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诸天之气运主宰 > 第9章 宝芝林
    “你们要干什么?”严振东有些急眼,眼看就要收获了,这些人将人赶走,简直是断他的财路。

    “哼!”

    从刚才那道门户中传出一声冷哼,紧接着走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老者身材精瘦、腰挺背直,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没有丝毫地老态。

    “小子,你懂不懂规矩,知不知道这是那?”老者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严振东,态度倨傲,语气蛮横,“在我岳家武馆门前摆摊卖艺,你是想打我岳家刀的脸么,立刻给我离开佛山,以后也不许出现在这里,否则……”

    ……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狂风大作,乌云密布,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人群散去,严振东也不见了踪迹。

    面馆之中,梁宽跟叶天相对而坐。

    鱼腩面被端了上来,汤清面多,上边铺着几块刚烫熟的白嫩嫩的鱼肉,点缀上几颗青葱碎,一股诱人的香气铺面而来。

    然而梁宽用筷子拨弄着面条,又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

    “你这是怎么了?”叶天停下了筷子,皱眉问道。

    “叶天,你说学功夫有用么?”梁宽以前想着学功夫可以扬名立万,可以出人头地,然而刚才发生在严振东身上的一幕像是给了他当头一棒,让他感到迷茫。

    叶天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这不仅是梁宽的迷茫,还是整个时代武者的迷茫。枪炮的发展和普及,让武术没有了用武之地,哪怕是武道宗师,也敌不过洋枪洋炮。

    武术在没落,武者的地位也日渐下滑,武者已经很难再凭借功夫出人头地,心里预期跟现实的差距才是造成武者内心迷茫的根本原因。

    作为一个现代人,叶天更清楚的明白这些,前世的武者更加不幸,只能在擂台上打生打死来满足某些富人畸形的嗜好,他也是那众多不幸武者中的一员。

    他当初也想改变这一切,可这是世界发展进步的必然结果,个人实力太弱小,就如螳臂当车,无力改变。

    好在他现在跳出了泥潭,穿越到一个武道盛世的世界,只需要努力修炼武功,终究会有出头之日。

    至于梁宽,他虽然改变不了天下大势,但是凭借领先的见识和对历史的掌握,改变梁宽个人的命运还是有把握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严振东的窘迫只是暂时的,他不过初到佛山,再待一段时间,本事被别人知道了,还怕不能出人头地么。”叶天顺手给梁宽灌了一碗心灵鸡汤。

    他还要借助梁宽拜师黄飞鸿,自然不允许梁宽一蹶不振。

    好在梁宽只是一时想不明白,听了叶天的话,眼睛很快便亮了起来。

    心里的疙瘩解开,自然就感觉到饿了,当即也不顾烫嘴,打开腮帮子,撩起后槽牙,狼吞虎咽一般,片刻功夫一大碗面条便下了肚,这还不算完,又找店家要了碗面汤,顺下去灌了灌缝,才志得意满地摸了摸鼓起的肚子。

    付完帐,两人商量了一下,反正也没地方可去,便直奔宝芝林。

    ……

    宝芝林,经营了数十年,历经黄家几代人发展,如今已经是佛山有名的医馆。

    如今宝芝林由黄飞鸿接手,黄飞鸿不仅是武术宗师,还是一代杏林圣手,尤其擅长跌打骨伤,每天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此时在宝芝林门外,两个青年驻足在门口,正是叶天和梁宽,他们抬头看了看大门上的金字匾额,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这就是宝芝林。”

    “走,我们进去!”叶天搀着梁宽向里边走去。

    刚进入大门,就有一名青年上前招呼。

    “两位是来看病的?”

    “不错,我们来找黄师傅看病,不知道他在不在?”叶天接过话头。

    “你们来得真巧,我师父刚刚出诊回来。”那名青年笑着说道。

    “阁下是黄师傅的徒弟,不知道尊姓大名?”叶天略有些吃惊地看着对面的青年。

    黄飞鸿的徒弟并不多,他知道的有名有姓的也不过那么四五个,想不到他刚一进门,就碰到一个,心中立即生出交好之意。

    “在下凌云楷,是我师父的二徒弟。”青年有些得意地说道。

    “原来是凌兄弟,久仰久仰,在下叶天,这位是我的好兄弟梁宽,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叶天不动声色地将一小块银子塞入凌云楷手中。

    “你这是干什么?”凌云楷连忙推辞,脸上带着惊慌之色,显然不是老手。

    “凌兄弟不用推辞,实不相瞒,我们二人今天有事请你帮忙?”叶天说道。

    “你们想让我帮什么忙?”

    凌云楷捏着银子,心中有些不舍,他虽然是黄飞鸿的徒弟,但每个月只有有限的零花钱,眼前这块银子约莫有二两,对他来说也算是一大笔财富,所以略微犹豫了一下,他决定听听叶天两人说什么。

    见此,叶天心中一阵暗喜,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不瞒凌兄弟,我们两个对黄师傅仰慕已久,一直盼望着能够拜黄师傅为师,不知道凌兄弟有什么能够指点我们的?”

    “你们想拜我师父为师?”凌云楷上下打量下两人,摇摇头缓缓说道:“我师父已经好久不收徒弟了,你们想拜他为师,恐怕是不可能了。”

    叶天心里一惊,不由地看向梁宽,黄飞鸿不再收徒弟,这怎么可能?历史上,梁宽可千真万确是黄飞鸿的徒弟。

    听了凌云楷的话,梁宽也站不住了,脸上露出急色,问道:“黄师傅怎么会不收徒弟?”

    “这位兄弟难道不知道我师父是黑旗军的总教练么,黑旗军的刘永福将军出征台湾之前,将裁撤的三千黑旗军编成民团托付给我师傅照顾,光是照顾这些人,他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哪有时间收徒弟。”

    叶天眉头一皱,他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黄飞鸿一心扑在民团上,根本无暇再收徒弟,不过拜师黄飞鸿是他早就确定的目标,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当即问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我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前面好几波拜师的,都被我师父拒绝了,所以这银子还是还给你吧,我不能收。”凌云楷将银子递给叶天。

    “凌兄弟,这银子你还是收起来,不管黄师傅答应不答应,我们都不会放弃,等会我们拜师的时候,还请你帮我们在黄师傅面前多说两句好话。”叶天再次将银子塞到凌云楷手里。

    捏着银子,凌云楷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试一下,不过你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