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投降吧,赶紧献出这三州之地(第一更)(第1/2页)
    第775章

    最终,宥州的一干文武都认同了王洋的观点,甚至都希望能够在那封信上联署名字,王洋直接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这样的事情,自己一个人承担就是了。

    而且他很坚信,以天子赵煦的思维一定会认同于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确是不得已而为之。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侦骑匆匆赶来。一队号称是辽国宋国王殿下、辽国大军统帅耶律和鲁斡所派来的信使求见宥州守将,他们现如今被大宋的侦骑堵在了距离宥州城十里之外等候。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王洋深吸了一口气,抄起了跟前的美酒一口抽干。“宴席就先别撤了,另外,让所有边军将士先撤下来,只留下厢军继续在城上操练他们的弓弩……”

    “大人,咱们这么示弱好吗?”一帮子打着酒呃的下属满脸懵逼地看着王洋,真是吡了狗了,现如今的宥州原本就很弱鸡,你特么的想着的居然不是如何显示肌肉,而是示弱,这岂不是长别人的士气,灭自己的威风吗?

    “让他们觉得这宥州城虽然城高墙厚,但是士气低落,武备不,官员们却整日吃喝玩乐,视兵事如儿戏,正好麻痹辽军,到时候,正好给他们来一记狠的不好吗?”王大官人的思维模式果然异于常人,可偏偏这话又说得极为在理,让一干官员都无言以对。

    半个时辰之后,耶律达明领着十余名护卫,随着衣甲鲜明的大宋骑兵终于抵达了宥州城下,看到了这巍峨而又高大,一座座箭塔高耸,甚至四门皆有瓮城的宥州城池,亦让耶律达明心中不由得一沉。

    之前虽然已经得到了西夏人的禀报,知晓了宋人大肆建设宥州成了一种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坚固城池,可是,听闻终究没有亲眼所见那么直观。

    城墙之上,一阵阵的喝令时传入了耳中,一定是那些宋军精锐正在加紧训练,耶律达明一面策马朝着沿着吊桥朝着洞开的城门而去一面想到。

    只是,当耶律达明策马穿过了城门之后,腰差点被闪着,原本是眯缝的眼睛陡然瞪成了晒干的咸鱼,他看到,一整列,怎么看都显得很是歪瓜裂枣的宋军将士,披挂着一身纸……哦不,是纸甲,手里边捏着那种怎么看都弯弯扭扭,跟超长型搅屎棍似的长矛,迈着整齐昂扬的步履正从自己的身边经过。

    因为看得太过入神,以至于脖子转得太过,差点当成造成颈骨错位。“这,这些是什么?”

    不等那些同样一脸懵逼的宋国侦骑答话,一名打着酒呃,面红如胭脂,盔歪眼斜的武将就已经策马驰到了耶律达明的跟前。

    “……本将凌纵,奉了我家王经略之命,特地来恭迎辽国信使,请吧,我家大人正在宴请宥州诸文武,听闻有朋自远方来,不甚……哦,不亦乐乎……”凌纵文化水平不高,就连复述王洋这位大宋才子的话也是断断续续。

    看着这位打着酒呃满嘴乱七八遭的宋军将领,耶律达明整个人都快方了,不过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不忘记警惕的注视着城楼之上,好吧,上面那似乎一阵大风来临都能吹跑的纸甲,还有那些在军官们的喝斥声中,攒刺动作显得笨拙而僵硬的新兵蛋子。

    这特么的就是重兵镇守之下的宥州?到底是自己眼瞎了还是那些西夏探子眼瞎了。揣着一肚子的疑惑的耶律达明决定跟随着盔歪甲斜的凌纵去看个究竟。

    他真的很难相信,在数十万辽国精锐大军即将抵达宥州之时,这些宋国官员居然还有心情开派对胡吃海喝。

    花了不长的时间,便来到了府衙,而这才刚刚拾阶而上,穿过了府衙大门,一股子浓陏的酒香就扑鼻而来,耶律达明不禁咧了咧嘴,仍旧有些不信邪。

    不过当他步入了大厅之后,看到了一屋子虽然坐得笔直,目光严肃的官员,但是他们那一张张通红的脸颊,还有那满厅尚未撤下去的酒菜,都证明了之前他们的确就是在胡吃海喝不干正事。

    偏偏坐在主案后边的一名年轻绯袍官员,还抄着酒杯在那里痛饮,得见这一幕,饶是耶律达明是辽国官员,也不禁深感挫折,一向颇为骁勇善战的西夏人是怎么输给这么一帮子宋国人的?

    “你就是辽国的使节耶律达明?”听了凌纵的禀报之后,王洋似乎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位辽国使节的身上。起身理了理官服,扮出了一副达官贵人的威仪来到了耶律达明的跟前,打量着这位辽国使节问道。

    那股子浓浓的酒味,熏得耶律达明一阵眼晕。退了一步,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维持住自己堂堂大辽使节的威仪。“不错,本官正是奉我大辽南京留守、兵马总管,宋国王耶律和鲁斡殿下之命,前来劝说尔等献出三州之地,以免兵戈之灾……”

    王洋满脸惊愕之色地打量着跟前这名长得跟汉人并没有太大差别的辽国大臣。“你说什么?献出三州之地,我说耶律大使,你该不会是来搞笑的吧?”

    “这三州之地乃是我大宋军民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你以为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