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百年隐秘(第1/2页)
    “罪血书,秦宇阳。”

    秦羽的脑海差点炸开,因为这秦宇阳正是秦羽的曾祖父,百年前的一天,突然消失,寻找数年,未曾有半点消息,一直是个不解之谜,却没想到出现在这里。

    而在百年前,武阳城并没有秦家,而是后来由自己的曾祖父秦宇阳和另外一个秦家高手秦天鹤共同建立。

    传闻秦宇阳和秦天鹤两人都是灵轮境九重天的高手,在南阳郡秦氏宗族地位极高,乃是秦氏宗族天阙阁的守护者。

    天阙阁是秦氏宗族最为重要的地方,秦氏宗族无数代积累的庞大底蕴,全部置于其中,是一座巨大的宝库。

    可以说,这天阙阁是秦氏宗族最为核心所在,是秦氏宗族数千年屹立不倒的最根本所在。

    而作为守护者的两人,自然是位高权重,权力一度大过许多宗族长老,让很多人忌惮无比,更何况秦羽的曾祖父秦宇阳修炼成了赫赫有名的天罡战体,战力强大,近乎无所匹敌。

    另外,秦宇阳自身还是七品灵焰师,光是这个身份一出,就可以让整个南阳郡震颤,更别说其他。

    但是在百年前,天阙阁之中突然失窃,丢失了许多宝物不说,而珍藏在其中的《天阴冥功》失窃。

    天阴冥功出自并非的人族功法,而是出自冥族之手,修炼之时需要吸取人类女子的阴血修炼,极为歹毒。

    所以天阴冥功丢失,不仅是当时的秦家族长的震怒,整个南阳郡都震动不已,甚至牵扯到了火乌国帝都许多家族以及皇室。

    一方面秦家众人本就大怒,令一方面受到来自南阳郡和帝都各个势力的庞大压力,所以将负责守护天阙阁立下罪血书,并将其赶出宗族,命令其在武阳城建立了秦家分族。

    这就是武阳城秦家一脉的来历。

    秦羽这才想起刚刚击杀秦庸的时候,秦庸口口声声说武阳城一脉都是罪人,当时秦羽还没有在意,如今不得不苦笑一声道:“原来我们这一脉,还真是罪人。”

    “不对?这罪血书之上怎么会有血煞咒?”

    在罪血书的最下方,有一行用鲜血所书写的血煞咒,再次吸引了秦羽的目光。

    而这血煞咒,与罪血书上血液的颜色不同,明显是后来加上去的,而且血液颜色呈黑紫色。

    人的血液,都是红色,除非是后边修炼某种功法,才能改变,而秦羽前世恰好杀过修炼天阴冥功的人,与这书写血煞咒的血液颜色同出一辙。

    “余秦天鹤,因贪功欲利,自盗天阙阁,窃取天阴冥功,残害秦家女子四十五人,罪该万死,十恶不赦,今日在兄长宇阳面前,煞血为咒,若再修炼天阴冥功,天雷轰顶,不得好死。”

    秦羽看到这里,有点懵了,这天阙阁失守,竟然是秦天鹤监守自盗,为的就是这天阴冥功。

    而当时,秦天鹤盗取天阴冥功之后,被秦宇阳发现,秦宇阳念在多年一起守护天阙阁的份上,并没有声张,而是一起扛下了这份重罪。

    可以料到,若没有秦宇阳,那么秦天鹤在多方压力之下,必死无疑。

    不过秦宇阳没有想到的是,两人来到武阳城没有多久,秦天鹤惊再次修炼天阴冥功,并偷袭秦宇阳,秦宇阳这才惨死在了这里。

    而秦天鹤因为血煞咒的反噬,也是道消身死,甚至可以在秦宇阳的尸体旁边,看到一些碎骨,正是秦天鹤死后留下的。

    “看来我并不是罪人之后啊。”秦羽叹了口气道,为了给秦天鹤遮丑,竟然蒙受了百年冤屈。

    而真正的罪人之后,乃是秦鸿,因为秦鸿正是秦天鹤的后人。

    可到了现在,秦鸿等人已经忘记当年秦宇阳的庇护之恩,依然将屠刀挥向了秦宇阳的后人。

    “唉,想不到当年曾祖父的一丝仁慈,竟然让自己丢掉了性命。”倒了最后,秦羽只能叹息一声。

    秦羽不怪自己的曾祖父,只是这件事情让秦羽更加心寒,对秦鸿等人的杀意更浓,忘恩负义的东西,这种人不杀,天理不容。

    “秦鸿老狗。”秦羽心中咆哮一声,眸子深处,闪动着寒光,涌动着杀意。

    “轰。”

    正在这个时候,却是一身爆裂之声响起,无尽的岩浆滚滚而来,压向秦羽,让秦羽淬不及防,差点受伤。

    秦羽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短了,而且只有自身灵焰护身,遇到大的波动,防守自然有点无力。

    秦羽站稳脚跟,抬头向着火岩蟒看去,而不知道什么时候,火岩蟒旁边出现一只极小的小兽,对峙一番之后,发生了大战。

    这小兽不大,只有巴掌大小,与火岩蟒十多米长,水桶粗细一般的庞大身躯相比,简直就是巨人与蝼蚁的差距。

    但这小兽爆发出来的攻击,却极为强大,丝毫不弱于火岩蟒,甚至比火岩蟒还强大一些,以至于火岩蟒被小兽逼的节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