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诸天之气运主宰 > 第17章 你想多了
    “是他!”

    叶天看着前方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胸口处绣着一个大红色的“岳”字。

    中午吃鱼腩面的时候,他见过对方。

    当时此人是从岳家武馆冲出来的众人之一,不仅阻止看客给严振东打赏,还蛮横伤人。

    然而相比他那些同门,此人还做了一件更加出人意料的事,令叶天对记忆尢深。

    他竟然肆无忌惮地抢钱。

    注意,他不是抢地上的钱,而是抢那些看客攥在手中,还未来得及抛出的赏钱。

    叶天亲眼所见,此人蛮横地将他旁边那人的手中抓住,粗暴地将紧握的拳头掰开,从中取走十几枚铜钱。

    不过被抢那人怯懦,敢怒不敢言,并未声张。

    反而是一旁的梁宽看得义愤填膺、中二病复发,忍不住就要出手,还是叶天将其拦住。

    叶天认出了对方,可对方并未认出他。

    那人站在一家卖馄饨的小摊上,一只脚踩着板凳,一只手端着一碗混沌,另一手拿着勺子不断在碗中搅动。

    那碗中红红的一片,是辣椒油,勺子搅动之间,热气袅袅升起,如烟如缕。

    也不顾得烫嘴,那人当即捞了一个馄饨,连汤带辣椒一起送入嘴中,稍微咀嚼了几下,便咽了下去。

    就见他那张脸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变得通红,像一只刚蒸熟的螃蟹,汗水大滴大滴从额头流了下来。

    那人不仅不觉得辣,反而双眉耸起,眼睛大亮,高声一声:“好巴适呦!”

    浓浓的川腔扑面而来。

    叶天不动声色地靠近对方。

    ……

    小巷之中,

    看着叶天消失在视线之中,巨汉赵虎眉头紧锁,心有不甘,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原本引以为豪的强大身躯,此时却成了他最大的累赘。

    站在原地,巨汉赵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边恢复体能,一边盘算着该如何推卸责任。

    他虽然是沙河帮的第一高手,但不是沙河人,便跟这些出身沙河县的帮众有些天然的隔阂,所以只能担任二当家。然而他这个二当家空有名头,实际的权威连沙河帮大当家的师爷都不如,充其量只能算是个高级打手。

    对此,他心知肚明,也并不在意。

    说白了,他跟沙河帮之间刚开始并无多少情谊,沙河帮借用他的武力,而他借用沙河帮的财力,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然而在沙河帮待得久了,难免就会产生归属感。

    更何况沙河帮老大待他不薄,平日里帮中的小事从不麻烦他,还大量钱财供应,让他安心修炼享受。

    如今对方遭了难,开口求到他身上,他今天也算是尽心尽力了,可惜事情却没有办成,那么责任便需要找人来背。

    可是该找谁来背黑锅呢?

    巨汉赵虎眼睛微微眯起。

    就在其心中思索的时候,突然被巷口拐角传来的脚步声惊醒。

    这条巷子极其偏僻,两边都是破房子,根本无人居住,小巷路上杂草横生,看得出来平时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

    那么来人是谁?

    巨汉赵虎抬头,看向巷口。

    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变得清晰,他能听出来来人的脚步很沉重,步伐频率也不快,仿佛来人是带着沉重的镣铐走路。

    “啪嗒!”

    “啪嗒!”

    “啪嗒!”

    ……

    脚步虽然沉重,步伐却很坚定

    夕阳散发着最后的余晖,坚持着不肯落下。

    在巨汉赵虎的注视下,一个身影出现在巷口。

    “小子,是你,居然还敢回来?”

    看着来人那张熟悉的面孔,巨汉赵虎先是一惊,随即咧嘴大笑了起来。

    来人正是叶天。

    只不过他的状态有些不太好,额头满是汗珠,衣服也被汗水浸透,似乎还摔了一跤,上边满是泥土,用刀拄着地,拖着腿,一步步向巨汉赵虎靠近。

    “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叶天轻蔑地看着对方,冷冷一笑。

    看着叶天毫不畏惧的模样,巨汉赵虎心中一紧,虽然他并不认为眼前瘦弱的青年能够对他造成威胁,但心中还是提起了戒备,止住了笑声,转头打量四周。

    混帮派的,过得就是刀头舔血的生活,每天都将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稍不留神,就可能脑袋搬家,横尸路边,所以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然而仔细打量了一圈,他也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便直接开口问道:“你请来了帮手?”

    叶天闻言微微一愣,随即轻笑起来。

    “你想多了,对付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小子,你休想骗我,老子吃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你这点小把戏,都是老子玩剩下的,还是让你的人都出来吧。”巨汉赵虎将门板宽的鬼头刀横在胸前,对于叶天的说辞明显不信。

    “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我真得是是一个人来的。”叶天坦然一笑,继续向前迈步。

    不知不觉间,叶天跟巨汉赵虎的距离已经不足十步。

    “停,你不要再向前走了!”

    巨汉赵虎猛地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加强版鬼头刀,刀锋划破空气,响起刺耳的音爆声。

    这一刀既是威胁,同时也是为自己壮胆。

    叶天越是否认,他心中越是不安。

    紧紧握刀,在戒备叶天的同时,巨汉赵虎同时分出大部分心神留意小巷两边的围墙,在他看来叶天的帮手必然隐藏在这围墙之后。

    “你真得想多了,我没有帮手!”叶天终于停住了脚步,看着巨汉赵虎,缓缓地摇了摇头。

    想骗我,门都没有!

    闻言,巨汉赵虎心中不屑地一笑。

    就在这时——

    叶天突然动了。

    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脚步猛地一踏地面,整个人如同猎豹一般,迅猛无比地扑向巨汉赵虎,同时手中的大刀出鞘。

    巨汉赵虎双目一缩,便见眼前出现一道刺目的寒光,仿佛亘古永存的寒月,闪电般劈向他的脑袋。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快?”

    巨汉赵虎瞳孔猛地一缩,出现了片刻的失神,等他反应过来,长刀已经斩向了他的头顶。

    仓促之间,巨汉赵虎拔刀迎了上去。

    嘭!

    一声巨响,带着金属特用的撞击声。

    巨汉赵虎只觉得一股沛然不可抵挡的巨力通过鬼头刀传递而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数步。

    “怎么可能,他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巨汉赵虎满脸骇然地看着叶天,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正面对抗,将他击退的人。

    当然这根他此时体能消耗过巨,不在巅峰状态有关系;可对面的小子,同样跑了一路,消耗还在他之上,可是……看着对方的状态,龙精虎猛,像是没有丝毫的疲惫。

    巨汉赵虎瞬间凌乱了。

    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