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摘手屠神 > 第三十一章 赠送魔晶
    解决完这两只八阶魔兽,林夕三人魔兽便是再度冲入人群之中帮忙,顷刻之间,便是快速的收割着其它的魔兽。有了林夕的加入,众人也是看到胜利的希望,要知道林夕刚刚做到的事众人可是有目共睹的,要知道,那可是八阶魔兽啊!

    在见识了林夕之前斩杀两只八阶魔兽的场景之后,士气大增的众人便也开始向着林夕靠齐,愈战愈勇,很快便是将这浩浩荡荡的魔兽大军杀的一干二净,然后冲出了雾气的包围区。

    “不不!!!本女王不甘心”

    眼见得大势已去,魅影血狐亦是开始有些慌乱,很快便被老者抓住了破绽,而后一击斩杀。

    “你这老头,时间倒是拿捏的准,到似不吃一点力气亏一般”林夕眼见自己这边战况前脚刚一结束,后脚老者那边也相继结束战斗,也不由打趣道。

    只是这话被刚刚斩杀血狐飞身赶来的老者听见,差点是摔个酿跄。

    “小家伙干的不错!”老者正了正神色说道。

    “呵呵只是前辈你那好像不咋的啊”林夕打趣道,内心暗忖,以当时那种情况,若非自己最后突破,生死还是两说呢。

    “额呵呵这个嘛,这血狐的强大之处确实超乎意料,老夫一时半会还真奈何不了他,幸亏小友你少年英雄,吉人自有天相,否则老夫可就罪过大了”

    “前辈,你可是有点不厚道啊!“

    ”嗯?“听林夕所言,老者本有些疑问,但眼见林夕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魔晶,随即会意,干咳了几声,这才下定了决心将魔晶递给林夕。

    “这是那魅影血狐的魔晶,老夫将它赠与小友,权当是小友辛苦一场的报酬吧!”

    “这个小子怎么好意思呢!”林夕嘴上作势推辞,只是身体却很诚实的立马接下了,似乎是极怕老者反悔似得。

    “这个可是差一步就进入灵境的魔兽啊,这魔晶一定价值不菲!”想到这,林夕这下品灵晶用尽的烦恼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血狐的魔晶呈血红色,林夕细细感知下也是发现其中所含灵气精纯且同时兼有着灵魂力的波动,林夕暗自揣测,恐怕是这血狐兼修灵魂力的缘故吧。

    对于林夕索要这珍贵的魅影血狐魔晶,老者心中倒无半点不快,平心而论,此战在众人眼中看起来,似乎老者斩杀这魅影血狐是最重要的一环,可老者本人心里却跟明镜似得,如若不是林夕能截断血狐的灵魂秘技,一旦血狐成功晋升灵境,老者自问也不是这血狐的对手,那自己连同这些人怕是都要葬身于此了。每念及此,老者心中对林夕的赞赏之情便是不由增添几分,要知道临阵生死之间突破炼体八重,且又兼修灵魂力,却仅有十五岁的年龄,这份天赋当真是令人艳羡,心中也暗自比较自己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种少年天才,心下随即暗生拉拢之心。况且就算不能拉拢到城主府,也决计不能让别的势力拉拢走。

    “坏了,此次狩猎大赛不是正好说流云宗会拿出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吗?得尽快将这少年的情况告诉城主,可莫要被流云宗抢去这么好的苗子”老者心中暗自合计。

    “好了,此间事了,各位,请随我一起回黑水城吧。”

    “小友,一起同行吧!”老者说完特意邀请林夕道。

    听闻老者之言,众人也是准备回城,只是来的时候浩浩荡荡的数千人队伍,回去之时却是堪堪只有不足五百人,好在众人都自觉收获颇丰,倒是不再有人去过多的关注参赛者的死伤人数了。

    林夕三人听闻,也自无异议,三人随即跟上老者,一路上老者客套完便是毫不吝啬的对林夕大肆夸赞,待得打听清楚林夕的出身背景之后,老者再也忍不住心下的招揽之意,只是不好直接说破,随即心生一计。

    “之前我见小友所使乃是流云剑指,还以为小友是流云宗之人,只是看小友穿着又非流云宗的服饰,老夫虽不知小友你这流云剑指的来历,但流云剑指是流云宗的不传武学,此次大赛参赛众人怕是只有流云宗新晋内门弟子柳飞会此武学,小友此举怕是会招来许多祸端啊”

    ”这“林夕听闻也是不由眉头一皱,是了,自己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层。可转念一想也随即释然,自己本就缺乏武学功法,就算意识到这流云剑指会引起祸端,也是要学的,况且从这次狩猎大赛来看,如若没有这流云剑指,自己怕是生死还是两说呢。

    “当然,小友你也不必担心这一点,流云宗虽势大,可黑水城到底还是我城主府说了算,老夫名为龙振海,乃城主府城主龙青云族叔,小友若不嫌弃,老夫愿为小友引荐。当然,小友也莫要误会,就算小友加入城主府,城主府也不会约束小友,只是老夫一时爱才,不想小友少年英才遭受小人之无妄之灾。”见林夕似乎面有难色,龙振海随即马上开始招揽林夕。

    一旁的兰心二人听闻,也是内心替林夕高兴,急忙向林夕使眼色,希望林夕答应下来。二人想来以林夕的天赋,只是欠缺点出身背景以及资源,若是有了城主府的支持,必定是如虎添翼。

    可二人未曾想到的是,对于龙振海的邀请,林夕却只是婉言拒绝了。

    “多谢前辈抬爱,只是小子无拘无束惯了,怕是暂时还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想法。”

    “这呵呵不急不急,小友不用急着下结论,不妨考虑考虑几天。”龙振海听完林夕所言,也不生气,只是嘻哈的翻过。

    见此情形,林夕也当即按下不语,心中却是几番衡量利益得失,诚然如若靠上城主府这棵大树,远了不说,单说在黑水城的日子里,前行的道路必定是顺畅不少;可若是加入了城主府,那便是与城主府绑在一起了,虽说名义上并不约束,可终归是有许多不便的。况且,林夕深知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大,长期待在城主府的眼下,谁又能保证会不会被人察觉,对于这一点,林夕心中可是十分没底气。是故,再三衡量之下,林夕还是下定决心如若龙振海下次再次提起,自己还是婉言谢绝。

    兰家姐弟二人虽对林夕的拒绝有所疑问,但此时也不方便多问,只是合计待找个合适的时机问问林夕,随即跟着众人向黑水城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