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诸天之气运主宰 > 第8章 严振东
    佛山是满清最早设立的通商口岸之一,修建有码头,方便外国人的货船停靠,在码头上密密麻麻地修建了许多储存货物的仓库,其中一间破旧仓库,是沙河帮的老巢。

    这间仓库分为上下两层,其中下层宽广,摆放着许多货物,而上层被木板隔断,形成一个个木头屋,其中最大的那一间屋子是沙河帮老大的住处。

    此时在沙河帮老大已经醒过来了,坐在床上半靠着墙,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在他的床前站着沙河帮的师爷。

    沙河帮老大捏着鼻子喝了一碗草药,然后漱口,直到放下水碗,才开口向着师爷问道:“今天偷袭我的那个人抓住了吗?”

    “老大,那个人功夫不错,兄弟们一时不慎,让他给逃了。不过您放心,我已经将大部分兄弟都派出去了,佛山的每条街都有我们的人,只要他还在佛山,就插翅难逃。”

    “做得不错,另外你再通知弟兄们一声,尽量抓活的……”黑衣大汉眼中爆射出凶厉的光芒,咬牙切齿道,“我要亲手刮了他。”

    师爷点点头,对于老大的为人他十分了解,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他说活刮了,那就真得会将那小子刮了。

    “还有那两个人的身份调查出来了吗?”收敛眼中的凶光,黑衣大汉继续开口问道。

    “查清出来,偷袭您的那个叫叶天,另外一个叫梁宽,都是任家戏班的武生。”

    “任家戏班,好呀,我还没去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倒先管起我的闲事了。”沙河帮老大眼中凶光再现,“晚上派人过去,烧了戏棚,戏班的人……一个不留。”

    师爷的嘴角哆嗦了一下,任家戏班至少几十口人,部杀了,他感到一丝恐惧,看着黑衣大汉,有些犹豫地说道:“老大,这样动静是不是太大了,万一惊动了官府……”

    “怕什么,动静越大越好,我们沙河帮初到佛山,想要在佛山立足,就必须震住佛山本地势力,拿任家戏班开刀正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至于官府,你不用担心,他们无非是要钱,只要将钱给够了,他们才懒得管这些闲事。”黑衣大汉满不在乎地说道。

    “老大,还是您考虑的周。”师爷满脸恭维地送上马屁。

    ……

    叶天和梁宽并行走在大街上,相比土地庙那条街的萧条,这条街热闹了许多,两边尽是店铺,人来人往,十分繁华。

    两人一直走到街尾,才看到那家面馆。

    灶台都砌在门外,上边摆放着一口大锅,里边的水咕嘟咕嘟地翻滚着,旁边摆放着一张案台,一名伙计正熟练的刮鳞去骨,将鱼肉切成薄片。

    虽然此时过了饭点,但是来这吃饭的人并不少,就连外边临时摆放的几张桌子也坐的满满的。

    两人没找到位子,只要站在一边等着。

    “那边在干什么?”梁宽突然指着旁边不远处围着的一圈人问道。

    “有人在那耍刀卖艺。”旁边来得早的那人说道。

    “耍刀卖艺的!”梁宽眼睛一亮,来了兴趣,挑唆着叶天一起过去看看。

    对此,叶天倒是不太热衷,江湖耍把式卖艺的多了去了,大都是三脚猫的功夫,没什么可看的,不过拗不过梁宽的殷切,只好跟着一起过去。

    “好!”

    还没等两人靠近,一声轰然的叫好声从里边传了过来。

    梁宽心急,不由地快走了两步,牵连腿上的伤口,顿时龇牙咧嘴起来。

    叶天上前扶住他,前方黑压压的一圈人围着,挡住了视线,什么都看不清楚,将梁宽护在身后,叶天上前往里边挤去。

    以他现在的力量,超出普通人一倍,手一拨拢,轻松地将拥挤的人群分开,带着梁宽走到了最前方。

    人群中央站着一位赤裸上身的壮汉,手里舞着一把大刀,犹如花中蝴蝶,上下翻飞,煞是好看。

    “好刀法!”

    叶天眼中一亮,心中忍不住赞道。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刀法落在叶天眼中,可不仅仅是好看这么轻飘,刀光凛冽,暗藏杀机,这是一套杀人的刀法,以他现在的实力,上去过不了三招,就会被壮汉斩杀在刀下。

    “想不到,居然碰到一个高手!”

    一套刀法耍完,壮汉收刀而立,继而向周围的人抱拳,操着一口山东口音说道:“俺叫严振东,初到佛山,盘缠用尽,今天在这摆摊卖艺,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严振东,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叶天心中微微一动,记得好像是电影《黄飞鸿壮志凌云》中的一个反派角色。

    一身武功,仅在黄飞鸿之下,却郁郁不得志,只能靠街头卖艺为生,连饭都吃不起,最后放下尊严,屈服于金钱之下,成为沙河帮的打手,被黄飞鸿打败,惨死在外国人的洋枪之下。

    说起来,也是一个屈服现实的可怜人,本身算不得坏人。

    叶天当即打赏了几个铜板,不管眼前这人是否电影中的那个人,他本身是个武术高手,这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其他人并不买账,打赏的寥寥无几,一个个大喊着让严振东再表演一段。

    “中,今天俺严振东就你们看看俺的真功夫。”看着地面寥寥无几的铜板,严振东伸手从武器中拿出两把长枪。

    严振东手持长枪耍了一个枪花,一声大吼,长枪如游龙般飞出,猛地扎向旁边的木头墩子。

    噗嗤!

    一声轻响,仿佛刀切豆腐,长枪轻易地将木头墩子扎了个通透。

    严振东将枪拔出来,将枪头亮相在众人面前。

    刀法,这些人看不明白,可枪头开不开刃,他们还是能够看明白的,只见那枪头寒光闪闪,锋利无比。

    “你们都看见了,俺的的枪可是真真正正开过刃,不是那些糊弄人的假货,接下来,你们可看好了,看看俺严家的铁布衫是不是真功夫。”

    严振东深吸一口气,直接将枪尖对准自己的喉咙,另一头杵在地面之上,喉咙顶着枪尖。

    众人的心顿时都被悬了起来,刚才他们看得分明,那杆枪可是真正的利器,轻轻一扎,就能将木头墩子扎个透明窟窿,这顶在喉咙上,可别闹出人命了。

    下一秒,严振东身肌肉紧绷,抬起脚步,缓缓向前迈了一步。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个个眼睛瞪着滚圆,一眨不眨地看着严振东,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长枪竟然被挤得一点点变形,很快便形如一轮弯月,然而这并不算结束,严振东再次上前一步,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眼神中,脖子猛地向前一挺。

    一声轻响!

    不是预料中长枪扎破喉咙的“噗嗤”声,而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枪折了,从中间断成了两半。

    然而最令他们目瞪口呆是严振东的喉咙,没有一丁点的破皮伤口,唯一留下的就是一个绿豆点大的白痕。

    “刀枪不入!”

    叶天心中发出一声惊呼。

    武术界有一个常识,拳脚功夫难练,硬气功更难练,练到刀枪不入更是难上加难。

    刀枪不入的铁布衫,仅凭这一点,严振东就可以算得上是一代宗师。

    “好!”

    其他人虽然不像叶天这样识货,可功夫好坏,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这时这一声叫好是真心实意、异口同声。

    巨大的叫好声,仿佛一声惊雷炸响,震得整条街人都听见了。

    严振东收了功夫,抱着拳向周围的人道谢,同时拎着一顶草帽前去讨赏。

    “都散开,都散开!”

    圈子对面的门户中突然冲出来一队人,不由分说地开始赶人。

    这些人身体健壮,态度蛮横,强硬地将看客驱散到别处,然后转身将严振东围了起来,不让别人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