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剁了喂狗!(第1/2页)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剁了喂狗!

    轰隆!

    苏醒离去后不久,章秋山携带怒雷之威,杀气腾腾的降临至此地。

    他目光扫视四周,顿时就发现了洛天一死亡的痕迹。

    “二王子,我想知道天逆往哪个方向跑去了?”章秋山眼神落在澹台晨身上。

    “东南方位!”澹台晨简单说道。

    他撒谎了,苏醒离去的方向,是正南方。

    澹台晨故意将位置稍微说偏,但又不至于全偏,这样一来,就给了苏醒解决掉澹台翼的时间,但又不会让他顺利从章秋山手里逃脱。

    毕竟,大体方向是对的,那么章秋山还很容易,在不久后就能找到苏醒的。

    “谢了!”章秋山脸色刻板,他没心情多言,一心要将苏醒碎尸万段,说完身影闪掠,朝东南方向追去。

    ……

    苍老的山林中,古木参天而立,藤蔓交织,荆棘纵横。

    唰!

    苏醒身影轻巧如风,自树梢间飞速闪掠,手里虽拎着澹台翼,但一路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他知道论速度,哪怕没有带上澹台翼,他也比不上半步宗师的章秋山。

    所以他不敢在林海上奔走,而是在林间穿梭,利用茂盛的苍老密林来掩盖身形,这样或许可以逃过章秋山的追杀。

    “哈哈……天逆,害怕了,怕被章秋山追上。”澹台翼修为被废,濒临死亡,已经陷入绝望,这个时候对他来说,能将苏醒拉着一起陪葬垫背,就是值得的。

    苏醒没有理会澹台翼,依旧默默赶路。

    他拥有强者之心,无惧无畏,哪里会害怕?

    只是,章秋山毕竟是半步宗师,如非必要,和半步宗师硬碰硬,都是件愚蠢的事情。

    “章秋山,章门主,天逆在这里。”澹台翼发现苏醒无动于衷,就开始扯着嗓子卖力嘶吼。

    失去了灵力,他的声音在苍老密林里,顶多能传出个数百米,就已经算不错了。

    “舌燥!”苏醒皱起眉头,掌刀切在澹台翼的脖子上,但为了避免激发“太王烙印”,苏醒有所留手,只是将澹台翼打晕过去。

    关于“太王烙印”,苏醒虽只是从澹台晨的口中,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呼,但是却相信澹台晨的话。

    因为,他在沉渊秘境里,对付十一王子的时候,就曾经亲眼见过“太王烙印”,那道背对众生的恐怖身影。

    虽说,那道身影自始至终都是背对着苏醒,却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那种远隔无数空间,依旧能留下投影,造成巨大影响的手段,即便苏醒修为提升到如今这个层次,依旧弄不明白,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灵魂感知力之中,并没有章秋山的身影,心里的心悸感,也降低了许多,看来章秋山追错路了。”

    “澹台晨,这是在给我击杀澹台翼的时间吗?”

    苏醒生性聪颖,稍微思索,便将事情推测出七七八八。

    “既然如此,那就先解决了澹台翼!”苏醒再次奔出十余里路,在一座峡谷中停下。

    两侧山峰陡峭,谷内古木参天,还匍匐有一头八纹异兽“金毛獒犬兽”。

    八纹异兽,实力相当于人族混元六重的武修,这对苏醒根本造不成威胁,他不过稍微释放一点气息,那头“金毛獒犬兽”便匍匐在地,瑟瑟发抖起来。

    它的金色瞳孔里,闪烁着恐惧和惊慌,它自苏醒身上,感受到了浓郁的死亡危机。

    似乎,只要它稍微有异动,就会万劫不复。

    “算识相!”苏醒没有顺手击杀“金毛獒犬兽”,倒不是他善心大发,而是不想留下丝毫痕迹,被章秋山发觉。

    “嘭!”苏醒将澹台翼丢在地上,重重一摔让澹台翼悠悠转醒,看到苏醒眼里的寒意,他顿时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知道,他的生死危机,终于到来了。

    “太王烙印”虽有保护性命的作用,但并非毫无漏洞。

    首先,只要不是生死危机,“太王烙印”就不会被激发出来。

    其次,哪怕是生死危机,只要不是瞬间的抹杀,“太王烙印”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譬如,澹台翼如果是血液流干的慢性死亡,“太王烙印”就不会出手。

    毕竟说穿了,“太王烙印”它也只是一种烙印,又不是“太王”真身降临,会有诸多缺陷,也是正常的事情。

    “天逆,放过我好不好?我都已经是废人了,还能对造成什么威胁?”澹台翼终于开始求饶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苏醒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并不会被三言两语就动摇,忽然眼神落在澹台翼的手上,眉头皱起,“嗯?手里握着什么东西?”

    “咻!”澹台翼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