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摘手屠神 > 第一章 少年废材
    刺眼的阳光强行撕开那似乎早已因为过渡锻炼导致疲倦而几乎粘连在一起的眼皮,林夕挣扎着从床上直起身子,床是用

    几块四方的石头拼成,天然的风吹雨打磨去了棱角,再加上人工的蛮力修整齐平,再往上面铺了点干燥的杂草,最后盖上一张兽皮,寒碜是寒碜了点,但话说回来,这姑且也算是个窝吧。

    ”唉,你可总算是醒了,你可是昏睡了两天两夜了“,随着吱呀的开门声,从外面走进来一位约莫有六十来岁的老者,老者一如往常的叼着管旱烟,如老树皮一般干巴巴的脸庞,两鬓斑白,双目却格外囧囧有神。少年并不接话,或者说只是因为浑身都几乎快散架的原因,疼痛的不能言语,那间歇性发出的强忍着的刺耳咬牙声似乎可以证明如此。老者见状只是摇头长叹一声,便也不再言语。只是这样一来,气氛却显得安静的有点诡异,只有窗外那几只好热闹的小鸟时不时的叽喳几声,见这一老一少还是低着头,毫不搭理,便也自觉无趣的飞走了。

    老者姓林,是这山下一个普普通通的猎户,具体叫什么也无人知道,只是旁人习惯性的叫一声林老头,老者自然也坦然接受了,至于旁人问起名时,反而推搡着说还是叫林老头亲切,久而久之,名自然也无人在意了。十年前,林老头又一次进山打猎,那天天气倒是挺好,挺适合打猎的,但林老头却是一无所获,只是在回来的路上将尚在襁褓之中的林夕捡了回来,这一养就是十五年,一把屎一把尿的,虽然日子清苦了些,索性还是熬过来了。可是二者年龄相差太大,随着林夕的渐渐长大,这称呼的问题就来了。按说以他们两这情况,以爷孙相称倒也没啥,只是林老头这厮倔得很,只说自己打了一辈子光棍,膝下连儿子都没有,又哪来的孙子?若是以父子相称的话,林老头又恐落人以老牛吃了嫩草的嫌疑,难保别人不会妄自议论这八成是林老头在哪风流带来的私生子。好在好在时间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再难的问题总会伴随着时间的变迁迎刃而解,更何况林老头这问题姑且也只是等同于比鸡毛蒜皮的小问题,在小林夕咿呀学语中,本着完整的拿来主义,将旁人这林老头的称呼一并学到了。

    虽是性格使然,也许到底是少年心性,良久,总算还是少年先抬头打破了这沉静

    ”林老头,现在什么时辰?“

    ”午时刚过“

    刚说完,眼见林夕似有下床的意思,林老头激动的不由身子一挺,

    ”我要跟你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修行之路,危险重重,既然注定你无法修行,为什么你就不能认命?不能修行,过着寻常人的生活,未必不是一种幸运“

    “我不甘,为什么别人可以,一定是我努力的不够,只要我加倍努力,也许也许“

    ”没有也许你天生的废灵根,再努力也不会有奇迹!“林老头打断道,

    ”废灵根废灵根“听到这三个字林夕立马怔住了,仿佛老僧入定一般陷入沉默,只是那充血到鲜红的双眼里,透露着内心的极度不甘。武者修炼一道,一步一天堑,单单是修行中入门的锻体之境就可分一重至九重分别对应炼皮、炼血、炼骨、炼髓以及炼肾脏、炼肺、炼脾脏、炼肝、炼心脏九个阶段,且每个阶段又分为小成、大成及圆满三个小阶段。修行中跨过的每一道坎诚然会带来实力的暴涨,可武者所需要付出的努力也极大,而且这期间有最重要的一环便是灵根,这天地万物中灵气靠的是武者身上所具有的灵根引导入体,然后利用灵气千锤百炼的锻造武者的肉身,灵根的好坏直接决定了引导灵气的数量,已灵根的品级而论可以分为一品到九品,相传九品灵根之上还有传说中的神级灵根,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林老头断言在拥有废灵根的林夕身上不会有奇迹。废灵根无法主动的引导灵气锻体,修行原本就是个笑话!心中虽然也认定这个事实,可是把这话说出来之后,林老头也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深深的刺痛着少年的内心,当即也是缓和了点自己的语气

    “孩子,你今年也十五岁了,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倒不如咱合计合计多捕猎点野兽,就着毛皮、肉干多换点金币,回头再过几年给你讨上一房媳妇,多生几个胖小子,那日子也是逍遥的很啊,听我的,准没错”

    说完林老头猛吸了一口旱烟,眉角也舒展开来了,似乎脑子里已经描绘好那个画面了。只是少年仍是倔强的下了床,带这蹒跚的步伐往后山木桩走去。说是木桩其实只是后山的一棵百年铁树,铁树纹理致密,极为坚固,最适合用来当木桩使,树旁山涧中兼有一汪清泉,再合适不过修炼场了。林夕先活动活动筋骨,待身体隐隐有些发热便开始运劲开始锻体,炼体一重炼皮,既然无法引导灵气辅助,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了,先破后立,分别以掌、手、脚反复击打木桩不断磨练对应区域皮肤,再辅以沙石搓磨身皮肤,炼去皮肤表面死皮,如此日复一日刺激长出的新皮会更加坚韧耐打,炼皮小成、大成以及圆满这三个阶段运转发力分别会显出古铜色、银色以及金色。只是林夕从六岁修行到现在,每天天还未亮便早早起来直至日落西山方归,但是由于没有灵气辅助,总是事倍功半,到现在修炼思念也堪堪只是到了炼皮小成的铜体而已,修为勉强算是炼体一重中期。非但如此,近来这几月尽管训练加倍,以至于自己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把自己累倒,但是却似乎再无进展。林夕深知自己这锻炼方法已经没有效果了,因为这种原始方法在锻炼表层皮肤时尚有些许作用,但是自己炼皮小成之后,这个最原始的方法无法再深入内层。想到这,内心不由有些苦恼,只是手脚却未曾停下

    ”啪啪啪啪啪啪砰砰砰砰砰砰“

    林夕不知疲倦的朝木桩招呼着,直至最后一丝力气用完天已经黑了,本想休息一会再继续,可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作响,这才想起似乎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

    ”罢了,今天就到这吧,林老头也该做好晚饭了,先吃点东西祭祭我的五脏庙“

    兴许是真的饿的够呛,想起马上就有吃的,回去的路上,脚步竟不由得轻便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