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摘手屠神 > 第十六章 善良姐弟
    话说林夕突破至炼体五重之后,察觉生死灵根炼肾脏收效甚微,多次尝试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感觉随着一次次灵气冲刷,效用还在成倍递减,心生疑惑之际眼见天亮了便暂且不管,起身准备进城。只是待得进城之时被城门护卫拦住,到底是一座诺大的城池,连寻常守卫中都有炼体四重的修为,一问一下才知道进城需要缴纳一枚下品灵晶。对于灵晶,林夕确有了解,灵晶乃是天地灵气的精华在特定环境下经年累月凝聚而成的晶石,灵晶中所含的灵气其精纯程度往往是普通天地灵气的数倍乃至数百倍,而这区分的程度却是要看灵晶的品级,灵晶按品级从优到劣可分为极品灵晶、上品灵晶、中品灵晶以及下品灵晶,相邻两个品级之间以百倍的比例兑换,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下,毕竟高品级的灵晶因其稀少往往有价无市,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是了解归了解,枫林镇本就是个穷乡僻壤之地,寻常武者都是少见,林夕又哪来的灵晶。

    “没有灵晶吗?没有灵晶,银子也行,一千两银子可换一枚下品灵晶。”这守卫见林夕呆住不动,也是会意。

    林夕听闻一惊,自己身也只带得百来两银子,如何出的起这一千两银子,想起来时的豪气万丈,现在却是连黑水城的门都进不了,不禁也是耳边一红,当真是臊得慌。可是内心细想也是不对,林老头之前来过,也是从未提起过这入城的门票之事。林夕虽小,可这人情世故倒是看得透彻,内心合计八成是眼见狩猎大赛报名在即,这黑水城的护卫眼见有利可图,便是私自收起了门票,内心打定主意,林夕正了正身子上前说道

    “这黑水城我来过好几次了,从来都没听过什么入城要交一枚下品灵晶的规矩。”

    “小子,我看你是想闹事啊,以前没有是以前,最近才有的规矩,你不缴纳灵晶便从哪来回哪去,再要啰嗦半句,治你个城门滋事之罪,免不了你还得挨顿罚”听林夕之言,护卫恶狠狠的道。

    “可有城主府发布明令檄文?”林夕并不退却。

    这一护卫听言心中也是一惊,本想着看这毛头小子一身行头,八成是哪个穷山沟来的乡巴佬,没成想对这城主府的法令制度居然还知晓一二。眼见林夕身后的众人也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护卫也深知这灵晶收的是见不了光的,一边担心将事情闹大,一边又不甘被这毛头小子唬住丢了颜面,心生一计,随即跟个没事人一样向旁边另外两个护卫打了打颜色,然后乐呵呵的对林夕笑道

    “檄文嘛,当然有,你们两个带这小兄弟去查阅一下檄文,后面要进城的跟上,每人一枚下品晶石。”

    这边林夕并不觉有异,抬步刚要跟着那两个护卫去查阅檄文,没成想后方传来一声喊叫声;

    “慢着!“走来一对十六七岁的少年姐弟俩,二人皆有炼体五重的修为,少年的身穿一身白袍,只是脸呈现病态般的苍白;这少女身穿一袭碧绿色的纱裙,温婉动人。开口的正是其中的少年,只见这少年快步上前往护卫手中塞了三枚下品灵晶,然后向林夕走来。这边护卫眼见灵晶到手,也乐得作罢,不再理会林夕。

    ”这位兄弟方不方便同行?“这少年上前对着林夕道。林夕微微点头,而后三人同行,约莫过了有百步,林夕止住脚步道

    ”方才真是谢谢你的灵晶了,要不然我还真没法进得了城“

    ”区区小事,只是兄弟你是第一次出门在外吧“

    ”你如何得知?“

    ”刚才那护卫明显是诓你说是去看檄文,只要你一去,怕是少不了要教训你一番了“白袍少年笑道。

    此时的林夕这才回过头来,心中随想以自己现在得修为对上那两个护卫倒是不畏惧,可难免会引来更大的麻烦,心中既已明了这白袍少年是既出了灵晶,又为自己避免了一段灾祸,不胜感激,随即重新恭恭敬敬的道了声谢。

    ”好了,好了,不用了,你才一会时间你便谢了我两次了。我叫兰凯,这是我姐姐兰心“

    ”林夕,双木林,夕阳的夕“林夕答道。

    “林兄可也是来准备参加这一次的狩猎大赛的?”兰凯便自来熟的问林夕。

    “嗯”

    “那真是太好了,听说这一次的奖励特别丰富。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有进入流云宗内门的名额,流云宗啊,我可是期盼很久了。“

    随着一路的交谈,林夕与兰家姐弟二人也是开始熟络起来。转眼间来到一家酒楼,酒楼倒是没有进城的门票那么昂贵,但是最差的房间也要20两银子一个晚上,兰凯又是豪气的买了单要了三间邻近的上房,这三间房一个晚上又是三百两银子,三人各自回房休息。只是刚回房一会,却是听见兰凯房中传来兰心急切的呼喊声

    ”阿凯!阿凯!你怎么样,你可别吓姐姐啊。“

    林夕听闻急忙出门冲进兰凯的房间,却是见到此时的兰凯疼的在地上满地打滚,林夕随即上前帮忙制住兰凯,转过头询问兰心

    “兰心姐,兰凯哥这是怎么了?”

    “阿凯修炼早年便是留下暗伤,这几年隔三差五就会复发,只是最近来得更为频繁,我们也是听说这次有机会进入流云宗内门,便陪着阿凯来试试,想着宗门之中资源丰富再加上不乏有见多识广者,只要进入流云宗内门,便可以让阿凯得到医治”说完,兰心早已哭得泣不成声了,这般梨花带雨的的姿态倒真是惹人怜惜。

    “暗伤?”林夕自言自语道,武者修行过程中若有暗伤长年积累,不尽快处理的话,轻者毁去一身修为,重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林夕一边开导着兰心,一边帮忙制住兰凯。兰凯约莫嚎叫半刻钟以后开始渐渐停歇,想来是疼痛感也开始褪去了,见状,林夕和兰心一起将兰凯扶上床。此时的兰凯,浑身大汗淋漓,慢慢的恢复了常态。眼见二人关切的神情,兰凯冲林夕笑了笑,然后安慰自己姐姐道

    “姐,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反正是老毛病,死不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