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摘手屠神 > 第三章 无名山洞
    话说,林夕跟小胖眼见到嘴的野兔就要跑了,双双加速飞奔追赶,一来是这野兔负伤倒也跑的不快,只是这山林中的灌木从甚是杂乱,加上荆棘满布,虽然尚未被拉开距离,可这一时半会却是不好追上。随着追逐时间一长,林夕倒是还好,但是小胖明显感觉后继无力了,早已气喘不已,一颗心扑通扑通的怕是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小胖,你现在这休息等我,待我追到这野兔再回头寻你。”

    “好好我得亲娘啊,我肺都要炸了,夕哥,你快去快回。”小胖本就快坚持不住了,听闻林夕之言,如获大赦,停下来低头缓了缓气便一屁股坐地上,随即往后一躺不管不顾了。

    约莫有过了半柱香时间,林夕边追着兔子边回头看了一下身后小胖的方向,方才记起已经跑出很远了,虽是年少执拗的性格想要继续追赶,但是内心还是担心小胖的安。毕竟小胖可不像自己,自己早些年就一直跟着林老头进山打猎,偶尔也一人单干过,这要是天一黑,以小胖的胆子加上这深山密林中又难以辨别方向,怕是要吓个半死。一念只此,林夕随即止住身形,准备回头。可谁曾想这头林夕刚停下那边猎物也是到了强弩之末,一个酿跄倒地,余速竟还顺着路面的腐叶滑出半米开外。林夕一看,也乐得一笑,眼见这猎物离自己也就十来米开外,随即快步走过去。此处地面腐叶成堆,那腐烂的味道也是有些刺鼻,刚要走到猎物近前,忽然感觉脚下一浮,两脚顿时踩空。这突如其来的,林夕来不及反应,双手胡乱的往身旁抓着,只是周围只有虚浮的杂草树叶,完没有可以借力之处,心中无奈,只有听天由命了。耳边传来因为下落速度过快带来的呼呼响声,心想这掉落之处似乎还深得很,心中一叹,这下完了,估摸着非摔个粉身碎骨不成。

    约莫过了半刻,终于是到底了,可是预料中的疼痛感却没有来,反倒是背部着地的时候一片柔软,着地点居然因经年累月铺满了一层枝叶,枝叶足足铺有两米多高,当下庆幸自己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抬头往自己掉落处一看,方才明白原来这野兔最后倒下的地方原来就在这洞穴上空的口子上空。原本调零的落叶总是从口子落在这山洞底部,只是因为断枝和一些藤状植物正好盖住了洞口,再加上年复一年的落叶积累在断枝上,正好封住了这个洞口。只是这厚度禁得住野兔的体重,却禁不住自己的踩踏,是以自己会失足落下。林夕四下打量这山洞,发现这是一个天然的溶洞,一个个像是竹笋一般的石头从岩壁探出,只是尖端之锋利让人看得不禁一寒。往前走的数十步,发现一块块石阶沿着弯弯曲曲的溶洞整齐的排布起来,林夕心中奇怪

    “难道这里面这还有人居住吗?看着石阶这么整齐,决计不可能是天然形成,不管了,反正左右也是出不去,不如看个究竟”。

    林夕心中仔细数着“一二三九十七一百六十二六百五十四”越数心中越是惊讶,内心嘀咕这溶洞到底是有多大,而且林夕走过相邻两个石阶之后虽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数百个石阶之后,林夕清楚的感觉到似乎一步步在往下走,这种感觉虽然细微,但是林夕确定绝对没错。

    “这莫不是直接通往十八层地狱吧!“听林老头说,恶人死之后会被打下十八层地狱,可自己可什么恶事都没做啊,难道自己已经想到这后背一阵发凉,急忙拎起巴掌往脸上一扇

    ”哎哟,好疼“这情急之下的一巴掌可是不轻啊,只是这实实在在的疼痛也提醒了林夕,自己还或者,而且这也绝对不是梦,于是壮着胆子,一步一步的接着往前走,待到刚好数到一千的时候到了尽头。只见尽头之后是一个诺大的池子,池子的正中心有一石亭,岸边有直通石亭的浮桥,这浮桥正好将池子一分为二。只是奇怪的是池中的水以浮桥为界一面是如白色乳状,一面却是黑色油状,如此泾渭分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了这么多年,老天终究还是没有辜负我”

    “谁?谁在那?”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林夕一跳,只见池中心石亭的桌上缓缓升起一银色光球,光球内隐隐有一模模糊糊的老者身形。

    “你你你是人是鬼”林夕虽心中讶异,这深山老林中不知名的溶洞怎么会有个老者在这,而且还是以这种奇怪的形态飘在光球内。

    “人?鬼?”老者闻言不禁内心生出凄凉之感,自己肉身被毁,灵魂也遭受重创,只得躲在这不见天日的溶洞中,寸步不得移动,万幸在灵魂即将湮灭之时终于等到了个人,只要那人稍有天赋再传以自己的绝世功法,假以时日,复仇定是有望,林夕一句是人是鬼倒真是戳中了自己的痛处。

    “哼是人是鬼你说老夫是人是鬼,老夫就是这山中的山魁,专等猎物上门,然后一口吞食”

    “咦?老爷爷,那这么说你也是打猎的,我家就我跟林老头两个人,一直靠打猎为生”

    “你你这小娃娃莫不是个傻子”

    “不对!老爷爷你怎么骂人啊”

    “罢了罢了!小娃娃,你且过来,让我仔细瞧瞧,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林夕听罢,踩上浮桥往石亭走过去,刚步入石亭,光球中老者虚指一点,便见一道白光激射而出,没入自己的眉心不见了,其中老者紧闭双眼不再言语,只是一直摇头叹气。良久,白光收回,老者睁开双眼,脸上充满了失望的神色。

    “小娃娃,你也当真是个极品,天生的废灵根,这灵魂力也残缺不,老夫生平所见,你也算是个奇葩了,真的是差的不能再差了”此时,老者心中当真是万般不是滋味,沉默良久这才回过神来,也许这就是天意,这就是自己的宿命。随即对着林夕道

    ”小娃娃,从哪来回哪去吧!“

    ”老爷爷,灵魂你方才说我什么灵魂残缺“林夕被这老者这一顿话语说的莫名其妙。

    ”等等“老者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身形随着光球再次靠近了几步,这次可几乎是要贴着林夕的脸庞了,剑指竟是直接探入了林夕的眉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