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5、终于知晓
    说做就做,从超市回来后何思语就与沈文清说了应该请吃饭的事。沈文清没意见,于是夫妻俩去请同住一幢楼的邻居。

    沈语夕姐弟俩则是负责请学校的几个领导,两人的任课老师,还请了和他们玩的比较好的同学,大家说好8月20号这天也就是明天中午十二点在宜安大酒店里吃饭。

    第二天沈家一家人很早就去了酒店安排,客人们陆续到了。饭桌上众人自然是先将姐弟俩好好夸了一顿,然后问了一下沈家的情况,沈家姐弟俩学习的方法等。

    姐弟俩向众人敬酒,觥筹交错间,一顿饭吃了快三个小时才散。经过解释后,学校领导们原先对姐弟俩的一点不满也消散了。

    8月21号这天上午终于有快递送到了沈家,大家打开来一看,发现只有沈思文一个人的录取通知书。

    “怎么只有阿文的,小夕的呢?”

    “对哦,小夕,你不是和阿文报的同一所学校吗?”

    “是啊。”

    “那怎么没有你的。”

    “可能是不同专业吧,所以我的还没到,再等几天看看好了。”

    “可是今天都21号了,再等几天都要开学了。”

    “小夕你快给学校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妈你别急嘛,也许明天就到了呢。”

    “可......”

    “姐,你真的是报的人大吗?”

    “我还能骗你们不成?”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阿文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怎么也是一件喜事,中午我来炒菜哈。”

    “......”

    沈语夕说完就进了厨房,除了沈念薇和沈子静还沉浸在喜悦中,沈文清、何思语、沈思文却都是一副恹恹的表情。

    三人都没说话,从表情就能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沈语夕刚才说的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三人都产生了怀疑,难道是......

    又过了三天,还是没有收到沈语夕的录取通知书。沈语夕见瞒不住了,这才说了实话。

    “呵呵,你们都什么表情,我确实没有报人大。”

    “那你报的什么学校?”

    “这学校真的很好,环境等......”

    不等沈语夕说完,其他三人一致阻止她顾左右而言他的话。

    “快说。”

    “呃,我报的是宜安学院。”

    “你说什么?”

    “小夕......”

    “姐......”

    “呵呵,你们听我说嘛。这宜安学院虽然名气不怎么大,可好在它......”

    以他们姐弟俩的成绩上人大肯定没问题,而且早前沈语夕一直说过会与沈思文报考同一所学校,所以大家都没想过要问下她填写高考志愿的事。

    就是三天前虽然有怀疑,那也只是存疑,还抱着侥幸。没想到从来不撒谎的人竟然在这种大事上也会撒谎,何思语气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夕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我...我...我.....”

    何思语说了三个我也不知道要说我干嘛,只好坐到沙发一边生闷气去了。沈文清倒是没有那么激动,很平静地说到:

    “小夕,你是为了我和你妈才这么做的吧。我和你妈妈从来没有想让要让你,还有阿文、小薇、小静也一样,我们不要你们报答什么。父母、子女之间不存在什么报答不报答,你这样可是心底里就没有将我们当成你的爸妈?”

    “爸,你说什么呢?在我心里我一直就把你们当作我的亲生父母,你这样说是不是想赶我走啊,我可不答应。

    你们别那么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嘛。我知道,我没有事先和你们说就改了志愿是我不对,可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这么做的。

    一个人念的大学好坏,说起来都只是一个文凭的问题,这个对于找工作有好处。可是我和阿文以后的日子又不用为了钱担心,所以是人大还是宜安学院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虽然不用为了钱担心,可人生在世总要有个目标或是有个梦想吧,不然这日子过得岂不是很无趣?

    你们都知道我从小就对文史感兴趣,宜安学院虽然名气不大,可它正好有设我想学的专业。”

    大家听到这,嘴上虽然没说,心里却默默在想,‘两个学校都有设这个专业,可是那能一样吗?’

    沈语夕似乎知道其他人在想什么,继续说道:“还有就是我不想离开爸妈,这么多年你们也知道啊,要是让我那么久都看不到爸妈和小薇、小静,我肯定会很难过。在这里,我想你们的时候随时就回来了。

    阿文你就不同了,你是个男孩子,以后要负的责任比我大得多,应该趁着年轻多去外面闯闯。不过你今年才十六岁就上大学,大学里的生活可比高中、初中自由多了。

    听说大学里的老师都不怎么管学生,我们又不在你身边,还真怕你到时候会抵制不了诱惑,学一些坏毛病回来。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敢......”

    “阿文不是那种人。”

    “我当然知道了,可是他还这么年轻,可以说人生才刚开始,谁能保证他以后的成长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以前是大家在一起,凡事有商有量的。可阿文这个性子,我们不在他身边,不管什么事,他只会报喜不报忧的,我......”

    “姐,现在是在说你的问题。”

    “我没问题了呀,总而言之就是三点。一我们不用担心钱,学历高低不重要。二我恋家,不想离开家那么远。还有就是我那么聪明,又爱惜自己,什么时候都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

    也许是见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又或许是真的相信沈语夕说的,不管她念的是什么学校都能让自己过得很好的话。

    总之就是第二天早上起来沈文清和何思语看见沈语夕后倒是没再说什么辜负他们的信任之类的,沈语夕暗暗松了口气。

    至于沈思文的沉默,沈语夕知道他心思一向很重,决定徐徐图之,反正离开学的日子还有几天。

    说是沈家夫妻将几个孩子养大,可至少沈语夕自从她五岁之后就再也没让二老操过心。甚至后面收养的三个孩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帮忙带着。

    她以自己是长女为由,在沈家的话语权有的时候比爸妈还大。大人的教导加上她自身的某些原因,让她早早成熟。

    情商、智商、德商都在线,这样的女孩子想不让人喜欢都难。

    她唯一让人揪心的就是一到月圆之夜就会做噩梦,直到她八岁那年从乡下搬到城里生活后,倒是很少做噩梦了。

    偶尔做噩梦的时候何思语就会亲自陪着她睡,哪怕她今年已经十八岁,马上就要上大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