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诸天之气运主宰 > 第22章 拜师
    就在这时,严振东突然动了。

    闪电般出现在梁宽身前,双臂在头顶上方交叉,迎向斩下的刀锋。

    咣当!

    一声巨响,

    就像是金属撞击的声音。

    沙河帮老大只觉这一刀仿佛砍在铁砧之上,大关刀猛地弹开,震得他手臂发麻。

    噔噔噔……

    连续后退了数步,沙河帮老大才站稳了脚步,看向严振东的目光中尽是骇然。

    只见刚刚被大关刀斩中之处,除了衣服袖子上多出一条口子外,皮肤上仅有一道白印,连血痕都没有产生。

    沙河帮老大震惊地咽了下唾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直到此时他才完相信师爷刚才所说的话。

    对面这人是高手,真正的高手!

    同样有此想法的还有梁宽。

    作为沙河帮老大的攻击对象,刚才那一刀的威力他感受的最深刻。

    那冷艳凌厉的一刀,势大力沉,深得快、准、狠的精髓,劈碑碎石都不在话下!

    然而斩在严师傅的手臂上,连个伤口都没留下。

    甚至严师傅站在那里,身子连颤都没颤一下。

    这无不说明,这一刀,严师傅接的很轻松,可以用轻描淡写来形容。

    由此,管中窥豹,可见严师傅的武功之高,已经达到了一个他难以想象的高度。

    “严师傅,您这是何意?”

    沙河帮老大悄然后退了几步,跟严振东拉开距离,虽然是在质问,然而姿态却放得很低,语气之中不仅没有毫无怒意,反而隐隐带着一丝示弱的意味。

    “大家都是练武之人,若是没有太大的矛盾,看在俺的面子上,大家不如就此罢手吧。”严振东笑着放下手臂,冲着沙河帮老大抱拳说道。

    他不想得罪沙河帮,又不忍看到梁宽身死,便想着做个和事老,调解双方的矛盾。

    沙河帮老大略微皱了下眉,随即点点头道:“看在严师傅的面子上,我可以放过梁宽,并且保证以后不再找他的麻烦,不过他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严振东直接替梁宽问道。

    沙河帮老大微微一笑,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从今以后,梁宽不得跟我们沙河帮作对。”

    “严师傅,我这个条件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

    严振东闻言,脸上露出笑意,连连点头。

    这条件岂止是不过分,完可以用“宽宏大量”来形容。

    “那么就请梁宽发誓吧!”沙河帮老大直接说道。

    这个年代,众人大都迷信,认为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誓言还是很有约束力的。

    “梁宽,你发誓吧!”

    严振东转头看向梁宽。

    萍水相逢,他帮到这一步也算是仁至义尽,若是梁宽连誓言都不发,他也就爱莫能助了。

    “好,我发誓!”

    梁宽猛地咬牙说道。

    他知道这是眼下唯一的生路,若是不从,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

    他虽然中二热血,但不是迂腐之辈。

    当即跪下,痛痛快快地将誓言发了。

    随着梁宽发誓结束,周围紧张的气氛顿时缓解了。

    “梁宽兄弟,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从现在开始,以前的不快统统一笔勾销。”沙河帮老大走上前,拍着梁宽的肩膀笑哈哈地说道,脸上丝毫没有刚才杀人时的狠戾。

    “一笔勾销,一笔勾销!”

    被对方拍着肩膀,梁宽脸上尴尬的一笑。

    他心里明白,对方之所以会如此说,完是因为顾忌严振东的武力,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此时,他内心渴望成为武功高手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

    然而光靠他自己琢磨的那点拳法,根本不足以成为高手,想要成为武功高手,就必须拜入名师门下。

    眼下拜入黄飞鸿门下已经没有希望了,那么……

    他豁然抬头看着严振东,对方的功夫是他所见过的人当中最厉害的。

    梁宽心中猛地一动,当即跪了下去。

    “严师傅,我想拜您为师!”

    说话间,以头触底,磕头如捣蒜。

    砰砰

    脑门撞击地面,每一次都发出沉闷的声响,只几下额头就鲜血淋淋。

    他心里明白,自己没钱没势,年龄又大,毫无优势可言,想要拜入严振东门下,唯一可以凭借的就是诚心。

    看着梁宽额头满是鲜血,严振东心中微微升起一丝感动,当即缓缓点点头,上前扶起梁宽,笑着道:“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严振东的大弟子!”

    “多谢师傅成!”

    梁宽不由地喜极而泣,拜师多年,他终于拜师成功了。

    看着梁宽成功拜入严振东门下,一旁的沙河帮老大心里恨得直咬牙,刚才他怎么就没有想起拜师呢,现在却被梁宽抢了先。

    “严师傅,我也愿意拜您为师!”

    沙河帮老大也跪了下去,抬头看着严振东,大声道。

    “这……”

    严振东面露迟疑之色。

    收下梁宽,是因为他清楚梁宽的人品。

    可是沙河帮老大的人品他并不清楚,不过其带领的沙河帮声名狼藉,想来其本人也应是毫无人品可言,这样的人怕是不适合被收为弟子。

    “这样!”

    沙河帮老大眼见严振东脸色变换,牙关一咬,道:“只要严师傅肯收我为弟子,我愿奉上五百两银子作为拜师礼。”

    为了拜师,沙河帮老大也是拼了,五百两银子对于立足未久的沙河帮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五百两银子,你说的话当真?”

    严振东一愣,面露激动之色,五百两银子足够他在佛山立足,并且开一家武馆了。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暂时只能先付一百两银子,其他的要稍晚些时候才能凑齐。”沙河帮老大当即从胸口透出一张银票。

    看着沙河帮老大手里的银票,严振东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当即说道:“好,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严振东的二弟子。”

    “拜见师傅!”

    沙河帮老大闻言脸上一喜,当即头不着地的磕了个头,定下师徒的名分。

    看着对方如此敷衍的模样,严振东并不在意,双方之间本就是一场交易。

    此时他关注的焦点是对方手上的那张银票。

    有了这一百两银子,他再也不用过这种餐风露宿、流落街头的生活。

    看着师傅收下沙河帮的人,梁宽心中满是不愿,不过他刚刚加入严振东门下,也不好出言反对,只能对着沙河帮老大怒目而视。

    “师傅,您将银票收好了,其他的银子还需要您跟我们亲自去取。”沙河帮老大当即将银票送入严振东手中。

    接过银票,仔细地看了一下,确认无误后,严振东才将其叠好,小心地放入贴身的衣服内。

    “好,我跟你们一起去。不过这深更半夜,你们要去哪拿银子?”严振东问道。

    “任家戏班,他们欠我们的保护费该收了。”沙河帮老大冷冷一笑。

    “什么,深更半夜的,你们要去任家戏班,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梁宽闻言猛地打了个激灵,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怒视沙河帮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