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楚韵出手】(第1/2页)
    对于周子鱼来说,在学校的第一天并没像其他同学那般,感觉漫长难熬。

    这一天里,他基本都是翻翻课本,偶尔听听老师讲课,还有同桌陈庆吹牛皮,就这么度过去了。

    对于修行者而言,修炼的枯燥比起读书,岂止百倍。

    下午4点,学校放学。

    一群被憋坏的学生鱼贯涌出了学校。

    楚韵早已等在了校门口,不时朝里面探头张望,而映入眼帘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几分钟后,人群散的差不多了,她才看到周子鱼那熟悉的影子,不禁挥了挥手,大声呼喊道:“这里!这里!”

    “这位美女是来等你的吗?”

    陈庆可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处男,对于女人的直觉,肯定要比周子鱼敏锐。

    许子琪家在临州,日常也就是住校的,而同桌陈庆和周子鱼一样,都是通校生,放学后两人收拾书包一起出了校门。

    说起来,周子鱼在入学的第一天里,交到的第一个新朋友算是陈庆了。

    见周子鱼不回答也算是默认了,陈庆心中越发苦闷,口中酸溜溜的自语道:“为什么人家身边总有美女,而我却混得这么惨呢。”

    楚韵自然也留意到了陈庆,俏脸上不禁微微疑惑:“咦?学校里新交的朋友吗?”

    “算是吧。”

    听到周子鱼随口回答,楚韵却是非常高兴,大手拍了拍周子鱼肩膀:“我就知道带你来学校是明智的决定。”

    说罢,她挥手招呼了一边的陈庆:“既然是新朋友,要不一起来我家吃个饭吧?”

    陈庆听后心中一喜。

    难不成自己命犯桃花了?

    他知道周子鱼与许子琪关系不错,而眼前接送周子鱼的美女,长相更加成熟了一点,应该是比他们大才对,说不定是周子鱼姐姐。

    否则周子鱼总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脚踏两只船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阴毒的目光蓦然从人群中扫了过来。

    只见卢天飞带着三个嘴里叼着根烟,穿着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来到了校门口,他指着陈庆身边的周子鱼,一脸忿忿。

    “凡哥,就是他!”

    卢天飞口中的凡哥是社会青年中年纪最大的一个,看起来要二十七八岁了,穿着一身名牌,剃了个平头,一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样子。

    “我说阿飞啊,你好歹也是卢家的人,怎么一个读高中的小毛头都怕?”

    卢天飞沉默了一阵,还是老实坦白道:“他好像跟许家有点关系。”

    “呵,许家?阿飞啊,你胆子太小了,你以为他这种普通人,有资格根许家的大人物沾亲带故?而且你别忘了,这里是海州,不是临州,在海州这块地盘上,我们卢家说了算。”

    卢凡听到许家的名头后,丢掉了手上的烟头,不怒反笑起来。

    “凡哥说的是。”卢天飞唯唯诺诺的点头。

    卢凡也借着这话头,还是郑重的在嘴上向卢天飞提了一句。

    “阿飞啊,你下学期就要毕业了,若不赶紧下手,许子琪这只到嘴的鸭子就飞了,不过我可先和你提前说好了,别到时候软的不行来硬的,许子琪是许家那位特别宠爱的闺女,到时候你霸王硬上弓了,许家上门兴师问罪起来,谁也保不住你。”

    “是!”卢天飞额头冒汗。

    卢凡见状也是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给了他身边两个社会青年一个眼色,两人自然是心领神会。

    周子鱼也注意到一边不怀好意四人组的动静,他的神念和听力可是非常发达的,在短暂的思索一阵后,嘴角还微微翘了起来。

    两个社会青年在接到卢凡的命令后,插着口袋,扮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引人注意的凑到周子鱼边上。

    楚韵见到两人来意不善,不禁眉头一皱。

    “你们干嘛!”还不等周子鱼和陈庆有反应,楚韵一步上前,对着两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社会青年,口气冷冽道。

    见到忽如其来插手的女人,两人倒是对视了一眼。

    “小姐姐,别多管闲事。”其中一人脸上笑意淫淫,伸手欲捏楚韵的精致下巴。

    楚韵心中一跳。

    眼看着贼手伸近,她顿时有点慌乱,心中下意识的求助周子鱼。

    “呆木头怎么还不出手啊?”

    而周子鱼却已经一手捂住陈庆那张刚欲“求助”的嘴,强拽着将他拖进宾利车里。

    陈庆也是郁闷。

    喂喂!

    你姐姐要被流氓调戏了,你不喊学校保安,心这么野的么?

    楚韵自然没注意自己身后一直信赖的周子鱼,一声不吭就把她卖了,她虽然是个温柔善良的佛系少女,但是并不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