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摘手屠神 > 第三十五章 东窗事发
    梁笑虎知道自己这是撞上枪口了,可想想原本就要到手的第二名就要不翼而飞了,便是再也忍不住了,要知道自己可是想凭借此次狩猎大赛一举成名从而博得自己宗派内上层的青睐,到时候破格晋升为内门弟子也未必没有机会,想到这也是把心一横,今日就算是虎口拔牙也要试他一试。

    “前辈,我宗门中柳飞师兄无故失踪,而此人先前在狩猎大赛中又使出柳飞师兄擅长的流云剑指,流云剑指可是我流云宗的武学,这小子与我流云宗并无渊源,这流云剑指来历不明,只怕柳飞师兄已经遭其毒手了”

    梁笑虎的话仿佛是一颗重磅炸弹在众人之中炸开了,广场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窃窃私语着,偶尔还对着林夕指指点点。

    这通报之人闻言,也是一惊,心想着这小子还真是个刺头,连流云宗的内门弟子也敢杀,虽然对于之前的事稍有芥蒂,但这通报之人也是念及林夕也算是少年天才,所以也不听信一面之词,随即对着林夕道

    “你可有何解释?”

    兰心见此情形,连忙想要道出事情经过以便为林夕开脱,怎料被一旁的林夕拦住了。

    “既然前辈你想要个解释,那我就给前辈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小子在大赛期间路遇一参赛者死于魔兽的利爪之下,死者的样子已不好分辨,是否柳飞确实不得而知。只是念及同为参赛者,于是便杀了魔兽为其报仇。当然,若说有错的话,小子顺了点死人财物确实不对。再者说,此次狩猎大赛折损的参赛者何其之多,前辈总不能什么阿猫阿狗的死都要找我解释吧!”

    这边看台之上,龙青云听闻不由喜笑颜开,倒不是说他真的相信林夕的鬼话连篇。原本他还担心不知道要如何招揽林夕,且又担心身为狩猎大赛第一的林夕会以内门弟子的身份被招进流云宗,现在有了这件事,相信流云宗和林夕本人是不可能再愉快的善了了,既然无法进流云宗,自己的把握便就更大了。当然,一旁的流云宗宗主向流云不知道龙青云的心中所想,只是眼见此少年三人抢走了原本属于流云宗的风头,更加不能容忍的是这少年还胆敢杀害自己内门弟子在先,还在此满口胡言乱语,实在可恨,心中对林夕可是判了死刑了。向流云不是没有看到林夕的天赋,十五岁之龄已是炼体八重的修为,可天赋高又能怎么样,能不能成长起来还是两说,流云宗也不缺天才,胆敢挑衅流云宗的威严,本就是死罪,今日若是任由其蒙混过关,日后这黑水城还有谁会敬畏流云宗的威严,想到此,向流云也是忍不住开口。

    “好个满口胡言的小子,以柳飞炼体八重的修为,再加上我流云宗三品武学流云剑指的威势,本宗主倒是想问问他是死于何种魔兽之下,这能击杀柳飞的魔兽又是怎么死在你手中的?”向流云说完,一股属于强者的气息直接爆发,如山岳一般的威压向林夕压迫而来。

    这强横的威压一到,林夕尚未有丝毫的反应便觉双膝一弯,身的骨骼也在重压下吱吱作响,好像要随时散架一般,虽是如此,但也终是被林夕抗下。

    “这少年倒是个硬骨头,那可是灵阶八重强者的威压啊”

    “他娘的,这少年虽说确实有点贱,但这流云宗宗主未免也太以大欺小了吧!”

    向流云眼见林夕居然抗住了自己的一丝气息威压,脸上的阴沉之色更甚,有心一定要让眼前的少年跪下屈服,随即也不管众人的窃窃私语,气息的压迫也是不断加强,此时林夕的身形弯的更厉害了,仿佛随时都要被压成肉泥一般,只见林夕赤红着双眼,怒吼一声,身体如紧绷的弹簧一般收缩着,虽是弯的愈发厉害了,双膝却是依旧未曾跪下,林夕忍住一声不吭,只是毛孔之中已经因为这威压而隐隐有血线滋出。

    见此情形,此时广场的众人倒是内心对林夕心服口服,单就现在这份表现来看,别说此次狩猎大赛,就算是整个黑水城,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年轻人有此般韧性,狩猎大赛第一当真是实至名归。

    眼看林夕已到极限,就在向流云尚要进一步压迫之时,龙青云再也坐不住了,只见龙青云身形一闪,便是横在林夕与向流云二人之间。

    “向兄此举怕是不妥当吧!这林小兄弟是我举办狩猎大赛才挖掘出的人才,向兄毕竟是一宗门之主,如此为难一个小辈,怕是寒了黑水城这些少年天才的心啊”

    林夕这边感觉这气息压迫突然一松,随即再也支撑不住,兰心二人急忙上前扶起,看林夕这样兰心二人也是双眼通红,隐有泪花,只是面对向流云这般强者也是无可奈何。

    再说龙青云这边,看似为林夕开脱而说的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实则字字诛心,向流云又如何不知。

    “龙兄这架势是非保此子不可吗?”

    “向兄这是何必呢?就当是给我一个薄面,如何?”

    如果说之前向流云对于林夕还有一丝放过的心思,此时对于林夕那可是非杀不可了,抛却那份天赋、韧性不说一旦结怨就必须尽早扼杀,以免留有后患,现在又眼见这少年似乎被龙青云看中,哪里还能留他活路。

    “如果我非杀不可呢?”向流云狠道。

    “向流云,你大概忘记了,这黑水城到底谁说了算”这大庭广众之下,眼见向流云就是不让步,龙青云也是逼出了真火。

    “龙青云!你我皆是灵阶三重的实力,谁也胜不了谁,我若是非要杀他,你也阻挠不得”

    “那你就试试!”

    众人见二人剑拔弩张的气势愈演愈盛,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也是唏嘘不已,这好好的狩猎大赛怕是要演变成城主府和流云宗之间的混大战了。城主府和流云宗做为黑水城的三方巨头其二,虽明面上一直是城主府压流云宗一头,可明眼人都知道若真是开战,胜负怕还真是两说。这少年不经意间,竟是似乎将黑水城的天都捅破了。

    见此情形,一干无关的众人便已心生退去之念,唯恐稍后打起来将自己卷入,此时一声大笑却是止住了众人的步伐。

    “我素来便知道向兄你武力过人,只是如果再加上我呢,以我和龙兄二人联手,不知能不能在向兄手中保下此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