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7、入学途中
    沈思文看着自家姐姐一点也不介意那些卖小吃的乘务员对她呼来喝去,原本干净、漂亮的衣服很快就被蹭的脏兮兮的,而是认真地听着别人聊天。

    到得这会好像更加明白了她坚持要坐普通列车的原因,‘大姐是不是想让自己知道,相比起很多人来,他们其实是很幸福的,要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呢?’

    他能确定即使进了大学,也不会就此让自己颓废了。只是不明白大姐明明只比自己大两岁,两人几乎是天天在一起,为什么她就是比自己知道的东西要多,也更加懂得人情世故。

    闹哄哄的车厢,到了午夜时分,因为大部分人都以各种姿势睡着从而安静了很多。

    广播突然响起,说火车前方即将到站,请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快要到站的旅客开始收拾行李,车厢里又热闹了起来。

    火车到站后,上下车的旅客都很急。上车的旅客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拖个箱子或者拎着包,人多又天热,等他们找到各自的座位坐下时,身上都汗湿了。

    沈家姐弟对面的座位,原先是一男一女坐着在睡觉,现在却换成了一对母女。两人带了不少行李,可行李架上早就满了,她们的行李没地方放,只好塞在座位旁边。

    “不好意思,我这箱子有没有压着你们俩的脚?实在是没地方放了。”

    “没事,就这样放着吧。”

    “谢谢了,你们也是学生吧。”

    “是的。”

    “哦,你们要去哪?我们去首都,我女儿考上了人大。”

    “我们也是去首都的人大报到。”

    “是嘛,那我们还挺有缘的,那你们选的什么专业呢?”

    “我弟弟选的是......”

    “你们是姐弟啊?我还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

    “不是,您误会了。”

    “嗯,就你们姐弟俩吗?你家大人没来送你们吗?”

    “没有,就我们俩。”

    “那你们还挺独立的哈,我家这闺女就不行了,说什么都要让我送。”

    “妈,不认识的人面前说那么多干嘛。”

    “......”

    年轻女儿一句话就将天给聊死了,年长母亲拍了她女儿一下。

    “你怎么说话的?姑娘你别跟她一般计较。”

    “没事,是我说的太多了。”

    “怎么会?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说话温温柔柔的又有礼貌。不像我家的这个,成天没个正形,真担心她将来会嫁不出去。”

    “妈......”

    “叫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身上穿的这是什么鬼东西?好好的裙子不穿,非要穿这么一条破牛仔裤。”

    “这叫时尚、流行,OK?”

    “是、是、是,你这时尚妈是欣赏不来。”

    “......”

    接下来的旅途,因为和母女俩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无聊了。做妈妈的,虽然嘴里一直在损自己的女儿,从她们的对话中却不难听出妈妈很爱她。

    妈妈想让女儿学管理,女儿却选择了计算机,说是她很爱玩游戏。可惜的是沈家姐弟俩都不怎么玩,和她没有共同的兴趣。

    一路聊下来,彼此都熟悉了些。下火车的时候,沈思文帮着母女俩提行李,年长母亲连连道谢。

    这会已经是九月一号下午快四点了,四人一起坐上了人大派来迎接新生的汽车,到学校的时候因为堵车用了将近三个小时。

    虽然这会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校园里还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因为沈思文和叫余雨的年轻女儿不是同一个专业,到了学校后四人就分开了。

    沈思文的入学手续在学长们的帮助下很快就办好了,其中一个叫林莱的男生亲自带着姐弟俩去往学生宿舍。

    宿舍是那种四人住的公寓,除了沈思文外,其他三人都是上午就到了。

    “沈思文同学,这间便是你的宿舍了。我还要去接待其他同学,就不进去了。”

    “好的,谢谢林学长。”

    “不用客气。”

    “......”

    认完宿舍从学校处理,姐弟俩先给沈语夕办好了酒店的入住手续才去吃了点东西,之后来到一个大型的超市买生活用品。

    沈语夕一边从货架上拿着东西一边嘱咐道:“阿文,我看你的那几位室友都挺好的,你和他们要一起住上四年呢。

    现在可不像读高中和初中的时候是在家里住,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别人不理不睬的,要好好与人相处知道吗?”

    “姐你不是常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吗?怎么才和他们见了一面就知道他们很好呢?”

    “......”

    沈语夕看着不等自己说话就推着购物车往前走了的沈思文,一直提着的心这会倒是觉得可以放下来一点了。

    ‘没想到阿文竟然会和自己开玩笑了呢,说明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是不错的吧。’

    这么想着,沈语夕忙快走几步追上他,看他从货架上拿下一瓶在家常用的那种沐浴露在那看生产日期,就知道在家的时候虽然他很少买东西,但哪些该注意的细节他却知道。这下她就更加放心了,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又叮嘱了几句。

    “大学课程没有那么紧张,你多去参加点社团的活动什么的,别总是呆在宿舍不出门。要是同学、室友们有个什么事需要你帮忙的,你能帮的一定要帮人家,知道吗?”

    “......”

    “还有......”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薇,你怎么这么啰嗦了。”

    “臭小子,敢说我啰嗦,当心我......”

    “东西都差不多了吧,去结账了。”

    “......”

    沈语夕在首都呆了五天才回家,沈思文恋恋不舍地将她送上了火车,一直等到她乘坐的火车不见影子了才返回学校。

    来的时候虽然沈思文话很少,但好歹会时不时与她说上几句,不觉得有多无聊。这会她自己一个人坐车,周围人又一个都不认识。又不好大咧咧地随便拉着别人说话,于是她从包里拿出本翻得已经有些旧的书看了起来。

    她自己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旁边和她同一排座位的人看了看她手里拿着的书的名字,心里诧异不已。

    ‘这个年代的人,还有人看资治通鉴,实在是奇怪。’

    沈语夕看了有一会的书,觉得自己脖子有点酸。遂将书给合上,活动活动脖子。正好右时针旋转的时候,视线与自己同排坐着的人对上。两人都愣了一下,随即各自转开。

    沈语夕看人一向不怎么注重外表,所以男生此时给她的印象并不怎么深刻。只知道是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比起沈思文的生人勿近来,他的脸上倒是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