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新的麻烦
    “灵火炉如何建造?”

    说了这么多,最重要还是火源问题,没有火源,这分工炼器就是个设想,永远无法落实!而所谓的地脉火简单来说就是地下岩浆火,邺城方圆几千里连火山都没有,显然不现实,所以只能寄希望于灵火炉之上了……

    所有人一齐看向红山,等待他的解释。

    “聚火阵法加火灵石,建造倒是简单,”红山拿来一张纸和一支笔,很快便设计出图纸,“就是这样,主人过目。”

    图纸之上的炉子与寻常铁匠用的炉子类似,通体椭球型,方形开口,背接烟囱,侧面附有鼓风装置与清灰口。不一样便在于这灵火炉标明材质为极致魂钢,上刻聚火阵法,中烧灵火矿石。

    “造价与维护如何?”

    林天将图纸递还给红山,红山指着灵火炉本体道,“炉子的锻造需要一立方米大小的魂钢,最好是提炼过一道的,预计价格在十枚极品灵石左右;维护则主要看火灵石的消耗,火灵石二十上品灵石一吨,一吨大概可以锻造出七到九柄灵器。不过前期锻造失败率比较高,可能只有投出,没有收入……”

    “前期锻造技艺的练习用普通煤炭不行吗?”梦心悦略微沉吟道。

    “不行。”红山摇头,“分工炼器关键在灵纹的刻制上,只要材料够,锻打过关,灵纹没问题便没有问题,不存在什么凡器灵器的区别。也就是说,我们一开始就能炼制灵器,只要有了成功的开头,很快便能回本!”

    一开始便炼制灵器?林天心中一动,炼制凡器阶段直接跳过炼制灵器,这话恐怕只有火灵族的大佬敢说了。

    “那也行,前辈看哪里安置灵火炉合适先把位置定了,我找时间把材料弄回来就开工。对了,需要炼器、阵纹之类的典籍吗?”

    红山能够炼制六品以下的灵器,想来是有一套自己的知识理论。不过想到梦心悦的藏书阁里有不少秘典兴许能够派上用场,便出言问了一句。

    红山认真点头,“若是有自然再好不过……”

    稀里哗啦。

    梦心悦心念一动,一大堆书籍凭空落在地上。

    “这些是与炼器、阵道相关的典籍,初、中级水准,不知有没有用……”

    “初、中级水准的?”红山翻了翻,还真是!虽说大部分属于理论知识,不过里面还是有不少灵器的炼制方法与阵纹的记录,许多甚至是他也不曾见过的秘法!

    “不知夫人有没有高级的……”红山将书籍分类整理,又恭敬问到。

    “有。”梦心悦点头,手一翻,几本厚厚的纸质书籍便出现在手中,“这是《炼器注解》上中下三卷,前辈先看着,若是有需要我这边还有许多其他的……”

    “谢谢夫人!”

    红山

    的炼器水准早就达到了灵阶六品炼器大师级别,只是苦于没有材料、没有更高级的图纸、没有更好的火源罢了。此番有条件,或许能够尝试炼制更高级别的灵器,如此一来,他在这里就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了……

    “林天哥哥,那个,其实我知道哪里有地脉火……”一直没有开口的蓝仙儿犹豫了下,拉了拉林天的衣袖小声说到。

    “哦?”

    林天与红山一齐投来目光,蓝仙儿不好意思地挠头笑道:“海上有许多无人岛,而这大部分的无人岛正是因为火山活动才没有人居住。只要舍得花时间改造火山,其实地脉火应有尽有……”

    改造火山?林天翻了个白眼,铸造灵火炉才十枚极品灵石的造价,对火山下手可就不是几十枚极品灵石能够搞定的。况且并不是每一座火山都能够被改造成天然锻造炉,海上那么多火山岛,难不成一个一个查探不成?

    “此事恐怕有些……”

    林天正想摇头否决,红山却淡淡点头,“主人,这事可以考虑。”

    见林天满脸不解,红山赶紧解释道:“长远来看,地脉火锻造效果比灵火炉的锻造效果好;若是有优质地火,甚至有锻造道器的可能。灵火炉只是权宜之计,锻器之火还是地火最佳……”

    “我知道一处地方,那里的地脉火比较稳定,想来改造地脉也比较容易。”蓝仙儿接着红山的话道,“而且那地方不远,就在我父亲的领地边缘,还是一片不小的群岛……”

    “详细说说?”

    林天一时也来了兴趣,异族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多半是要离开大陆去往海上,或者离开东荒去往其他地方。若是海上有地方发展,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出了海岸便是海族的地盘,建势力在海上完全不需要看帝国方面的脸色!

    早做开辟,早做准备,这无疑是多出了一条后路!

    “跟我直接去看看吧……”

    说还不如直接去看,只要麻烦海神大人出手相助,片刻便能到达那片群岛。

    林天征询梦心悦的意见,梦心悦点点头,四人便一齐迈入传送门之中。几个小时前才与海后告别,现在又回去,嘿嘿,这还真是有趣!

    ……

    “大哥,召集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四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人走进阴森森的大堂,在各自的座位坐下。

    开口的是一名秀脸男子,看面相不过三十出头,清秀有如姑娘般,身材瘦削,眼神却是凌厉至极。男子坐在左边第一位,旁边是一名黑衣女子,看相貌似乎才二十岁出头,但身材却是前凸后翘,举止之间有成熟韵味流转。

    右边是两名黑衣男子,一个左臂纹龙,一个右臂纹虎,面容相似,似乎是一对双胞

    胎。

    大堂有阶梯,阶梯两米往上,骷髅头砌做宝座,其上坐着一名光头汉子。汉子面色沉稳,看不出喜怒,此时双手托着下巴,亦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暗枭死了,邺城分部全军覆没。”光头汉子淡然开口,但空气中弥漫的寒冷杀意却是令在场之人不由打了个寒颤!

    老大这是动真怒了!

    三个黑衣男子面面相觑,彼此眼神之中明显有疑惑之意:暗枭圣阶中期,手下率领五名圣阶杀手,按道理说,应该是十三城中实力属于上游的分部才对!而暗流组织秉承隐秘、低调行事的原则,暗枭也是暗杀老手,怎么可能被整锅端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黑衣女子眉头微蹙,冷声询问到。

    其他三人也一齐看向骷髅宝座上的光头汉子,等待他的回答。

    “今早凌晨。”

    “可是因为藏身之所泄露……”女子追问。

    “不是,我上午时候已经派人前往邺城打探,人死在邺城炼丹师公会会长族地之中。会长宋游已死,族地所有人被收押……”光头说话声音很冷,冷得没有半点情绪可言。

    “暗枭最后传讯回来,说是宋游设计埋伏陷害,但据调查,宋游与暗枭互相利用之间,并没有必要搭上自身性命与暗枭同归于尽!而两人最后还有一场未完成的暗杀交易,我怀疑,那场交易才是覆灭分部的真正原因!”

    “老大的意思是,有人暗算暗枭与宋游,当了这渔翁?”秀面男子皱眉开口,心中有些不免有些骇然!作为被暗杀对象却能反过来暗算暗杀者与指使者,最后竟使得两方齐齐覆灭,这算计与心机,简直骇人听闻!

    光头男子点点头,“关于那场交易被刻意掩饰过,所有我敢肯定,那场交易才是根源!”

    根据调查,关于那场暗杀交易的详细信息被尽数抹除,但宋家之中还是有人知道一些内幕!所谓欲盖弥彰,这场最后的交易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

    “我需要你们之中的一个带人前去邺城探查,同时恢复邺城分部,谁愿意去?”

    三个黑衣男子互相看了看,眼里多少有些犹豫。

    翻手之间挑拨离间、覆灭两大势力,敢如此行事之人便是他们自觉心狠手辣也自认不如!与这种人打交道,指不定一不小心就得把自己的性命搭上……

    “小燕去吧。”光头见四人迟迟没有回应,只好主动点名,“我给你安排三名圣阶中期杀手,四名圣阶初期杀手,务必把真凶揪出来!记住,要活的,活着抓回这里来!”

    “是!”女子起身拱手,打算即刻行动。

    “等下。”光头男子赶紧叫住她,掏出一只玉瓶,亲自下台递给女子,“这是秘毒醉神香

    ,我亲自按秘方调配,即使圣阶后期中毒也只能任由摆布。你收好,小心行事,注意安全。”

    “谢谢!”

    黑衣女子拱手致谢,转身出了大堂。

    “但愿小燕不会胡乱耍脾气吧……”光头叹了口气,坐回宝座,继续与剩下三人商量其他事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