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15、得见室友
    沈语夕和沈思文小的时候跟着父母住在农村,两人自小就早熟,别的小孩子在外面疯玩的时候他们俩却总是在家看书、写字。

    村里的小孩子们一来需要帮家里干活,没有时间疯玩。二来沈家姐弟俩的父母是他们的老师,尽管沈文清夫妇俩都很亲和,可孩子们出于对老师的害怕,对于老师家的孩子也是能不亲近就尽量不亲近。

    只有刘小爱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到沈家去找沈语夕玩。她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到了沈家后拉着沈语夕就往外面跑。

    上山打鸟、下河摸鱼、偷挖红薯、追着鹅跑,摘了野花做花环戴等。只是后来沈家搬去了城里,两人就再没见过面,彼此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了。

    两人都有所变化,特别是刘小爱。小时候那么淘气的一个人,如今却也是巧笑嫣然、风情百生的美女一枚了,这也是白天沈语夕没有第一时间和她相认的原因。

    “小夕,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自小学习成绩就那么好,怎么......”

    “多亏我来了这里,要不然怎么遇到你?”

    “遇到我可没好事。”

    “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点都没变。”

    “哪里没变,人家明明漂亮了许多好不好?”

    “哈哈。”

    “我说你笑成这样是什么意思?是不......”

    刘小爱话没说完,操场中心却突然传来呐喊声。原来她们俩说话这会功夫,已经到了拉歌环节。

    两人只好有什么话解散之后再说,暂时回到队伍。

    “时间,宝贵!要唱,干脆!杜绝,浪费!不唱,撤退————!”

    “123,来一个。12345,我们等的好辛苦。1234567,我们等的好着急。123456789,你们到底有没有?”

    “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样:像个傻姑娘。”

    “......”

    在此起彼伏的拉歌声中,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这不,宋泽宁所在的队列的教官就点了他出来给大家唱首歌。他一出来,女生们就可以尖叫不已。

    “既然大家这么想听,那我就唱一首再活五百年给大家听吧。”

    “好。”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沈语夕到这个时候也知道了宋泽宁为什么才一天时间就那么受欢迎了,他唱歌音调从低到高起伏很大,唱得荡气回肠、气势磅礴,让人恨不能立即骑上骏马,驰骋疆场。

    有了他珠玉在前,后面再起来唱歌的男生就不能像他那样获得女生们的青睐了。轮到女生这边的时候,情况又不同。

    大多数女生都是多才多艺,不管谁上去表演,底下的男生都是鼓掌的鼓掌、吹口哨的吹口哨,别提多兴奋了。闹到后面,就连教官们都忍不住上去给大家表演了一套军体拳。

    九点准时解散,沈语夕和刘小爱相约着一块去了超市,主要是刘小爱陪着沈语夕去买生活用品。买完东西,又一起回到学校。

    可惜到了宿舍楼之后,两人就得分手了。刘小爱并没有住在新生公寓里,而是住在大四女生住的那一栋旧房子里。

    “小夕,今天太晚了,明天还得早起军训我就不去你们宿舍坐了,改天我再来找你。”

    “好吧。”

    “那你上去吧,我先走了。”

    “嗯。”

    刘小爱走出一段距离,回头看了一下,见沈语夕还站在原地没动,忍不住调侃她。

    “小夕,你怎么还不上去?干嘛,舍不得我了?”

    “小爱,我很高兴在这见到你。”

    “那也不用这个样子啊,人家不知道,还以为我们俩是同性恋呢。”

    “去你的。”

    “哈哈,我走了。”

    “......”

    沈语夕到宿舍的时候,其他三人都已经回来了。钟春柳和吴家凤正坐在凳子上聊天,纪薇娜在卫生间洗澡。

    她并没有自己拿钥匙开门,而是腾出只手来敲了敲门。很快,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你们好,我是......咦,钟春柳同学,你也住这啊?”

    “是啊,你也住这吗?”

    钟春柳看见门口的沈语夕似乎比她还惊讶,吴家凤正在喝水,闻言转过身来。一眼看到站在门口的沈语夕,还以为她是纪薇娜,可是纪薇娜明明在里面洗澡啊。

    “春柳,她是?你们两个认识吗?”

    “对啊,她就是我们的另一个室友沈语夕,我们都在一连四排军训。”

    钟春柳回答了吴家凤的问题,然后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真笨,我们只知道有一个叫沈语夕的同学会在我们宿舍住。白天你说自己姓沈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是你才对嘛。快进来,快进来。”

    “呵呵,也怪我自己,白天一直忘记告诉你我叫什么了。”

    “这怎么能怪你呢,当时你正要说的时候被教官打断了嘛。后来大家一直被教官训,更是没有机会说了。”

    “.......”

    沈语夕的第六感一向不错,她觉得钟春柳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奇怪。她不由地将白天的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来想去也没发现自己有做错了什么事,或者在与她交谈的过程中有说错什么话。既然自己没错,那么就是她本人的问题了。

    心里已经有了判断,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等房门重新关上,沈语夕将刚买来的生活用品一一归置。

    吴家凤终于见到沈语夕真人了,非常激动,甚至都不记得刚才要说什么了。

    “你真的就是那个传得神乎其神的高考文科状元啊?”

    “神乎其神?呵呵,我是沈语夕。春柳我已经认识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吴家凤,另外一个叫纪薇娜,正在里面洗澡,你们两个人长得很像呢。”

    沈语夕听到她说另一个女孩子叫纪薇娜,难得地心神晃了晃,忙又问了一遍。

    “你说她叫什么?”

    “纪薇娜啊,怎么了?”

    “没事,你好。”

    沈语夕说完,右手伸出,要与吴家凤握手。她这举动让吴家凤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也伸出右手和她握了握。

    “我竟然和高考状元同住一个宿舍呢,真是太好了。”

    纪薇娜洗完澡出来,穿了套粉色的真丝长裙睡衣,头发用干毛巾包着。见吴家凤那个激动的样子,非常鄙夷地说道:“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考了个市第一嘛,你有必要像见了亲妈一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