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14、小露锋芒
    沈语夕不想吃晚饭的时候又碰上宋泽宁和他的‘兄弟们’,然后在大家的起哄中气氛弄得那么暧昧。

    队伍解散后找了个借口让其他女生先走,自己则是在训练场上逛了几圈,见人都快走光了才往食堂而去。果然如她所料,宋泽宁一行人早就吃完了饭走了。

    这会不用费心思应付那些人的八卦,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吃自己的饭了。她觉得食堂里的饭菜有点难以下咽,可今天训练消耗太多,不吃饭可不行。难吃点就难吃点吧,自己又不是挑剔的人。

    慢条斯理吃完饭,她想是这会回一趟宿舍呢?还是直接去训练场地等着晚上的军训呢?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算了,还是直接去训练场吧。正好沿着场地走一圈,消化消化。’

    要是早知道又会碰上宋泽宁,她肯定会选择先回宿舍的,可惜这会再想去已经来不及了。

    这不,她刚一到场地门口,就看见宋泽宁大咧咧地站在那。见她过来,老远就与她打招呼。

    “沈语夕同学。”

    “呵呵,宋同学好。”

    “你去吃饭了吗?刚才在食堂没看到你。”

    “嗯,已经吃了,宋同学你这是?”

    “哦,晚饭有点吃多了,我想沿着操场走走,消化消化。”

    “......”

    宋泽宁问她介不介意一起走走的时候,沈语夕很想说自己还真的有点介意。不过这话说出来只怕会伤人,她只好说不介意,和他开始沿着操场转圈。

    “你......”

    “你.......”

    “你先说吧。”

    两人同时出声,最后还是宋泽宁让她先说。

    “宋同学你......”

    “呵呵,早上和中午都没机会和你单独说说话,没想到你竟然也是宜安学院的新生。”

    “呃,那个抱歉啊,在火车上你说去宜安学院上学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你我也是宜安学院的学生。”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毕竟那时候我们对各自来说都只是陌生人。”

    “那就谢谢你的体谅了。”

    “不必谢,往后我们就是校友了。看在我们是火车上相识的缘分上,你以后就叫我泽宁吧,我叫你语夕。”

    “好啊。”

    “......”

    两人沿着操场走了快两圈的时候有学生陆续过来,沈语夕就和宋泽宁分开了,去了她白天训练的场地。

    此时离军训开始时间还有几分钟,同学们像白天一样,或坐或站。看到沈语夕过来,有几个主动跟她打招呼。钟春柳和另两个女孩子在说话,沈语夕走过去加入了她们。

    “你们好,钟春柳同学、王芳同学、张文鑫同学。”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各自叫什么?”

    “呵呵,白天的时候你们不是告诉过我吗?”

    “你可别说我们只说了一遍你就记得大家各自叫什么哦?”

    “差不多吧。”沈语夕刚说完,发现她们几人看着自己的表情有点奇怪。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吧,你知道她叫什么吗?”张文鑫有点难以相信,正好此时有个女孩子在她们旁边坐了下来,就指着这个女孩子问沈语夕。

    “她叫李玲,财会专业,家是四川的。”

    刚坐下的李玲听到沈语夕说的好像是自己,忙站了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叫李玲啊?还知道我的专业?”

    “......”

    张文鑫似乎有点不服气,又指了另几个女孩子问沈语夕知不知道她们各自叫什么,专业又是什么,沈语夕都说对了。

    大家看沈语夕的表情有如看怪物一样,‘这人也太神了点吧,她是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能记住这么多人的名字和专业的?还一个不差!’

    钟春柳虽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嘴巴张那么大,看沈语夕的眼神也是有点难以置信。沈语夕没想到自己这无意间的举动,会引起她们这么大反应。她不是炫耀什么,只是记忆能力还可以。

    倒是刘小爱点了点头,看着沈语夕被一众人围了起来,若有所思。沈语夕却是早就注意到了她,只是见她一整天都是形色莫明,有点郁郁的样子,自己也不好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有了这个插曲,沈语夕很快就融入了大家。她发现虽然在同一个队列里参加军训,可这三十人并没有彼此熟络,而是每几个人一起组成个小团体。有的是同住一个宿舍的,有的老家是一个地方的,还有的高中就是同学的。

    晚上的训练没有白天那么辛苦,只练习齐步走半个小时就停止了训练开始休息。有的同学三两个相约一起去上厕所了,剩下的人就坐在了一起。

    这时候就是一天军训中比较轻松的时候了,顾教官让大家自愿出来给大家唱首歌,现在的学生们大多数可都不懂得害羞是什么样子。

    顾教官的话音刚落,几个女孩子就一起站了起来,边唱边舞。一曲跳完,收获了底下一片的掌声。

    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场中唱歌跳舞的女孩子们身上,沈语夕悄悄来到了大家的后方。围栏边上,有个女孩正一动不动地双手扒着围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女生的肩膀。女生似乎吓了一跳,正准备骂人时,待看见来人,骂人的话却是没能出口。

    “你干嘛?”

    “呵呵,同学,大家都在那边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不介意我在你旁边站一会吧。”

    “不介意。”

    “谢谢,你刚才在看什么吗?我叫了你两声。”

    女生没有回答沈语夕的问题,却问她知不知道晏几道的鹧鸪天。沈语夕点了点头,轻轻吟了出来。

    “彩袖殷勤捧玉锺,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沈语夕说完,女生轻轻念了句犹恐相逢是梦中这才说道:“我小时候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

    “既然要好,又怎么会不记得,就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她。”

    “当然记得,小夕。”

    “我是小夕,你是小爱对吧,刘小爱。”

    “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还记得我。”

    “怎么会不记得,小时候我们俩经常一块玩呢。”

    “什么呀,都是我带着你淘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