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海神之怒
    第四十二章海神之怒

    对于封王,无论是郑诚还是沈岳,又或是府中亲信,都是十分欢喜的,毕竟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

    而且这场盛典之后,远在皇都,郑诚还会在那里接受一次真正的受封仪式,那个场面甚至不低于千年大庆。

    既然父亲高兴,龙腾渊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泼他冷水。

    人嘛,活着总有自己的理想与盼头,能功成名就,谁又不喜欢呢。

    香公主让太子殿下带来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只有简单的十几个字:十年,暗天狼已经离开!保重!再见!

    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龙腾渊知道里面所包含的意思,他也要走了,而且很快。

    “爹,你看那里!”今天,早起的渔民们奇怪的发现,几个月前,曾经呆过一个神秘仙女的岩石上,又出现了一个年轻人。

    他同样眺望着大海,仿佛在等待,又仿佛在寻找什么。

    这位年轻人,英俊不凡,气宇轩昂,同样是衣袍华丽,一看就不像普通人家。

    “别多话,小心触怒了神灵。”黝黑矮壮的老年渔民轻叱了他儿子一声,拉着他便匆匆离去了。

    在海边,渔民中流传着一个传说。

    传说远处的大海中,住着神灵,如果海神发怒了,大海之上便会出现海龙卷。

    到那个时候,你便能若隐若现的看到,在大海之上,会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影。

    传说,那就是神灵。

    但只有龙腾渊才知道,那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灵,而是一个很大的狭长的岛屿。

    也许是因为海上的大风,破坏了“天幕遮天大阵”所产生的天地伟力,才将那座被笼罩中的岛屿显现了出来。

    数千上万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不信邪的武林中人,前去打探,但都一去不回。

    而所谓的海神发怒的那一刻,简直就是所有人的噩梦。

    天地之力何其庞大,别说是人,就是几万斤,几十万斤的东西,都会被卷到半空,这个时候何人敢往。

    有人说,那里没有神灵,是神灵的墓地,或者是神灵沉睡的地方,他在向人们昭示着他的存在,不想让人打扰他。

    所以每年都会出现几次,来警示天下之人。

    而“葬神之渊”的名头,也由此而来。

    当初的龙傲,逃亡中坠入了大海,遇上了这种海龙卷,而海龙卷刚好经过了这个大岛,又恰好在那么短暂的,“天幕遮天大阵”被破坏的一瞬间,被送入了勤国的海域,也才有了今天。

    也因此让龙傲一直以为,勤国通往外面的出路,就在“葬神之渊”。

    上一世的时候,龙腾渊遵循义父的遗愿,驾船出海。

    也许是天意,本来风平浪静的海面,忽然间飓风陡起,天地震怒中,竟然让他意外的出现在了岛上。

    那个时候,洞府还在,但机缘已失,不过让他惊喜的是,里面竟然还留下了……

    “应该还在的……”龙腾渊看着远处,喃喃的自语着,他现在在等,等神灵发怒的那一刻。

    就在这几天,将会出现海神大怒的情况,因为他请教过不少的老渔民和一些资深人士。

    同时,这个季节,本身就是海神发怒最频繁的季节。

    他要抓住机会,因为不是每一次海神发怒,都会将那个岛屿显现出来的,海龙卷的破坏力不够的话,你什么也看不到。

    而且就是显现出来,也不过是短短的半个时辰时间。

    上一世的他,功力不够,只能架船出海,但如今的他却已经比前世强大了许多,面对海神之怒的时候,他将不会再那么手足无措了。

    而且他不再打算架船,以他的功力,登萍渡水,一苇渡江轻而易取,再不行,他还能够进入海水之中。

    而且为了应对大海,这一世的他可是专门修行过水中功夫。

    一天,两天,三天,龙腾渊在那些渔民的眼里,就跟几个月前的那位神秘的仙女一样,静静的呆在那里。

    这海有什么以可以看的,大海就是个怪物,随时准备着吞食人类的生命。

    如果有得选择的话,他们肯定不愿意生活在大海边上。

    你别看现在风平浪静的,但当海神发怒之时,海面上将会出现数十丈,上百丈的巨浪,那场面,胆小的都会被吓尿。

    他们虽然以海为生,但对于大海却充满了敬畏,更对沉睡在海上的神灵充满了畏惧与感恩之心。

    因为大海虽然可怕,但却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基本,每次海神发怒之后,灾难来到的同时,也能带给他们无数的收获。

    海神终于忍不住发怒了,天地间狂风大作,滔天的巨浪不断的向着海岸拍打而来,声声轰鸣,仿佛千军万马在咆哮,在撕杀。

    大海中,巨大的海浪铺天盖地,一浪推着一浪,越积越高,越来越大,似乎有一种让天地倒卷的气势。

    狂风,伴随着陡雨,肆虐着,发泄着,天地一片混沌,好像预示着末日的来临。

    巨石上的龙腾渊没有动,眼睛在狂风陡雨中一眨不眨的盯着大海的深处。

    巨大的海浪卷击着他身下的岩石,仿佛海神伸出的巨手,想要无情地撕裂他。

    可惜的是,龙腾渊就跟他脚下的岩石一样,巍然不动,只是静静的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让人敬畏的大海波涛的最深处。

    狂风越来越急,大雨倾盆而下,滔天的巨浪不断地向上攀登着,跳跃着。

    天空,变得黑暗,一片乌云笼罩了整个天地。

    天塌地陷,日月退缩,海神的咆哮好像在呐喊:颤抖吧,蝼蚁们……

    就在此时,远处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海龙卷,如同一个从天而降的漏斗,将天与海连在了一起。

    它旋转着,移动着,仿佛正向着海岸而来。

    龙腾渊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好象这道海龙卷的方向不对,按照它走的方向,弄不好就会错过“天幕遮天大阵”。

    这样的话,他的一切计划可能会泡汤。

    但老天爷的可不是他能够主宰得了的,耐心的等吧!

    龙腾渊也很无奈,这种情形下,他也只能撞机遇了,唯一他能做的只有祈祷。

    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