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诸天之气运主宰 > 第19章 重逢
    几分钟后,叶天融合完毕,再次睁开了眼睛。

    此时他仿佛吃了十大补丸一样,神采奕奕,双目中精光不受控制的透射而出,皮肤也悉数变成古铜色,就连个头都蹿升了一寸。

    随着双手紧握,身肌肉仿佛充气一般鼓胀起来。

    这就是赵氏金钟罩么,好强大的感觉。

    叶天感觉自己的力量比融合前提升了两倍不止,双臂之力怕有千斤之巨,赫然已经达到了强身境巅峰。

    以此时的实力,对上刚才的自己,正面对抗只需一招。

    除了体质增强之外,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肌肉。

    若说以前肌肉蓬松如棉花,那么现在则厚实似木板。

    捡起地上的刀,叶天缓缓用力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下,仅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

    金钟罩体,刀枪不入!

    那是修炼到大成后才有的防御力,眼下他融合而来的境界只是小成,终究还是差了一点。

    当然这也是因为叶天上午见识过严振东大成的铁布衫之后,眼界变得更高了。

    相比赵氏金钟罩的强大,另外一份赵氏五虎断魂刀就显得存在感不足,然而叶天是来者不拒、照单收。

    因为诸天宝镜的存在,叶天已经走上了一条有别于其他武者的道路。

    别得武者大都专修一种武功,个别天才会多修一两种,毕竟个人精力有限,学得武功太多,精力分散,很难取得成就。

    叶天则不同,他只需要气运足够,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别人数十年的努力。

    他不需要担心修炼太多武功分散精力,所以只要感觉有所助益的武功都会修炼。

    赵氏的五虎断魂刀虽然不如赵氏金钟罩那般惊艳,但是赵虎将其修炼到了小成的地步,复制融合过来,对于战力提升有着显著效果,叶天自然不会放弃。

    叶天迈步靠近巨汉赵虎,神色中尽是淡然。

    淡然源于实力!

    此时,数种武功加成,叶天无论体能还是战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哪怕此时巨汉赵虎身处巅峰状态,他都丝毫不惧,更何况其处于强弩之末。

    听到脚步声,巨汉赵虎身体一震,迅速抬起头,面向叶天,乞求道:“放过我,我可以跟你银子,很多银子。”

    犹如受伤的小兽,声音惶恐不安。

    “抱歉,我不要钱……”

    叶天摇摇头,后半句虽然没说,不过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

    他要命!

    复制融合武功虽然很爽,却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陷。

    因为是单纯的复制融合,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他运用招式的风格和细节会完类同被复制者。

    其他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被复制的人恐怕一眼就会察觉出来异样,进而可能会暴漏诸天宝镜的秘密。

    叶天不是嗜杀之人,不过对于威胁到自己安的人,却也不会存妇人之仁。

    “不,你不能杀我,我知道一个秘密,跟你有关,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原本巨汉赵虎有所持,神色慌而不乱,现如今则是惊慌失措,连声大喊。

    后悔!

    叶天冷冷一笑。

    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能让他后悔的东西,不过听一听倒也无妨。

    “我答应了,你说吧!”

    ……

    几分钟后,小巷之内,巨汉赵虎趴在地上,庞大的身影不停地抽搐着,鲜血从其身下流淌出来,浸染了一大片地面,一双铜铃大的眼睛渐渐没有了神采。

    叶天快步走出巷口,转身没入阴影之中。

    明月高悬。

    码头上,沙河帮所在的仓库。

    数十根火把熊熊燃烧,将仓库照得犹如白昼。

    仓库中央,数十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帮众站在那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二楼,最大的房间当中。

    沙河帮老大头缠着白布坐在床上,从窗户上收回阴鹫的目光,皱着眉头看向旁边的师爷。

    “二当家还没有回来?”

    “还没有,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不过那小子跑得贼快,二当家的追上他恐怕得花一段功夫。”师爷斟酌地说道。

    “算了,不等他了!”

    沙河帮老大语气有些无奈,继续道,“你去通知楼下的弟兄出发,将任家班戏棚烧个精光,一个活口都不要留下。”

    土地庙前

    一团篝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篝火之上悬着一条用木棍串着巴掌长的小鱼,木棍的另一头握在一名衣衫破烂的青年手中。

    这人正是跟叶天失散的梁宽。

    淡淡的鱼香味,开始在空气中扩散。

    梁宽双目紧盯着篝火上的烤鱼,深深地嗅了一下,鼻腔中顿时被淡淡的香味充满。

    就在这时,一个疲惫的声音突然从梁宽身后传来。

    “小兄弟,介不介意俺坐在这里!”

    梁宽转头看了过去。

    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破旧的布鞋,抬头继续往上,看到的依旧是破旧的褐色裤子长袍。

    梁宽用力地昂头向上看,来人的个子很高,足足有八尺,比常人高出一尺,身材魁梧健壮。

    皎洁的月光照在对方的脸上,让他得以看清楚对方的容貌。

    黝黑的面庞,带着岁月的风霜痕迹;浓眉星目,头颅出慑人的精光;肩宽背直,就像一柄标枪笔直地站在那里。

    破衣烂衫,难以掩盖他身上的锋芒;面容疲惫,难以掩饰他脸上的傲然。

    他就像是沙子中的黄金耀眼璀璨,与众不同。

    是他,上午在隔壁街卖艺的严振东。

    梁宽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陡然站了起来,看着对方,惊喜道:“严师傅,是你,快、快请坐!”

    “你见过俺?”严振东闻言一愣,开口问道。

    “今天上午吃饭的时候,我在隔壁街见过严师傅,您的功夫真棒!”梁宽挑起大拇指。

    “哦,原来是你!”严振东盯着梁宽看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地说道,“俺想起你了,当时你就站在第一个给俺赏钱那人的旁边。”

    梁宽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对方所说得那个人是叶天,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那场被逼迫的切磋,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悻悻地点点头,并不愿多谈。

    见此,严振东也识趣的闭口不言。

    萍水相逢,有些事他只是随口一问,对方不愿提及,他也不会深究。

    两人顿时陷入了沉默,周围一片静寂,只有那条鱼在火焰的炙烤下,发出滋滋的声响。

    鱼肉的香气越发的浓郁,表面的颜色也变的金黄诱人,梁宽喉咙不由地耸动了一下。

    上午那碗鱼腩面早在逃跑的路上就被消耗一空,如今他是腹中空空、饥肠辘辘。

    就在他刚把鱼从篝火上取下来,还没开始吃,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