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6、说服众人
    因为心里存着事,晚上几个大人包括沈语夕自己都没睡好。她虽然有点遗憾不能去自己心仪的学校念书,却并不后悔这么做。

    第二天早上起来,沈念薇和沈子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爸妈和哥哥都不开心的样子也不敢大声说话。

    沈念薇找了个空挡,问沈语夕发生什么事了。沈语夕没有告诉她实话,只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让她别担心。

    吃早饭的时候,沈语夕看着脸色还是像昨天一样很难看的沈思文,觉得有点无奈。

    “不到几天就要开学了,阿文你等下要不要去和同学们聚一聚?”

    “不用了。”

    “......”

    “去嘛,我们不是买了很多礼物吗?你去把那些礼物挑些出来给同学们,当作......”

    “我吃饱了。”

    “......”

    沈思文不等沈语夕说完,快速打断了她的话,收拾着自己的碗筷转身就进了厨房。

    “哎,我还没说完呢。还有,不是说要细嚼慢咽嘛,吃那么快小心噎着。”

    “哈哈,大姐,大哥是不是生你的气了啊?”

    “别胡说,大哥怎么会生大姐的气,生你的气还差不多。”

    “才不是呢,就是生大姐的气了。”

    “大哥为什么生大姐的气啊?”

    沈家最小的儿子沈子静柔柔地问道,每次他一说话,沈语夕就觉得自己骨头都要酥了。因为混血儿的特性,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沈子静和沈家其他人的区别。

    虽如此却并不影响他受众人喜爱,因为他长得非常漂亮。尤其是他说话的声音,又软又糯,非常好听。

    他的名字是沈语夕将他从医院抱回来的时候取的,沈文清觉得一个男孩子取名子静不好,要换一个。

    奈何其他人都很喜欢,他也就随众人去了。就连沈子静本人,虽然那时候还只是个婴儿。沈语夕抱着他念沈子静三个字时,婴儿直冲着她笑。

    “小静别听二姐胡说,大哥没有生大姐的气,他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而已。”

    “哦。”

    “也就你那么好骗。”

    “沈念薇,再敢胡说,小心我将你的糗事告诉你那帮小伙伴。”

    “啊,不要,大姐,我错了。”

    “知道就好。”

    “....”

    沈文清和何思语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这会才笑出了声。也多亏了沈念薇,家里的气氛总算没有那么压抑。

    沈家其他人都是又文静又斯文的性格,除了沈念薇。沈念薇四岁那年刚到沈家的时候也是文文静静的,非常的乖巧。

    后来见爸妈和哥哥、姐姐都对自己很好,而且确认他们永远都不会再把自己送回孤儿院后,开始恢复了她的本性。

    变得活泼好动、古灵精怪,最好打抱不平,非要学人家男孩子讲什么兄弟道义。

    打起架来非常的彪悍,不把对方打趴下不肯罢休。为此女孩子缘没有,倒是与她们班上的男孩子们打成一片。

    她最怕的事就是让人知道自己的糗事,从而损毁了她在别人心中的光辉形象。

    吃完饭又休息了会,沈文清夫妻去那些相熟的人家走动去了。沈语夕决定和沈思文好好谈谈,遂打发走两个小的,来到他的房间。

    得到他的同意,沈语夕才推开房门进去。沈思文正坐在电脑前发呆,知道她进来也没有回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文,你还在生我的气啊?我知道你会生气,可你这气都生了这么久了,也该消了吧。”

    “......”

    “阿文,你说句话嘛。你再不说话,我要着急了。我一着急就得生病,我一生病.......”

    “我没有生你的气,就是觉得自己作为长子,却什么也没为家里做过。反而是你,一次又一次,为家里牺牲的太多了。”

    “什么牺牲不牺牲的,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再说你为家里做的还少吗?就连我们现在住的这所房子都是你找的呢,还有......”

    “姐,要不我也不去了吧。”

    “胡说什么呢?”

    “我......”

    “你什么你,再敢胡说,小心我打你。”

    “你打的过我吗?”

    “我打......你敢还手吗?”

    “不敢。”

    “这还差不多,阿文你......”

    “放心吧姐,其实我已经想通了。家里只要有你在我根本不用担心,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不过先得说好了,等我大学毕业了,家里的事得我说了算。”

    “行,到了那时候你不想管都得管。”

    “嗯。”

    “那既然你想通了,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吗?”

    “知道。”

    “去吧,早点回来。”

    “......”

    时光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九月一号新生开学的日子。沈念薇念小学六年级了,沈子静今年也要上幼儿园。

    沈文清和何思语分别带着这两人去了学校报道,沈语夕和沈思文则是昨天下午就坐上了去往首都的火车。

    沈思文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一个人离家这么远。尽管有沈语夕送他去,何思语还是很不放心。她不想哭哭啼啼地看着大儿子走,强忍着不舍只将他们送出家门口就没送了。

    沈家众人之所以没有收到沈语夕的录取通知书,是因为她此前与学校说过不要给她寄。她一定会去学校报到。

    又在旅游回来的那天与学校去过电话,说自己临时有点事,可能要迟几天才能去报道。至于要迟几天倒是没有说具体,因为她自己也不确定要在首都呆几天。

    宜安学院招生办廖主任接到她的电话,听说她只是要晚几天到学校报到,原本一直忐忑的心终于踏实了。

    这些天他就怕接到电话说是志愿填错,如今终于证实了确实是她本人填写的,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从宜安市到首都,坐高铁都需要六个多小时,更何况他们买的是普通列车的车票。沈文清夫妻俩觉得时间太久,怕他们坐车太累想让他们坐飞机去。

    沈语夕没同意,她觉得两人都是年轻人,二十二个小时而已累不着哪里去。

    火车上的人很多,整节车厢里大多数都是去往国各地上学的学子和送孩子上学的家长。有些人没有买到座位票,就只能一路站着。

    沈语夕和沈思文的票是有座的,看着那些家长们站着很是辛苦,两人就每隔一会起身与那些没有座位票的人换着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