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一十八章 苏家大乱
    “我知道我爸这些年来给你找了许多小三小四,让你觉得所有女人都是狐狸精,谁在你的眼里看谁都不是好角色,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我娶小雪吗,那还不是因为她家和我们家有很大利益往来,妈!你能不能对别人平易近人一点,不要什么都挂上利益好吗”

    看着冥顽不灵的儿子,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次我可以不要求你取乔家女儿,但你绝不能娶那女人进苏家,你要娶谁娶谁我管不着,这是我最大的限度!”

    苏慕辰对她无语

    “妈!你心真的是狭隘到容忍不下任何人,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苏家,为了我们,但是你只不过是为了你自己,为了林家!整个公司谁人不知道,翔宇根本就是你林家人天下,我爸只不过是你们用来堵外人嘴的借口,我爸天天出去找小三小四,你就不会反思一下自己吗,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把我爸把他情人孩子胎死腹中,你说阿轩恶毒,你有没有想过,你手上根本也干净到哪里去!”

    林蔓气的想再伸手甩他一巴掌,但是苏慕辰极其冷静躲都不躲。

    “你打啊,只要是说到你不喜欢的话,你就会气愤打人,我爸不会还手,你放心,我也不会还手,谁让我生在了苏家,我这些年一直按照你铺成的路走,你控制我还不够吗?你到底还想管我到什么时候,我真的是受够了!”

    他的这些话让林蔓痛彻心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手栽培的儿子,最后却反过来狠狠的责怪自己,真的是可笑啊、可笑啊!

    林蔓欲哭无泪心痛地:“你真的是不吃苦不知回头,你知不知道等你栽大跟头时就回不来了,我求求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不要在这么执迷不悟了”她气的吼叫,苏慕辰也是第一次看到林蔓这般抓狂。

    “妈,你的心里除了利益还有别的东西吗?爱情、友情、亲情这些东西比任何东西还要昂贵,你不要一副守财奴的样子好不好,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的婚姻像你跟爸这样,你才满意!是不是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才能够收手,你是我爸的老婆,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武则天,该清醒的人是你,不是我!”

    为了事业,她根本就没有顾及过任何的感受,她的眼里只有钱钱钱,权利欲望占据她整个人生,都说商人唯利是图,但是妈这样心狠手辣的商人比任何女的还要可怕。

    林蔓觉得自己儿子已经无药可救,他已经深深陷入那个女人布置的陷阱,再与他争辩,他根本就是徒劳,韩初啊韩初,你蛊惑人心的本事可真是当仁不让啊!

    林蔓无【!¥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可奈何地:“你既然要与她在一起,你就给我滚出苏家,我林蔓就当做从没生过你这个逆子,从今往后我们再无母子亲分,你滚吧,滚出我苏家,滚出翔宇!”

    林蔓被气的头晕脑胀坐在靠椅,蹂躏太阳穴,让她更加意想不到的是,苏慕辰接下来的这番话

    “凭什么我要滚出苏家,我姓苏,而不是你姓苏,该滚出苏家的人只能是你,妈你不是一直觉得你林家,觉得舅舅们事事都比爸厉害能干吗,那你就回你林家啊,不要事事都打着为我们苏家好,你知不知道我们苏家根本就不求你那样做,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享福了,你就退位吧”

    林蔓直愣着看着苏慕辰

    这么多年自己的老妈从小都是早出晚归,别人的妈妈在为孩子准备晚餐时,我一个独自在家,当别人送自己孩子,去看孩子家长会时,她依旧以工作为借口没有停下一时半分,因为工作她整日不着家才会变成今天这幅样子,妈只能回归家庭才能感受到不一样的幸福,一心都放在商业利益尔虞我诈,怎么会知道人间中的其中美好,所以让妈回家退休才是最好的选择。

    看着林蔓愣着,苏慕辰以为是自己的话打动了她,紧接着:“妈,你这个年纪应该享受儿孙满堂的人间幸福,而不是整天只会工作的钢铁女战士,妈你回家吧”

    林蔓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一定是那女的故意跟他这么说,只要他苏慕辰当翔宇一把手,他这色令智昏的混蛋肯定拱手就送给狐狸精,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用自己儿子来威胁自己,这个女人心肠竟然歹毒到无法想象,自己聪明绝顶的儿子现在一副昏庸无能,全拜她所赐,我一定不会让那小狐狸精就这样得逞!

    “你说这样混账的话,我不想与你有任何话聊,你现在就给我滚出翔宇,你的副总经理之位我会找别人代理,你给我滚回家去,别再这里碍着我眼,我现在看到你就一肚子窝火,你滚,滚!”

    我就知道只要触及她利益的事,她就疯狗般乱咬人,她这副样子再不拯救,真的是晚期不可医治,我不能让自己的母亲一步步走向金钱利益深渊,她是一位女人,不是只会赚钱的机器,妈我这样做都是为你好,你以后会知道的。

    他鼓足勇气,与他母亲相抗衡

    “你虽然是翔宇董事长,但是我爸的股权和我的股权加起来比你大,开除了?没有我爸的同意,你开除的了吗,我们忍你这么多年,是我们让你回家,不是你让我回家!我副总经理这个位置你赶不走,倒是你这董事长的位置,我爸估计也是忍你好久,你放心妈,我一定跟我爸联手让你提前退休回家

    的,你口口声声翔宇姓苏,那就让它实至名归,你是时候也该回家尝试做家庭主妇了。”

    苏慕辰说完就立即走了出去,他不想跟自己母亲再过多争吵,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从翔宇里拿到实权,如果把董事长之位留给父亲,已他那样管不着自己的行为处事,指不定自己又会多出许多弟弟妹妹,要想解决家庭矛盾就是让他们都重归家庭之中,拼搏辛苦了前半生,是时候该享享清福了,阿轩一个人就能把鼎丰这个大企业抗起来,我不相信我一个圣知高才生做不到。

    一个误以为自己孩子走入迷途,一个误以为自己母亲该享福,都用着爱家人的方式做着对方不喜欢的,甚至伤害到对方的事,互相不了解的家人,最终只会矛盾积累,最后爆发崩盘。

    苏慕辰走后,林蔓立即叫来秘书安排,她要立即去趟鼎丰,虽然她心里非常不愿再看到韩初,但是谁让自己儿子魔怔对她爱不释手,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她不愿意跟苏慕辰往来,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不过事实上……

    林蔓来到鼎丰,但是楼下的保安说什么都不让她进去,堂堂著名大董事长也会被拒,这可是韩初最佳心情来源。

    韩初早就让陆离把大堂门口的监控转接到她办公室的电脑,知道苏慕辰回去后定跟她闹,她一定会像之前那样过来找我谈话,我偏就不让她如意,这么大的太阳,让她体会一下我爷爷日日外培育新苗的痛苦。

    韩初交待过小寒,没有她的允许谁要是敢让她进入大堂门口,明天就不用来上班,大伙都知道昨日订婚宴发生的事情,这种恶婆婆对自己的老大不客气,作为下属自然也要懂得为主讨公道,所以大堂门口一直隔着玻璃门看着她。

    玻璃门大堂内清爽如夏,但玻璃外面可是三十八度的高温,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企业家在她门口苦苦等待,也算是给了鼎丰极大面子。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韩初把手里文件处理好,看着监控她汗流浃背的站在外面,看起来确实挺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之前父亲在时她不敢对鼎丰有任何非分之想,但父亲一生病,她就像饿狼一样着急想把鼎丰吞下,这几年里她从鼎丰挖走了多少,我让她加倍奉还,还有我爷爷的旧账,当初对我不仁,就不要怪我现在对她狠!

    她按下座机,她淡淡地说:“去楼下,把翔宇林总带进来。”

    听到boss指令,小寒立即赶往楼下。

    韩初跟陆离联机,她办公室发生的一切,他那边也都会接受。

    “好戏才刚刚开始,你别光顾看戏忘了正事。”

    陆离大笑:“不会不会,大母老虎见小母老虎,这种编剧不敢写的剧,竟然让我看现场直播了,感谢初总给的观影机会,小的一定会勤勤恳恳工作,绝对不拖组织后腿。”

    韩初拿着纸巾似有若无的擦拭办公桌,这招请君入瓮的好戏改怎么好好演呢,她无形之中冷笑,她的弱点恰好是她最得意的筹码,六年不见,这大佛终究还是来了。

    林蔓竟然鼎丰,一路上遇到办公的职员,也不知大小职位,但凡看见她的都没给她好脸色,一向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每天见到的人哪个不是对她嬉皮笑脸,一进入鼎丰就好像是过街老鼠,谁看到都会给她抛不好脸色,让不可一世的林蔓心里更加窝火。

    要不是为了苏慕辰的事,她怎么也不会进入这个盘丝洞,她怪自己太没有,竟然让一个小黄毛丫头抓的死,这是她一声当中唯一的耻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