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这货疯了吧,居然敢去挑衅巫山先生(第一更)(第1/2页)
    第236章

    王洋坐在课堂之内,听着那老师洋洋得意地在那里摇头晃脑,叽叽歪歪什么礼不礼的,对于王洋这位顶多也就只能通读文言文,可是若想要明白其意思,怕是还得下上三五年的苦功。

    可问题在于,任何一种学习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如果说现如今把王洋这货扔到蒙学去,他倒是能够进步飞快,就算是搁在私塾里,倒腾一段时间,倒也颇有进益。

    可问题是突然一下子就把他给扔到了北宋的最高学府太学里边,所学的学问都是华夏民族文言文宝库之中的精粹,就好比让一个这才刚刚学会加减乘除的小屁孩,直接把他给扔到那大学去学微积分建模啥的。

    没学出精神病,已经说明王大才子的意志力足够强大了都。一想到一个月之后要考试,王大才子的心情又怎么能美丽得起来。

    两眼这么一眨,难道学霸转眼就要变学渣吗?王洋当然不想,他也很想发奋涂强,可特么的这怎么发,怎么奋?

    一脸吡了狗的王洋下了课后,只能赶紧化装出一张高深莫测的嘴脸,维持住自己那才华盖世的巫山先生的形象。

    而那些太学的学子们,对于王洋这位才华乱溢,名震东京汴梁的巫山先生有的只是一种高山仰止的态度,毕竟王洋这货生怕别人窜到跟前来让自己帮对方去解释什么四书五经里边的疑难问题,所以下课之后都会摆出了一副看似谦和,实在高深莫测的架势,让那些家伙自动自觉的没敢把话问出声来。

    不过令人遗憾的就是,那位第一天上课时曾经见到过的吴助教却朝着王洋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王洋几眼,这才皮笑肉不笑地抽了抽嘴角。“老夫倒没有想到,你这个新来的学子,居然是这段时间在东京汴梁名声大显的王巫山,失敬失敬……”

    看到这位吴助教一副很敷衍的表情,王洋摸了摸鼻子站起了身来,同样也很虚伪地道。“不敢当,区区薄名而已,实在不值一提。”

    这话让吴助教不由得心中一痛,区区薄名?你特么的还要不要脸?现如今整个东京汴梁,怕是不知道王巫山之名的读书人根本就没几个。

    而吴助教自认才华过人,可惜,就是因为自己的容貌实在是有点难以详述,所以,这才不得不蹲在这太学里边担当一个不起眼的助教。

    倒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来了这么一位名满东京汴梁的大才子,这让吴助教原本犹如一潭死水般的心开始活泛了起来。要是自己能够在才华上怼翻这位名震东京汴梁的王巫山,那岂不是自己也要轰动整个东京汴梁了?

    到了那个时候,天下间,又还有谁敢看不起自己,到那个时候,就算是长得丑点又怎么的?

    特别是经过了两天的观察,吴助教觉得这位王某人似乎太过低调了,一开始,吴助教在上课的时候还神戒备,生怕王洋借着上课的机会来踩自己,挑战自己身为助教的权威,不过最终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是显得无比的低调,别人读书他也读书,别人摇头晃脑他也摇头晃脑,总之,显得太不出挑了,这让吴助教不禁开始怀疑起了王洋这货到底有没有真材实学。

    两天的观察下来,已然让吴助教有些迫不及待,最主要还是担心其他的博士、助教啥的万一也发现了这货原本只是图有其表,若是别人先踩了他,借机扬名之后,自己再来踩,还有个毛线用。

    所以,赌徒心理极为强烈的吴助教决定冒险一博,急惶惶地便找上了王洋。

    “不知王巫山你对于老夫这两日的讲课,可有什么高见,还请指教。”吴助教觉得自己不能再任由对方装逼下去,决定单刀直入。

    “高见嘛……”王洋倒没有吴助教那么深的心思,这两天听课听得头昏脑涨,心中十分烦燥来着,哪有什么高见。

    可是眼下,这位吴助教一副老夫特地来找茬的架势,顿时激起了王大才子的斗志。大爷我没找你的茬也就算了,你丫居然敢过来跳骚,不抽你抽谁。

    王大才子皮知肉不笑地抽了抽嘴角。“其实吴助教你所教授的这些知识,在王某看来,皆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

    此言一出,原本因为下课而显得有些噪杂的整个教室瞬间一片静寂,所有的学子们都一脸愕然地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倒是有几位曾经在中秋文会上见识过王大才子本事,听过无数次王大才子啪啪啪打脸所有置疑他才学的倒霉鬼的学子可谓是惊喜中带着兴奋,这下子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短暂的死寂之后,便是一阵窃窃私语之声响了起来。

    “吴助教该不会是疯了吧?居然敢去挑衅巫山先生……”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巫山先生太过低调了,让向来在太学里眼高于顶的吴助教觉得巫山先生可能是空架子的缘故吧……”

    听着左右同学们的议论,王眠谷有些发愣地看着王洋,他也着实没有想到这位吴助教到底哪来的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