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杀鸡用剑不用刀
    所谓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现在主要的意思,是劝诫人们做事情要一口气做完,不能分成两三段去做。

    而绿谷出货他就是打算要把自己的动作,一口气做完,因此他没有空闲,也没有心情,去叫喊出声,即使叫上那么一下,能让自己感觉舒服一点,也是如此。

    绿谷出货他的左手快速地在身侧划了一巨大的圆弧,做出了一个非常大,非常显眼的动作,并就顺势将一道风刃,快速地向自己的身前方向甩去。

    风刃快速的向前方冲去,并在一瞬之间,就逼近到了那一只鸡的身前。虽然说风刃来势汹汹,飞行速度一点都不算慢,但是这一道风刃,对于公鸡魔物而言,根本就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只是随便用翅膀随意地一招架,就能稳稳当当的,挡下来的程度。

    因此,这一头公鸡魔物,其实一点都感觉不到,绿谷出货这个人的身上,有多少的威胁性,至少它从绿谷出货的一系列的表现之中,感觉不到任何的威胁。

    因此,它便是非常傲慢的,挥动自己的一侧翅膀,直接用力地,击碎了这一道威力强劲,破坏能力不俗的风刃。

    “这么一来,胜负便是直接分出来了。是你这一位人类的,完全的失败了。”

    虽然在场的绿谷出货听不懂鸡语,但是咯咯叫着的,那一头有着大鸡冠的公鸡魔物,十有八九,就正在这么嘲笑着绿谷出货。

    而不幸成为了被嘲讽的对象的绿谷出货,他即使无法理解公鸡魔物的语言,他也能够察觉到现在的气氛的不对劲,并直接给出一个结论——对方在嘲笑他,嘲笑着他的攻击的不疼不痒。

    但是对方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绿谷出货他还有隐藏着的招数的,它只看到了,绿谷出货表现出的不堪一击,被它快速射出的一支羽毛飞刀所命中,受了一点点的的伤,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它没有注意到绿谷出货是怎么击杀那一只山猫的,并且不是漏看,而是根本就没仔细关注过。因为它觉得绿谷出货只是一位实力不济的弱小人类,一点都不值得进行关注。

    而现在,在一番实际的较量以后,它更是确定,绿谷出货的实力,也就只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了。

    所以,这一位公鸡魔物,它便是在击碎绿谷出货释放出的风刃以后,顺势丢出了四五根羽毛,然后就调转方向,朝向了武藏我老婆的方向,慢慢地走去,再也不去管绿谷出货他了。

    绿谷出货先前被自己的羽毛飞刀给结结实实的命中过右臂,这便是足以作为证据,说明绿谷出货他的速度,不如自己的羽毛飞刀那么快。

    因此,它只需要放出比先前快上一些的飞刀,就能十拿九稳的,将绿谷出货给击杀掉了。

    这便是公鸡魔物它所作出的判断了。

    于是,它在丢出飞刀以后,便是自信离去,留给绿谷出货一个有着五彩斑斓的长尾羽的背影。

    当然,这样的背影,对于绿谷出货他的嘲讽意味,不言而喻,非常的强烈。

    他根本就无法容忍敌人在它面前展现出背对自己的过度自负,因为这是对他的一种羞辱。而且,战斗的结果明明还没有分出来,对方就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要去寻找下一位对手,这样急迫得有些不专一的心情,也是让绿谷出货,大为光火。

    因此绿谷出他便是以愤怒作为能源,直接行动起来,去展现出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用出的最厉害的反击攻击。

    他将自己的移动速度,一口气拉到极限,令自己马力全开,以快得足以令大家感到惊讶的的速度,去逼近他的敌人。

    在公鸡魔物丢出羽毛飞刀并进行转身的瞬间,绿谷出货他便是立马化身雷电,提着魔剑冰砾,全速向前冲去,将自己和公鸡魔物之间的十米之遥,直接转化为脚下的咫尺之距。

    而绿谷出货的逼近,因为是在对方转过身去的瞬间发生的,因此对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绿谷出货正在接近自己,并极有可能在下一刻将自己给直接覆盖在一片剑光之中,直接击杀掉。

    至于它投掷出的羽毛飞刀,对于绿谷出货而言,其实已经不是什么威胁,反而成为了他根本不需要去进行担心的攻击。绿谷出货第一次被命中,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被打了一个猝不及防,因此有些闪避不及的缘故。

    但现在,他已经知道对方会使用这一招数,并且在释放以前,对方的翅膀上的对应羽毛会变颜色,因此非常好提防。

    虽然说对方和绿谷出货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绿谷出货无法直接出剑去攻击对方。但是,当这一段距离,在绿谷出货高速的移动之下,一口气拉近之后,这一点仅有的,在距离层面上的缓冲,也是完全消灭,化为乌有了。

    因此,绿谷出货在这一头公鸡魔物它疏忽大意的时候,完成了近身。那么,在绿谷出货完成了对攻击魔物的近身以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是的,没有错,绿谷出货他要用自己手中的冰砾剑,斩开对方的身体,将对方给直接去毛,并砍成足够小块的白切鸡块了。

    而这一切,都将发生在下一刻,在对方完全没有想到的时机点上。

    虽然说那一只公鸡魔物,或多或少的察觉到了,自己身后有一股寒气正在向自己逼近过来,但是它也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将其当做是绿谷出货先前释放出的寒气的一部分余波,残留在自己的身边罢了。

    一直到冰砾剑斩过它的尾部,齐根切断了它的尾羽,这只公鸡魔物才是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等到它缓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可都太迟了。

    绿谷出货的第二剑,第三剑,一剑接着一剑,全部都施加在了它的身上,将它给砍得四

    分五裂,千疮百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