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诸天之气运主宰 > 第18章 卑鄙
    面对巨汉赵虎的质问,叶天冷冷一笑。

    真当他是那种没脑子的傻叉呀,没有必胜的把握,他怎么可能回来。

    叶天眼前浮现出自己的状态。

    宿主:叶天

    武学:基础拳术(大成)、大关刀(下品武学,入门)、岳家刀法(下品武学、入门)

    辅助技能:无

    气运:9

    就在不久前,趁着岳家武馆那名弟子吃得酣畅淋漓之际,叶天不动声色地来到其身后,突下杀手。

    竖掌为刀,压榨身的力气猛地斩在对方后颈之上。

    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当即昏倒在地上。

    偷袭虽然为江湖人士所不齿,不过叶天并不在意这些,他在乎的只是结果。

    打败对方,从而复制融合其身上的武功。

    只是有一点,叶天有些担心。

    那就是以诸天宝镜的节操,是否会承认偷袭的结果?

    对此,他心中并无把握。

    若非此时已经精疲力竭,他或许会采用更稳妥的办法,先偷袭对方,令其实力打折,然后在正面击败对方。

    毕竟这一点在对付沙河帮老大的时候,已经得到了验证,更为稳妥。

    看着一头栽倒的岳家武馆弟子,叶天心中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下一秒,几乎就在那名弟子倒地的同时,两条信息传入进入叶天的脑海之中。

    “滴,打败岳家武馆弟子关山,气运+1”

    “滴,发现下品武学岳家刀法(入门),是否复制?”

    事实证明,他高估了诸天宝镜的节操,不对,应该是他自己想多了。

    诸天宝镜没有情感,就像是一段程序,只要达到触发条件,就可以开启相对功能。

    阅读了两条信息的内容,叶天当即喜不胜收,不过相比收获一门入门级的岳家刀法,他更看重的是融合过程。

    眼下,他和巨汉赵虎都达到了身体的极限,已是强弩之魄。若是他能在融合的过程中增强体力,那么局面立刻就会反转过来,他将会变成进攻的一方。

    叶天迫不及待地下达了复制融合的命令。

    一股暖流开始在他体能流转,原本许多不曾锤炼的肌肉和骨骼,在这股能量的作用下,就像是干涸的良田一般,力汲取着能量,进行自我强化。

    他的身体再次得到了锤炼,体能上限也随之增高,力量也随之回归。

    双拳紧握,叶天感受着自己的状态。

    他身体得到了加强,战斗力却比刚才强了一成,但是现有的体能只有原来满状态的一半,持久力上会打不少折扣。

    对此,他已经十分满意了。

    力量虽然不多,但或许可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巨汉赵虎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吼——

    仰天发出一声巨吼,整个人像一头被激怒的暴熊,双手抡起门板宽的鬼头刀,挺身向叶天斩了过来。

    “来的好!”

    叶天心中一喜。

    他正想领教一下对方的实力,不闪不避,同时挥刀迎了上去。

    “嘭!”

    双刀相交,叶天只觉得一股沛然不可挡的巨力传来,双臂一震,虎口开裂,差点连刀都握不稳。

    整个人“噔噔噔”连退了数步,才站稳了身子。

    抬头看着对方,叶天目露骇然之色。

    自己还是小瞧对方,哪怕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一击的力量也远在自己之上。

    对面的巨汉赵虎同样不比他好多少,压榨着身的力气,暴怒一击,一击过后,原本胀红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就像是一只被泄了气的皮球,连身体都开始不住颤抖。

    看着对方如此模样,叶天心中暗喜。

    然而固有的谨慎,让他并未轻举妄动。

    小巷中微风吹过,扬起的发梢遮挡了叶天的视线。

    借着整理发梢的机会,叶天微微活动着有些发麻的手臂,从容淡定地看着对方。

    对方已然快成为他砧板上肉,可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谨慎,前世地下拳赛上,多少人在即将获胜之前,洋洋得意,疏忽冒进,被对手抓住机会,拼死击杀。

    他能够在残酷的地下擂台赛上坚持活了数年,便是因为他足够谨慎、小心。

    相比叶天的从容不迫,巨汉赵虎则是有些着急,以刀杵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盯着叶天,身形摇摇欲坠。

    “小子,放我走,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的麻烦!”

    微风扑面,带来淡淡的凉意,然而巨汉赵虎悬着的心却不敢有丝毫的轻松,任凭汗珠融入眼中,他也不敢动手眨一下眼睛。

    “放你走,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重新换了个姿势站定,叶天才缓缓说道。

    “什么条件?”巨汉赵虎眼睛一亮。

    “很简单,我放你回去,你将梁宽放了,一个换一个,这样才公平。”叶天单手握刀,微微眯起眼睛。

    “好,我答应你了!”巨汉赵虎想也不想,当即答应下来。

    答应的这么痛快!

    叶天眼中闪过一抹冷笑,这回答毫无诚意,也就能应付刚出道的雏。

    既然对方不讲诚意,那就别怪他不讲道义……算了不找理由了,他本就没想过讲道义。

    一句话,打败对方,这才是他的目的。

    “看来准备的东西,有了用武之地了。”

    叶天心中冷冷一笑,一只手不动声色的伸入口袋,面上故意显露出欢喜之色麻痹对方:“痛快,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去死吧!”

    随着最后三个字吐出,叶天脸上的笑意登时收起,双腿猛地蹬地,原地跃起起,将口袋中准备多时的东西撒向对方。

    巨汉赵虎瞬间挥刀防守,蓦然感觉眼前白影晃动,无数粉末顺着风冲进他的眼里、鼻里,一时气为之窒,紧接着双眼剧痛,好似无数钢针同时刺中眼球。

    “啊!”

    巨汉赵虎紧闭双眼,发出一声惨叫,随即猛地上前,对着叶天原本所在的位置,疯狂地劈砍着手中的巨刀,同时愤怒地大吼:“卑鄙,你居然用生石灰!”

    闻言,叶天冷冷一笑。

    卑鄙,他没觉得这个词有什么不好,尤其是从对手的口中说出来,在他听来那更像是一种赞赏。

    因为每当对手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他锁定了胜局。

    这个世界上成王败寇,所谓的“卑鄙”不过是失败者不甘心失败而找来的借口。

    再说,眼前这人却没有说他“卑鄙”的资格。

    看着巨汉赵虎状若疯虎、力大无穷的模样,刚才那副摇摇欲坠、虚弱不堪的模样,显然都是假装的。

    都在耍诈,不过是他技高一筹。

    远远跃开,叶天一脸戏谑地看着对方的表演。

    转眼间,几分钟过去,疯狂地劈砍,消耗掉最后的一点力气,巨汉赵虎再也坚持不住,拄着刀跌坐在地上,像一条上了岸的鱼,张大嘴巴拼命地吸气。

    站在远处,叶天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狼狈的模样,然而有了刚才的例子,他并不准备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中的诸天宝镜突然发出三条信息。

    “滴,击败沙河帮二当家赵虎,气运+3”

    “滴,发现下品武学赵氏五虎断魂刀(小成),是否复制?”

    “滴,发现下品武学赵氏金钟罩(小成),是否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