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4、改了志愿
    高考成绩查询之后就得填报志愿了,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志愿没填好,哪怕你分数考得再高,也有可能上不了一等院校。

    沈语夕和沈思文两人早在高一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将来要上的大学,这会填报志愿时就不用那么烦恼。

    填写好志愿的当天晚上,沈语夕来到爸妈的房间准备跟他们商量明天的旅游路线,却在门外听到屋里的两天正在聊天。

    “孩子妈妈,小夕和阿文成绩都那么好,你怎么反而不开心呢?”

    “我不是不开心,只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小夕和阿文都要去首都上学,我和你年纪都这么大了,万一有个什么事,小薇和小静怎么办。”

    “现在通讯、交通都那么发达,真要有事,小夕和阿文立马就可以回来了。再说我们都才60多岁,年纪不算大,身体也健康,所以你不用担心。”

    “怎么不算大,人家60多岁早就当爷爷奶奶了,我们家最大的孩子也才18岁。等小夕和阿文各自成家生子,最少都得7、8年,到时候我们都七老八十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

    门外的沈语夕鼻子一酸,静静站了一会之后才转身回了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毫不犹豫将自己白天填好的志愿给改了。改成一个三本院校,宜安学院。校址就在宜安市,离沈家不远。

    这些事其他人都不知道,一行人第二天坐车去了江苏。在那玩了十多天,沈念薇放了暑假也坐车过来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去了好多地方,却不知道宜安学院的招生办公室里两位老师此刻却是喜忧参半。

    “你说本市文科第一名的沈语夕报了我们学校?”

    “是啊,你看这是她的志愿表,就报了我们一个学校,专业是中国古代文学。而是否愿意专业服从一栏则选的否。”

    “这么好的成绩怎么会选择我们学校?”

    “我不也纳闷嘛,还特意去她就读的宜安中学找他们的教导主任问过。他得知沈语夕的志愿后也很惊讶,还说这位同学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看那教导主任的意思,沈语夕在宜安中学给老师们的印象并不怎么样。”

    “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那个教导主任不肯多说。”

    “那能联系上沈语夕本人吗?我们还是跟她确认一下看看。”

    “我问过了,教导主任说没有联系方式。”

    “怎么会没有,学校不都......”

    “自从成绩出来后,宜安中学就一直在与沈语夕联系。可是电话从来就没开机,估计她给学校留的联系电话就是假的。”

    “那家里呢?”

    “去过了,说一家人出去旅游了,现在也没回来。”

    “这是怎么说的,那主任,她这份志愿我们怎么处理?”

    “就按程序处理就好了。”

    “可是,万一......”

    “真要是有问题,那她本人也得负责,谁叫她一直联系不上呢。”

    “明白了,若真是她本人填的,市文科第一名的成绩就读我们学校,对学校来说也算是一件大事了吧。”

    “......”

    很快就到8月中旬,外出旅游的沈家人终于回了家。因为是晚上到家的,也就没多少人知道他们回来了。直到第二天半上午了,何思语和沈语夕一块出门去商场大家这才知道。

    “这不是何姐吗?你们一家消失了那么久,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张家妈妈啊,我们昨天晚上才回来的。”

    “我说何姐你可太不够意思了,大家同在这个小区里住了这么久,竟然一句都没透露过。”

    “这话是从哪说起?透露什么?”

    “还端着呢,你们家两个小孩分别是文理科第一名,这么好的成绩你竟然从来都没提过。”

    “张阿姨,这您可真怪不了我妈。我和阿文这次考试只是超常发挥而已,平时的成绩并不怎么好。”

    “那也太厉害了,你和你弟弟一超常就考了个市第一名。我家儿子也说超常发挥了呢,可也没考那么好呀。”

    “可能是运气吧。”

    “那你们这运气可真好。”

    “呵呵。”

    “你们不知道,成绩出来那几天,小区里每天都有好几家媒体的记者见人就访问,都是问你们家的事。你们倒好躲出去了,反倒是我们这些人被问来问去的,可真是......”

    “给大家添麻烦了。”

    “既然知道麻烦我们了,准备怎么补偿我们?你们这么晚才回来,什么时候办酒呢?到时候我可得好好吃一顿。”

    “我们不准备办酒,吃饭嘛......”

    “什么?不办酒?你们家两个孩子都考得这么好,怎么能不办酒呢?”

    “这不是省了麻烦嘛。”

    “别人家是恨不能将这些大喜事弄得人尽皆知,你们家总是这样反着来。”

    “你这是准备去哪呢?”

    “我家儿子的录取通知书收到了,我去给他买些东西。语夕你们姐弟俩报得哪个学校,收到通知书了吗?”

    “还没呢,可能要过几天吧。”

    “这都中旬了呢,马上就快开学了,怎么还没收到?”

    “是啊,小夕,张阿姨说的没错,要不你打电话去学校问问看?”

    “等从超市回来再打吧。”

    “......”

    原本去超市几分钟就能到的,今天沈家母女俩却花了半个多小时。一路上,凡是认识她们母女俩的人都要上前和她们聊上几句。

    不少人都像那个张阿姨一样,言语间充满了酸气,只有一两个人是真心恭喜他们的。

    沈语夕劝着自家妈妈别在意别人说的话,大家各过各的日子,没必要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或者是不相干的事影响自己的心情。

    何思语一开始确实有点不高兴,那些人总是拐弯抹角地说些酸话,就好像自家小夕和阿文考了市第一名碍了他们什么事一样。

    她很想跟他们说,有本事你们也让自家的孩子考个状元回来啊。那样的话,不就不用羡慕别人家了吗?总是说些有的没的,让人听了就不舒服。

    她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小夕说的对,干嘛要为了他们生气。大家平时就很少来往,以前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她又没什么事求着他们。

    原先是打算不办酒席的,不过他们说的也对。再嫌麻烦,至少学校里的老师、邻居们怎么也得请他们吃顿饭才是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