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11、参加军训
    其他的三张床位都已经有住人了,沈语夕将手里的被子和衣服放在大门右手边空着的书桌上,刘老师帮着提来的教材也放在了桌上。

    她再把被子和被褥放上床,之后脱了鞋子,沿着梯架上到床上。将被褥垫好,又将被子叠好。

    整理好床铺,再下来整理桌上的东西。因为她没有打算今天就住校,来报道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将所有领来的教材一一摆放好之后,也就没什么其他要整理的了。

    等这些做完,将主要的几本教材放进了自己背来的包里。放不下的就抱在手里面,重新锁好门,下了楼回家。

    回到家,爸妈都不在家,沈念薇和沈子静也还未下学回来。沈语夕将背上的包和手里的教材放进房间,出来进到厨房,开始做起了午饭。

    上午的军训完成,宿舍里住的三个女孩子先后回来。看见空着的床和书桌上有了被子和教材后,知道沈语夕来报道了,只是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咦,她来报道了呢。”

    “是啊,不过人去哪了?”

    “可能是去吃饭了吧,或者去买生活用品了。”

    “哎,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等下午她来了不就知道了吗?”

    “可下午我们还要去军训呢,不一定能见得到。真想快点见到她,看看她长得是什么模样。”

    “下午见不到,晚上应该能见到吧,不过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废话,那可是高考状元呢,我能不激动吗?”

    “......”

    纪薇娜实在受不了吴家凤那个激动的模样,开口打击她道:“我看你还是少期待了,不然失望太大,难过得可是你自己。”

    “为什么?难道你见过她?她长什么样啊?很难看吗?不至于吧。”

    “你是不是傻,想也想得到。既然学习成绩这么好,人能长得好才怪了。”

    “?”

    纪薇娜见吴家凤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显然是没有领悟到她话里的意思。极其不耐烦地解释到:“她能考上状元,肯定是部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哪有时间管其他的。一个女的要是不注重自己的外表,要么她是天生丽质,要么就是实在难以见人,索性不管外貌只能内涵了。”

    “......”

    这是纪薇娜这几天来跟她们俩说的最多的话了,吴家凤不知道自己是该说她说的有道理呢,还是该说她这是歪理。

    沈语夕可不知道她的几个室友已经对她品头论足了一番,此刻她正坐在阳台上,手里拿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呢。

    她看书的速度虽说不上一目十行,还是要比一般人快得多。才一个下午,一本厚厚的中国古代文学史就看得差不多了。

    第二天早上不到六点沈语夕就出门了,出门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是昨天学校报到领的迷彩服和鞋子。

    鞋子是那种解放鞋,样式有点难看,穿在脚上却挺舒服的。不大不小,正合适。在落地镜子前照了照,发现这套迷彩服穿上,再把帽子戴上,还挺英姿飒爽的。

    她不知道沈念薇就是因为看见她这套迷彩服,非要闹着让她穿起来看看。见她穿着很帅气,心里暗暗决定长大以后也一定要去当兵,为了这个愿望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事后沈语夕知道她偷偷去当兵的事时,心里既有点自责也有点感动。她没想到自己一向娇生惯养的妹妹竟然为了当兵不怕苦不怕累,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昨天就已经和家人说好,她今天很早就得去学校参加军训,而且军训这段时间她都会住在学校不回家。所以早上就不能给大家做早餐了,也没有时间送沈子静去幼儿园,沈子静非常乖巧地说那等她军训完以后再送他。

    到达学校的时候,正好有很多同样穿着迷彩服的人往同一个方向而去。沈语夕快走几步跟上其中的三个女孩子,与她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前面几个女孩子正说着话,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跟了一个人。

    “春柳,你昨天不是说下午见不到人,晚上也能见到吗?可她昨天晚上并没有来宿舍啊?”

    “也许是回家住了,不是说她家就是本地的吗?”

    “可是......”

    “哪那么多可是,奇怪了,你似乎对人家很感兴趣嘛。可惜你们都是女的......”

    “女的怎么了?我只是想知道她平时都是怎么学习的。该不会像古人一样,头悬梁锥刺股吧。”

    “管她怎么学习的呢,状元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我们一样来了这个三流的院校啊。”

    “......”

    说这话的女孩子语气有点不屑,沈语夕心下笑了笑,‘她们说的好像是我嗳,没想到自己随便跟着的几个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室友,看来还真是挺有缘分的。’

    想到这,沈语夕打算上前和她们先认识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反正晚上就能见到了,不急在这一时。

    沈语夕放慢脚步,等前面三人走得有点远了,才拉住旁边另两个女孩子问道:“两位同学好,麻烦问下你们知道一连四排的队列在哪个地方训练吗?”

    “你难道是今天才参加军训的吗?怎么还不知道自己的队列在哪呢?”

    沈语夕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她要找的队列在哪,这才转过头来回答两个女生的问题,两个女生看到她的正脸时都愣了一下。

    “你不是那个......”

    “?”

    “没什么,你从大门进去往右转,看到那个高台了吗?你问的队列就在那个高台正下方。”

    “是嘛,谢谢你们啊。”

    “不客气。”

    知道了地方,沈语夕谢过她们后就快步走了。被问话的两个女孩子换了刚才她们在说的事,转而说起了沈语夕。

    “哎,你说刚才那个是不是纪薇娜啊?”

    “哪个纪薇娜?”

    “还有哪个。”

    “你说我们班的?好像是,不对,不是她。”

    “你这一会是一会不是,到底是不是啊?“

    “不是,虽然看起来挺像的,可是纪薇娜眼高于顶哪有她这么有礼貌,而且两个人的声音也不一样。”

    “也是,不过才这么一会你就能听出两个人的声音不一样,你什么耳朵。”

    “你管我什么耳朵呢,不过她们两个真的挺像的,该不会是失散了的姐妹吧。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怎么昨天才来报到,学校还可以晚报到的吗?”

    “为什么不可以晚报到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也是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