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我要你脱衣服】
    当周子鱼提着两条蠕动的触手回到走廊的时候,苏紫琳捂着嘴,明眸之中充满着惊讶。

    “周道友,刚才的怪物...是被你杀了吗?”

    苏紫琳并没有对刚才的战斗细节刨根问底,尤其是那个巨大爆炸,同为天级高手的她也闻所未闻。

    元力凝聚于一点,之后将其引爆的手段,可不是初入天级的强者能做到的。

    周子鱼能够斩杀妖帅,自然不可能是出自于侥幸,天级之间的战斗没有侥幸可言,搏杀的时候都是底牌尽出,那束蓝芒爆炸,肯定就是周子鱼的压箱底手段了!

    询问同道的底牌,那可是修行界的大忌讳。

    苏紫琳是一个心思玲珑的女子,并非那种活了近三十年一直闭关的呆子,审时度势这点道理还是分得清的。

    周子鱼摇头苦笑道:“被它跑了,不过那头海兽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找我们麻烦了。”

    话虽这么说的,但听语气,总有一股不满的滋味,似乎‘毁灭之莲’没有彻底斩杀章鱼哥,另他现在还心存芥蒂。

    “周道友西风山能斩妖帅,果真名不虚传!”

    苏紫琳终于是心服口服,口头上自然也不吝啬称赞和感谢的话语。

    什么叫人比人,气死人!?

    现在苏紫琳这位闻名华夏修行界的天之骄女,头一次有了这么一个体会。

    自己还想方设法进行躲避逃杀,面前之人却在为没有成功斩杀而发出惋惜......

    苏紫琳发现之前一直是把周子鱼看轻了,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天级,学的一身本事可不是纸上谈兵的东西,是有真手段的!

    因为相逢太过突然,在摆平章鱼哥这件事后,两人顺路朝着水晶琉璃宫位置走去。

    一路上双方也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甚至苏紫琳还留了一个手机号在周子鱼小本本上,手机这东西,周子鱼本就打算结束了嵊岛遗迹之后就去买的,现在身份证有了,办张手机卡不难。

    回去路上的交流之中,苏紫琳的滔滔不绝,也让周子鱼更多的解了一番,关于苏家和华夏五大家族的故事。

    其实苏紫琳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姑娘,表面看起来是冰渣子,其实抚在掌心挺暖手的,不过可能是北方人的缘故,她没有像南方姑娘,比如楚韵的吴侬软语,说起话来甚至还有些大大咧咧。

    周子鱼也不怕思渊被暴露,毕竟这座宫殿中,他那名义上的徒弟洛羽,也是知道思渊的存在,不过思渊是一个有分寸的演技派妖王,周子鱼对他还是格外放心的。

    相继来到静悄悄的水晶琉璃宫之后,洛羽依旧趴在地上不省人事,像是从酒吧出来喝得酩酊大醉的青年一样。

    蒙着紫色面纱的苏紫琳只是淡淡扫过一眼,发现这人只不过是昏过去了,就也没在意的打探着周围。

    忽然,她口中轻疑了一声,几个快步来到水晶王座前。

    此刻的王座上的海皇钟操纵法诀已经被抹去,而是留下了一段小小的金字。

    “周道友,这种是何文字,你可认得?”

    显然苏紫琳不认得思渊留下的上古妖文。

    周子鱼目光定睛看去,脸上却故作不知的摇了摇头,坦言道:“我最近还在学习汉子呢。”

    苏紫琳闻言,立刻一拍脑袋,差点把周子鱼是失忆症这一茬忘了。

    绕了一圈后,两人倒是在水晶宫殿中,找到了几块神秘的水晶,这种水晶应该是整个宫殿大阵的材料,不动用元力,指甲都划不开,颇为的坚固。

    虽不知道有何用处,但苏紫琳还是将其笑纳进储物法器之中。

    女人天性就是对亮闪闪的东西报以很高的期待。

    苏紫琳逛了一圈,有些遗憾:“这么大一座宫殿,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机缘已经被这小子捡去了。”

    周子鱼指了指地上的洛羽,一把就将屎盆子扣在了他头上。

    之前周子鱼已经把宫殿里住着一个老爷爷的事儿,给苏紫琳简单的说了一遍,毕竟自己是从宫殿中出来的,而且又有洛羽这个目击证人,他知道这事儿肯定瞒不住,还不如坦白出来更加轻松一点。

    “既然没有什么收获,不如先上岸去吧!万一那头海兽在这里沾亲带故,找群深海怪物把我们堵在这里,恐怕就麻烦了。”

    苏紫琳微微一叹,不过这次顺利的取到海灵芝,能够为自家老爷子延长寿元,这已经是她这一行最大的收获了。

    “我就不跟着你了,我先在这里恢复一下法力,这处深海之中藏着很多秘密,我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相比起来,周子鱼显得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的目的就是海皇钟,其他都不重要。

    “那...告辞!”

    苏紫琳的明眸深处留下了一丝遗憾,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周子鱼开口道:“道友请留步!”

    “周道友还有什么事?”苏紫琳紫色面纱上的凤眼回头望去,心想着,难道他改主意了不成?

    对于眼前的青年,即便是苏紫琳这位高傲的玉女,也抱着一点点幻想的,若是周子鱼真的对自己这株高冷的玫瑰发起攻势的话,她倒也不是不能给周子鱼一个采撷的机会。

    毕竟眼前的青年也是一个天级,而且天赋还在她之上,甚至说是华夏百年来修炼速度最快的妖孽也不为过,两人若是成双成对的话,燕京苏家在五大家族中的地位必然不可撼动。

    即便是苏老爷子死后也是如此,并且苏家也有个光明的未来,毕竟创造未来的可是自己这一代。

    至于这接近十岁的年龄差,对于修行者而言,倒也不算什么。

    若是让苏紫琳揭开面纱的话,众人就会发现,那张倾国倾城的清冷御姐脸蛋,看似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甚至并不比楚韵老上多少。

    就在苏紫琳紫色面纱遮蔽下,俏脸微红,脑中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

    周子鱼开口了。

    “苏道友,记得你当初说过的承诺吧?”

    “承诺?”苏紫琳立马就反应过来,当初情急之下求助周子鱼时,随口抛出的筹码,紫色面纱下的俏脸立刻烧得潮红,双手慌乱的揉弄着衣裙,目中含泪,楚楚动人道:“不管是什么条件,紫琳都能答应周道友。”

    若是苏青青在现场的话,见到心中那高冷的小姐,露出那小家碧玉般的表情,定然大吃一惊。

    这是苏紫琳解锁的新情绪啊!

    以前追她的富豪子弟,从燕京排到江南,也没有一个人令苏紫琳正眼相看的,甚至都懒得说上一句话。

    如今在周子鱼面前,竟自称是“紫琳”。

    周子鱼自然弄不懂女人的心思,他也没想弄懂,想都不想,就开口道:“我要你把的衣服和面纱脱了。”

    轰!

    苏紫琳的脑海中空白一片。

    两个拇指不停的在打架。

    “这么快......”

    她似乎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

    居然直接跳过表白的步骤,直接就要......

    好过分!

    不过一想到在海底这么大的宫殿中,也是挺刺激的......

    这一下,苏紫琳的耳根子都是红透了。

    周子鱼见此,不禁摇了摇头,忙改口道:“大姐姐,您别想太多,我真的只想要你的衣服和面纱。”

    五分钟之后。

    苏紫琳解下紫色的外套,以及那张轻易不可摘下的面纱,丢在地上,生气的走了!

    临走前还气鼓鼓的留给周子鱼一句话。

    “不解风情!”

    周子鱼然没有在意,乐呵呵的把苏紫琳的贴身衣服收入了储物手镯之中。

    虽然看起来,这么一个诱人的条件换一套衣服很不划算,苏紫琳也疑惑这小家伙要自己衣服干嘛。

    不过个把月后,她就彻底后悔了......

    拿一句话来说就是......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在苏紫琳离开后,周子鱼从手镯里取出了深海玄晶,之前因为忙着突破妖帅的缘故,并没有想着去寻找皇道宝物,这一次空下手来之后,也开始自己的计划了。

    从宫殿中走出,通过走廊破洞,来到海底,从玉镯中将四十三颗琥珀色的晶石取出,渐渐探出护体光照之外,完悬浮在深海之中。

    深海玄晶对于探查海中的灵力波动有着非常准确的定位。

    之前只有六颗的时候,周子鱼对寻找皇道宝物只有不到三成的把握,如今有了这么多,他倒是可以放心去搏一搏了。

    想到这,周子鱼渐渐闭目养心,将神念注入深海玄晶之中。

    深海就如星空一般,如果普通的修行者,在感应中形成的只是一颗暗淡星辰的话,那么皇道宝物,就如无数颗凝聚在一起的北极星般闪耀。

    一个小时之后。

    周子鱼蓦然睁开眼,望向了北方,凝着眉头,口中喃喃自语道:“就在这儿没错了,没想到已经有人行动了,后面这个人的气息,居然比苏紫琳还强上三分,恐怕应该是朱峰吧?可前面这个人是谁?居然比朱峰气息还要强大,而且好像还是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