

    纳兰嫣然高扬起白皙的脖颈,自信笑道。

    “如果真是地阶功法,那的确是我族之幸。”

    纳兰桀微微点头,表情逐渐变得冷静下来。

    “不过,这道功法的真实品阶,只有我们能知道。”

    “对外,就宣称这是嫣然历练所得的玄阶高级功法。”

    “明白了吗?”

    “明白了!”

    听到纳兰桀严肃的话语,在场的人纷纷点头。

    地阶功法的秘密,要是泄露出去的话。

    不仅不能帮助家族复兴,反而容易引起灭族之祸!

    “一切真相,都要等到嫣然成长到足以庇佑家族的程度,才能公之于众!”

    纳兰桀沉声喝道,眼中满是对纳兰嫣然的欣赏与期待。

    这次回来,她带来的惊喜实在太多太多了。

    九星大斗师级的实力。

    化解烙毒的神妙手段。

    和斗皇强者云韵的深厚情谊。

    以及……无价之宝的地阶功法。

    这一切,让本就位于加码巅峰的纳兰家族,底蕴再上一层楼。

    “那个,爷爷,庇佑家族这种重任,嫣然可能做不到了。”

    感受到周围族人期待的眼神,纳兰嫣然微微退缩,怯怯说道。

    “什么?!”

    纳兰肃吹胡子瞪眼,当即发飙。

    “你是纳兰家钦定的下任族长,你不庇佑家族,谁庇佑?”

    “还是说你被云韵那狐媚子洗脑了,要为云岚宗做事……”

    “住嘴,听嫣然说完!”

    纳兰肃怒声未落,便被纳兰桀拦下。

    只见他表情平和,浑浊的双眼望向纳兰嫣然,古井无波道。

    “说说你的安排,如果对家族未来更好,我会同意。”

    纳兰嫣然肩膀微微颤抖,眼神发生了一丝变化。

    之前纳兰桀对她,是绝对的掌控和威严。

    说和萧家订婚,就不容置喙,无法反驳。

    而现在,纳兰桀分明对她底牌了一丝尊重。

    他很在意自己的看法,也很重视自己的感受。

    这种被家人认可的感觉,让纳兰嫣然鼻子微酸,眼眶发红。

    “我会跟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开始我的斗气修行之路。”

    纳兰嫣然想起林诚,目光温柔,语气和缓。

    “他对我很好,很温柔,虽然有时候也会变得很严厉。但我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实力进步。”

    “这些年我的斗气修为能提升的这么快,都是这位老师的功劳。没有他,我或许现在还是那只井底之蛙,为一点微不足道的成就而沾沾自喜。”

    “无论如何,我都要追随那位老师的步伐,去到斗气大陆更辽阔更巅峰的世界去看看!”

    纳兰嫣然目光直指众人,铿锵有力道。

    “强者之路,就是我的选择。”

    她的一切,都是诚老师给予自己的。

    没有她,自己不会有实力,不会有功法。

    更不能拯救爷爷的生命,让族人都对自己刮目相看!

    所以,在留守家族和追随老师之间。

    她选择了后者。

    纳兰桀眼神微微一动,苍老的面容上露出几分沧桑。

    接着,喉结缓缓蠕动。

    如枯木树皮的皮肤,也在声带的震动下,稍微起伏。

    “你的选择……我同意。”

    “真的吗?爷爷您能理解我?!”

    纳兰嫣然惊喜出声,美眸瞪得浑圆。

    “强者是一个家族最最重要的根基,除了强者,一切都是虚妄。”

    纳兰桀缓缓说道,目光指向纳兰嫣然。

    “如果你只是斗王之才,我无论如何也要让你留在纳兰家,守护家族。”

    “如果你是斗皇之才,我也不会允许你出加玛帝国的边界,因为这里就是你的极限。”

    话音至此,微微颤抖。

    纳兰桀心里清楚的很。

    麻雀,或许会为小窝鞠躬尽瘁。

    但雏鹰,只会为追逐太阳——

    至死方休!

    “你的才能,不止于斗皇,甚至斗宗。”

    “加玛帝国不是你能展翅翱翔的地方,纳兰家更不是。”

    “所以,尽情去飞吧!”

    纳兰桀嘴角微微抽动,满是皱纹的脸上。

    第一次勾勒出了笑容。

    笑了。

    爷爷笑了。

    纳兰嫣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抱了上去。

    “嗯,谢谢爷爷,谢谢大家。”

    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围在一起,相谈甚欢。

    看着这美好的景象,林诚站在一旁,嘴角勾笑。

    纳兰嫣然的这桩心事,总算是了解了。

    别看她平时总是嘻嘻哈哈,活泼可爱的。

    但在内心深处,她一直为家人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和萧炎的订婚与逼婚,就像是一根刺,死死的卡在她心中。

    如果不及时解除这根刺,很有可能对她的修行产生影响。

    但今天之后。

    这跟刺没了。

    因为纳兰桀的信任与尊重,更是因为林诚给与了她信心。

    “心魔劫过,尘缘斩断。”

    林诚声音缥缈,宛如九天之上的谪仙。

    “从今往后,我们将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了。”

    林诚方才还温柔的笑容,陡然间变成了魔鬼的冷笑。

    然而,此刻沉浸在家族团聚喜悦中的纳兰嫣然。

    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

    “确定是纳兰嫣然背后的人干的吗?”

    “千真万确,这个人的实力,起码在斗皇之上,我不是他的对手。”

    乌坦城某处,萧薰儿望着跪伏在地的凌影,微微皱眉。

    “斗皇之上?是斗宗,还是斗尊?”

    看着这两个轻易能将自己抹杀的境界,从萧薰儿口中轻描淡写的吐出。

    凌影背上冷汗狂冒,赶忙说道。

    “以加玛帝国的分量,最多也只能容得下斗宗了。”

    “斗尊强者,万不可能来到这弹丸之地,自降身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