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楚韵出手】
    对于周子鱼来说,在学校的第一天并没像其他同学那般,感觉漫长难熬。

    这一天里,他基本都是翻翻课本,偶尔听听老师讲课,还有同桌陈庆吹牛皮,就这么度过去了。

    对于修行者而言,修炼的枯燥比起读书,岂止百倍。

    下午4点,学校放学。

    一群被憋坏的学生鱼贯涌出了学校。

    楚韵早已等在了校门口,不时朝里面探头张望,而映入眼帘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几分钟后,人群散的差不多了,她才看到周子鱼那熟悉的影子,不禁挥了挥手,大声呼喊道:“这里!这里!”

    “这位美女是来等你的吗?”

    陈庆可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处男,对于女人的直觉,肯定要比周子鱼敏锐。

    许子琪家在临州,日常也就是住校的,而同桌陈庆和周子鱼一样,都是通校生,放学后两人收拾书包一起出了校门。

    说起来,周子鱼在入学的第一天里,交到的第一个新朋友算是陈庆了。

    见周子鱼不回答也算是默认了,陈庆心中越发苦闷,口中酸溜溜的自语道:“为什么人家身边总有美女,而我却混得这么惨呢。”

    楚韵自然也留意到了陈庆,俏脸上不禁微微疑惑:“咦?学校里新交的朋友吗?”

    “算是吧。”

    听到周子鱼随口回答,楚韵却是非常高兴,大手拍了拍周子鱼肩膀:“我就知道带你来学校是明智的决定。”

    说罢,她挥手招呼了一边的陈庆:“既然是新朋友,要不一起来我家吃个饭吧?”

    陈庆听后心中一喜。

    难不成自己命犯桃花了?

    他知道周子鱼与许子琪关系不错,而眼前接送周子鱼的美女,长相更加成熟了一点,应该是比他们大才对,说不定是周子鱼姐姐。

    否则周子鱼总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脚踏两只船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阴毒的目光蓦然从人群中扫了过来。

    只见卢天飞带着三个嘴里叼着根烟,穿着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来到了校门口,他指着陈庆身边的周子鱼,一脸忿忿。

    “凡哥,就是他!”

    卢天飞口中的凡哥是社会青年中年纪最大的一个,看起来要二十七八岁了,穿着一身名牌,剃了个平头,一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样子。

    “我说阿飞啊,你好歹也是卢家的人,怎么一个读高中的小毛头都怕?”

    卢天飞沉默了一阵,还是老实坦白道:“他好像跟许家有点关系。”

    “呵,许家?阿飞啊,你胆子太小了,你以为他这种普通人,有资格根许家的大人物沾亲带故?而且你别忘了,这里是海州,不是临州,在海州这块地盘上,我们卢家说了算。”

    卢凡听到许家的名头后,丢掉了手上的烟头,不怒反笑起来。

    “凡哥说的是。”卢天飞唯唯诺诺的点头。

    卢凡也借着这话头,还是郑重的在嘴上向卢天飞提了一句。

    “阿飞啊,你下学期就要毕业了,若不赶紧下手,许子琪这只到嘴的鸭子就飞了,不过我可先和你提前说好了,别到时候软的不行来硬的,许子琪是许家那位特别宠爱的闺女,到时候你霸王硬上弓了,许家上门兴师问罪起来,谁也保不住你。”

    “是!”卢天飞额头冒汗。

    卢凡见状也是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给了他身边两个社会青年一个眼色,两人自然是心领神会。

    周子鱼也注意到一边不怀好意四人组的动静,他的神念和听力可是非常发达的,在短暂的思索一阵后,嘴角还微微翘了起来。

    两个社会青年在接到卢凡的命令后,插着口袋,扮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引人注意的凑到周子鱼边上。

    楚韵见到两人来意不善,不禁眉头一皱。

    “你们干嘛!”还不等周子鱼和陈庆有反应,楚韵一步上前,对着两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社会青年,口气冷冽道。

    见到忽如其来插手的女人,两人倒是对视了一眼。

    “小姐姐,别多管闲事。”其中一人脸上笑意淫淫,伸手欲捏楚韵的精致下巴。

    楚韵心中一跳。

    眼看着贼手伸近,她顿时有点慌乱,心中下意识的求助周子鱼。

    “呆木头怎么还不出手啊?”

    而周子鱼却已经一手捂住陈庆那张刚欲“求助”的嘴,强拽着将他拖进宾利车里。

    陈庆也是郁闷。

    喂喂!

    你姐姐要被流氓调戏了,你不喊学校保安,心这么野的么?

    楚韵自然没注意自己身后一直信赖的周子鱼,一声不吭就把她卖了,她虽然是个温柔善良的佛系少女,但是并不代表甘愿被人拿捏欺负。

    何况现在的楚韵今非昔比。

    她原本清亮的眸子瞬间眯成一条缝隙,玉手迅捷的一动,后发先至的朝着社会青年探来的那只不老实的手打去。

    女人在感觉危机之下,基本是会爆发原始的力量。

    比如说尖叫,连土拨鼠也为之羞愧。

    顿时间,一股气的波动隐隐萦绕在楚韵周身。

    啪!

    下一刻,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音传遍了在场所有人耳朵。

    当大家纷纷朝着声音源头望去的时候,就见一个长得流里流气的男子,正倒在地上,捂着一只胳膊在哀嚎。

    一旁之人见自己同伴被眼前这女人一巴掌撂倒,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

    “滚!”楚韵面带寒霜的怒喝道。

    “臭娘们!你是找死吧!”

    被楚韵怒喝的那位社会青年虽然有点畏惧,但是根本不敢临阵脱逃,要知道卢凡可比眼前的女人恐怖多了。

    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之下,为了找回脸面,他也不顾现在这么多人,直接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脸上露出一抹残忍之色,直接扑向楚韵,对准她的小腹刺去。

    楚韵脸色一白。

    虽然她已经是人级中期修为,但是面对真刀真枪,她肯定是敌不过的。

    毕竟没修过功法,没经历实战,修为再高也是花架子。

    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手持匕首的青年,蓦然身形一滞软倒在地,两眼直翻,口吐白沫。

    在场所有人都以为可能要见血了,然而面对忽如其来的变故,都是哗然一片。

    “这人是不是毒瘾犯了?”

    其中一个见闻较广的学生家长推了推眼镜,口中判断道。

    而此刻的楚韵却早已经回到车上。

    刚才众人只是听到声音后,回过头来,就见一个人仿佛疯了一样,拿匕首刺想路边无辜的小姑娘,之后倒地抽搐,一副毒瘾来了的样子。

    没有人会将罪责,推到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身上。

    陈庆则下巴都惊掉了。

    刚才楚韵一掌将一个大高个子撂倒在地爬不起来的一幕,他可是看得真真切切。

    周子鱼这位姐姐,难道是练空手道的不成?

    “呆木头,你是不是第一天就在学校里惹麻烦了?”

    楚韵的感觉何等敏锐,她可是知道这两人不是冲自己来的,目标十有八九就是周子鱼。

    第一天就被人这么招待,肯定是惹麻烦了。

    不省心的家伙!楚韵脑仁有点疼。

    “怎么会呢?”周子鱼一脸讪讪道。

    周子鱼刚才听了卢天飞和卢凡之间的对话,再结合他和许子琪走在学校里收集到的讯息,自然是知道,自己似乎陷入了校园情敌撕逼的戏码中了。

    可自己是无辜的。

    当然,周子鱼的侧重点自然不是这些,而是对于楚韵第一次出手的评价:“你下手还是太轻了。”

    刚才周子鱼就有心试试楚韵的修炼成果,结果似乎并没有令他感到满意。

    “说好了不闹事呢?快交代!犯啥事了?”楚韵见周子鱼一副屡教不改的样子,回手在周子鱼脑门上敲了一个板栗,不依不饶的问道。

    周子鱼则有些郁闷,大呼冤枉。

    “真没啊!”

    陈庆是个老实人,这时候插嘴当起柯南来:“姐姐,那些人应该是卢天飞来找麻烦的,周子鱼在学校里谈了个女朋友......”

    话说到一半,陈庆又被周子鱼捂上嘴巴。

    周子鱼黑着脸极力辩解道:“别误会,那是许子琪!许家那丫头,和我同个班的,见面聊了几句,被班上人误会了。”

    楚韵口中却冷哼了一声:“谁误会了。”

    虽然心中一直对周子鱼很放心,可一听刚才陈庆说起周子鱼在学校里谈女朋友时,楚韵心中还是咯噔一下。

    而现在的陈庆,就差点给自己扇一巴掌。

    他就是太耿直了,所以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现在他再傻也知道。

    眼前这位不是周子鱼姐姐,而是女朋友。

    见宾利缓缓开出了校门口。

    卢天飞有些焦急的站在卢凡身边:“凡哥,怎么办?”

    “那女人有点意思,难不成是修行者么?”卢凡意味深长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