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肖子孙】
    许猿山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悄悄运用神念去探查周子鱼的气息波动。

    “地级中期?不对...这小子是因为身体虚弱,实力下滑到地级中期的!”许猿山的心中有些骇然。

    这么年轻就拥有了这么强的实力,恐怕这个青年,远没有眼前看到的那么简单。

    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许猿山把目光转移到老黄身上,抱了抱拳,不冷不淡的说道:“多年未见,黄道友身体可好?”

    老黄嘿嘿一笑,咧着口黄牙回答道:“承蒙许道友牵挂,老夫的身体强着呢。”

    说完他一个翻身,来到许猿山身前,似笑非笑的看着早已缩在许猿山身后的许天豪。

    此刻的许天豪哪还有当初那种嚣张的气焰,现在简直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他其实也是个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主,听到老爷子的语气缓和下来,自然也是知道,今天怕是踢到铁板了。

    “这位小道友是?”许猿山看着淡定自若漫步而来的周子鱼,挑了挑眉毛问道。

    “海州西风山妖盟的妖帅被斩这件事,许道友可曾听说过?”老黄故意卖个关子,绕了一圈问道。

    许猿山一听这话,立刻联想到最近修行界各大势力流传着的一个传说,据说那位斩杀妖盟老牌妖帅的强者,是一位二十岁不到的天才,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莫非那位小友就是?”

    他说话的声音微微发颤。

    “许道友既然是知道了,又何必再问黄某呢?”老黄耸了耸肩。

    这一下,许猿山的脸色终于变得苍白起来,他倒是没有谋生趁此子虚弱,立即斩草除根的想法。

    先不论斩杀妖帅的功劳长城记了多少,可光是疑似天级的实力,那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万一被跑掉了呢?那么许家恐怕永远不得安宁了吧?

    再退一万步,这么年轻的天级,他也是闻所未闻。恐怕这底蕴,也只有华夏最古老的传承,才会诞生这种惊世骇俗的天才吧!

    如果将其击杀了,那么整个许家将会得罪的,可是一股极端可怕的神秘势力!

    短短一瞬间的功夫,许猿山的脸色就变了好几变,眼瞅着周子鱼将要走到跟前,顿时心下一狠,直接就把躲在身后的许天豪当众拉了出来,声音响亮的一耳光抽在了许天豪脸上。

    周围众人一听声音,顿时都倒抽一口凉气,议论声不断。

    “这怎么回事?”

    “那小子是谁啊?我看许猿山很忌惮的样子。”

    ......

    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以及莫名其妙的一巴掌,许天豪彻底懵逼了。

    “爷爷!你干嘛打我啊!”

    “你这个不肖子孙,想要害死我们许家啊!”许猿山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掐着许天豪的后脑勺,看向缓缓走来的周子鱼一行人,厉声道:“还不快给前辈赔礼道歉!”

    许天豪内心满是憋屈,却被老爷子硬按着后颈,小鸡啄米似的朝着周子鱼躬身,很不情愿的道歉:“对不起,前辈...”

    周子鱼倒是不为所动,在楚韵的眼神示意下,淡淡地点了点头,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以他的气量,这件事儿,他就没怎么放在心上,目光微微打量着眼前的许猿山,这人的实力,只是地级巅峰,还没到自己这种大圆满的程度,外加上自己不逊于天级强者的肉身,实力再恢复一两成之后,他就有信心将许猿山击杀。

    “爷爷!”人群中,一道清亮的嗓子传了出来。

    许猿山一看到走出来的许子琪,原本还满是肃杀的脸庞,顿时浮现出一丝老人该有的慈祥。

    “子琪乖孙女,你怎么也跑到岛上来了呀?”

    “是哥哥带我过来的。”许子琪乖巧的应道。

    “许天豪!你难道不知道你妹妹没有灵根嘛!?你不知道遗迹有多危险嘛!?你当老夫带你来遗迹是过来玩的!?”

    此刻的许猿飞看到这个孙子,似乎是越看越不顺眼,一股憋在心头的怨气,部倾泻到了他身上。

    许天豪此刻哪敢有半点火气,小鸡啄米似的,一个劲的点头。

    “乖孙女,你刚才也在船上?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说给爷爷听听。”许猿山摸了摸许子琪的头发,声音宠溺的笑道。

    许子琪看了自己那位不争气的哥哥一眼,一五一十的将船上发生的事儿,给她爷爷说了一遍。

    “许天豪,刚才子琪说的话,可都是真的?”许猿山听完来龙去脉之后,老脸彻底板起,胸口一股滔天怒火在翻腾。

    许天豪哆哆嗦嗦的点了点头,在事实面前,他根本没有狡辩的余地。

    “好啊!你爹为许家生了个好儿子!在外面惹了事,让我这个当爷爷的过来擦屁股。”

    说完,又是一巴掌抽在许天豪的另一边脸上,打的许天豪七窍流血,现在的许天豪两边脸都是肿的跟葡萄一样,估计回到家后,爹妈都不认识了。

    “爷爷别打了!天豪哥哥已经知道错了!”许子琪于心不忍,两眼泛着雾水,挡在了许天豪身前,向许老爷子哀求道。

    “许天豪!看来是老夫太纵容你了!从今天起就罚你家族中禁足,哪天不突破到地级,哪天就不能踏出我们许家大门半步!否则就打断你的狗腿!听到了没有!”

    许天豪一个劲的点头,现在面对暴怒中的老爷子,他哪还有选择的余地啊!

    许猿山给身后许家的人使了个眼色,顿时走出了两个彪形大汉,个个都有玄级以上的修为,直接架着许天豪重新登上了返航的渡轮。

    直到许天豪消失,许猿山的怒火这才消退,一脸苦笑着朝楚韵等人陪礼。

    “家孙不懂事,让几位看笑话了,这次错在我们许家,还请几位多多见谅,岛上有我们许家的产业,几位可以到屋中一坐,许某有赔礼相送。”

    不等其他人开口,老黄率先笑眯眯的说道:“既然许道友邀请,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老黄也知道,这是许猿山给大家的一个台阶,现在一群人围观着呢,都是同道中人,一点也不给许家面子那也不好,找个台阶下,或许遗迹开启后,还能交个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