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9、流言在传
    “臭丫头,敢嫌弃你妈我做的早餐,有本事你自己试试,我看你到时候还有什么话好说。”

    “呵呵,妈,我哪敢嫌弃您啊,只是......”

    “你少来,大姐这几天不在,我的耳朵都要被你吵聋了。”

    “妈,大姐一回来你就告我的状。”

    “......”

    要说沈念薇最怕的人不是爸妈,也不是哥哥沈思文,而是大姐沈语夕,明明人家从来没有骂过她也没有打过她。

    要是可以选,沈念薇宁愿大姐打自己两下或者骂自己两句。因为她每次犯错的时候,沈语夕只会罚她背书、写字。要是不背、不写还不行,否则就不给她做好吃的。

    她也曾很有骨气的说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在沈语夕又一次罚她写三遍三字经的时候,扬着头很高傲地说她就不写。

    对于沈念薇的反抗,沈语夕没说什么,当天晚上就做了满满一桌子都是她最喜欢吃的菜。看着其他几人吃的那么欢乐,沈念薇只能乖乖认命。

    自那之后她在沈语夕面前就再也没抗争赢过,谁叫她打也打不过,抢又抢不赢,而作为一个吃货又抗拒不了沈语夕做的菜呢。

    吃完早餐,沈语夕送沈子静去幼儿园,沈念薇也一同出了门。沈念薇背着个书包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和来往的行人偶有碰撞。沈子静则是非常乖巧地,任由沈语夕牵着他。

    “小静,这几天在幼儿园好玩吗?有没有小朋友欺负你?”

    “嗯,挺好玩的。有几个小朋友几乎每天都会哭,我都没有。”

    “呀,我们小静这么棒呢。”

    “对啊,小静最棒了嘛。”

    “......”

    沈念薇碰到了几个同班同学,几人相约一块走,遂回头冲着沈语夕喊了一声:“大姐,我和同学先走了哈。”

    “嗯,路上小心点,看着点车。”

    “知道了。”

    “......”

    沈语夕看着沈念薇与她几个同学勾肩搭背的,忍了忍才什么也没说,随他们去。到了沈子静所念的幼儿园门口时,有几个老师正站在那迎接各家的小朋友们。

    其中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身上穿着一条小碎花蓝色连衣裙的老师看见沈家姐弟,非常热情的和沈子静打着招呼。

    “嗨,沈子静同学早上好。”

    “王老师好,大姐,这位是我们小二班的王老师。”

    “你是子静的姐姐啊?”

    “是,我是他的大姐,王老师好。”

    “你好,姐姐长得真漂亮。”

    “谢谢!”

    “......”

    沈子静被他的老师接了进去,沈语夕拿出手机给何思语打了个电话,说她就不回家了,直接去学校报道。

    何思语叮嘱了一番,让她好好跟学校的老师们解释一下迟到几天才去报到的事,免得老师们对她印象不好。

    沈语夕说知道怎么做,让妈妈别担心。挂了电话,在公交站台等了十几分钟,去往学校的公交车才来。

    坐上车的沈语夕甚是悠闲,却不知道学校里因为她晚了几天报到,已经有些关于她的流言在传了。

    首先是第一次班开会,班主任让班上的三十五个学生一一作了自我介绍。之后让大家自行竞选班干部,却又说班长人选已经有了,人要过几天才会来,让大家先选其他干部。

    班主任此举自然是让大家好奇这个内定的班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好的、坏的都有人说。

    只是过了好几天了也没见到人,又要忙着军训,大家对她的好奇因见不到人反而淡了些。

    而此时,学校一号食堂里,三个女孩子刚参加完早上的军训。正在一边叫苦,一边吃早餐,一边还在八卦。

    或者不能说三个,因为八卦的只是其中的两个人,另一个一直都没说话。

    “你说今天都已经七号了也没见她来报到,学校竟然还将我们宿舍的那张床位给她留着。只说她叫沈语夕,也不说清楚究竟是什么人。”

    “是啊,听说这个新建的学生公寓根本就住不下今年的新生,有些人都住到高年级的学生宿舍那里去了。学校能专门给她安排一个床位留着,应该是有点来头吧。”

    “......”

    先说话的女孩子叫吴家凤,回答她的叫钟春柳,两人都不知道沈语夕是什么人。吴家凤想了想还是问了句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女孩:“薇娜,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啊?”

    叫薇娜的女孩子姓纪,和她的名字很好听一样,人长得也甚是漂亮,开学没两天就成了大家讨论最多的人物了。

    据说她刚来学校报到那会,一进校门立马收获了不少人的目光,特别是男生。负责接引新生的师兄们一边问着她的名字、电话,一边抢着帮她办理入校手续,差点没打起来。

    奈何纪同学自小就是在别人的赞美声中长大的,师兄们的热情根本就打动不了她。而她之所以那么快就被众人所知晓,一来和她长得漂亮有关。二来就是她的说话语气、行事作风了,属于百无禁忌的那种。

    开学才几天功夫,她们班上的同学、学校里对她无限热情的男生都被她挑过毛病。说话直接又毒舌,一点也不懂得婉转一下。为此得罪了不少人,都说她白长了一张漂亮脸蛋。

    钟春柳和吴家凤作为她的室友,平时也是和她尽量保持距离。不过再怎么保持距离,毕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总的来说,关系还算过得去,但也只是表面过得去而已。

    纪薇娜自己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依旧我行我素。军训是四号开始的,她这几天每天关注的事只有她的脸有没有晒黑或者晒伤。

    尽管每次去操场参加军训前就已经涂了一层厚厚的防晒霜,而且一天下来最少得晕倒个三四次,每次一晕倒至少得休息半小时。

    教官也知道她是故意的,奈何学校领导因她的事特意打过招呼,教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钟、吴两人因是外省的,对沈语夕的事一无所知,纪薇娜作为宜安市的本地人,却知道一点。而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爸纪展鹏看新闻采访,正好在说市文理科状元出自一家的事。

    纪展鹏对着自己的女儿说,你看看那个叫沈语夕的。人家比你还小半岁,却是市高考状元。你倒好,连个三本都没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