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霜月村(第1/2页)
    霜月村并不算大,实际上还能够说得上是小了,李辉在霜月村转起来并没有话多长时间,整个岛都并不算大,一个小镇子,然后是一片树林。风俗人情之类的倒是也没有什么让李辉能够感到有兴趣的,倒是索隆出来的一心道场,李辉仅仅是走在外面就听到了道场里面的喊声。

    “这里就是教导索隆的地方?”李辉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靠在门口就这样看着。李辉不懂剑术,所以对于这些学生的练习也看不出来究竟怎么样,剑法的高低到底怎么样,反正没有那种一挥剑就是一道剑气,或者是看上去就让李辉看不清的情况。李辉把自己带入之后,发现……好吧,这个家伙都已经是能够和七武海,甚至是三灾对战的家伙了,现在和人家学剑的小学徒对战也不嫌害臊。耕四郎就站在道场的正中央,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徒弟。

    虽然说耕四郎的身上气息相当的和蔼,没有一丝一毫的威胁,但是李辉却觉得这家伙起码也应该是个中将级别的吧?首先,眯眯眼,要知道在二次元里面一直都有这么一句话啊,那就是眯眯眼的都是怪物!然后就是另外一方面,也是一些海米的分析,耕四郎能够教导索隆聆听万物的呼吸,这一点就说明耕四郎不说达没达到这个境界,至少是知道这个境界的。除了这一点,还有就是和道一文字,这把刀可是大快刀二十一工之一,在海贼的世界也绝对算得上是好刀了,而能够弄到这么一把好刀的,本身的身份也不简单,加上本身的穿着和名字的风格,很多人都认为这位应该是出身于武士之国,和之国,可以说耕四郎这位都已经被海米分析透了,各种猜测各种预测,就等着最后剧情怎么写了。李辉自然也是深受荼毒,自然也就完不敢看轻这一位。

    想了这么多实际上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李辉在外面看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看一心道场的牌子,就像是刚刚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很好奇,所以看看叫什么的普通的旅客一样。看完之后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上一心道场的名字,然后转身就直接离开了。

    “这个人……”耕四郎的眉头略为皱起,但是很快就放松下来,最近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厉害的人来到了自己这边,估计真的只不过是个旅游的人吧?耕四郎并不准备去问些什么,现在的他只希望什么时候能够听到自己的那个笨徒弟的消息,然后到自己女儿的墓前说说话,至于说海上的一切,都已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另一边李辉离开之后,就接着在霜月村转来转去。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李辉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实际上来这里就已经做好了暴露的准备,况且就算是暴露了又能够怎么样呢,如果说能够验证上一辈子所猜测的事情,这一点对于李辉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来这里,说实在的,李辉并没有想出来一个如何能够不让自己暴露的方法,毕竟自己这么大摇大摆的过来别人就算是想要把自己和接下来的事情分开都不容易啊。所以还不如直接就这样过去,但是吧,直接过去是一方面,白天和晚上又是另一回事了,至少李辉觉得,晚上的时候做坏事比较有感觉。

    晚上的时候来到一心道场反而是有一些意外的情趣?看着月光下的一心道场,走在道场中,仿佛都能够看到曾经索隆小时候在这里锻炼三刀流,拼了命的样子。随后找到了古伊娜的坟墓,看着那个小小的坟墓,李辉的脸上也是流露出来复杂的神情。

    怎么说呢,如果说自己能够穿越,或许把这个小姑娘救下来也不错?实际上对于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活在回忆中的人,李辉还是很好奇如果说让对方就这样活下来的话,究竟对这个世界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比如说穿越回去,然后让路飞成为海军,救下来奥哈拉,让多弗朗明哥成为最正义的人?这种情况想想看就让李辉觉得快要社保了啊。作为一个穿越者,搞事情已经变成了本能,但是如果说能够改变一些剧情,是不是能够让事情变得更有意思呢?一个自己熟悉,但是却又完不同的世界,这样的世界仅仅只是想了想就觉得相当的有意思了啊。

    “不知道阁下大半夜的来到小女的墓前,是曾经和小女有旧么?”耕四郎手中抱着一把很普通的刀走了出来,至少李辉看不出来这些刀究竟有什么好的。

    “哎呀呀,还是被发现了啊。”李辉故作苦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只不过,或许是神交过吧?”李辉站起身,“实际上我也不是专程来找令嫒的,我是来找阁下的,耕四郎先生,听说您是索隆的老师?现在索隆可是身为超新星之一啊,能够作为索隆的老师,您也一定是个强者吧?”

    耕四郎看上去也是相当的头痛的感觉,“哎呀呀,我只不过就是一个小小道场的师范而已,绝对不是什么强者啊。”

    “是么,那么当年的时候革命军的龙来找您,也只是简单的留宿么?”

    李辉这么一句话说出来就让耕四郎的表情都变了,脸上的表情颇为无奈,“我说你也不是海军吧?要不然,现在也不至于和我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吧?”

    “是啊,所以实际上我想要了解的是革命军那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