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点星崖(第1/3页)
    ()    此时, 九荒正在脑海里想象着辛鹭的一百种死法,没听清楚曲悦说的话:“恩?六娘你想吃什么?”

    他将注意力收回来,“吃果子还是吃肉?”

    曲悦:……

    她深深看他一眼,两弯精致的柳叶弯眉几乎拧巴成蛇形。

    其实是因为一个只对自己好的人,突然也会去关心别的姑娘了,小心眼了吧?

    毕竟“小心眼”这毛病在他们曲家像是遗传的。

    曲悦虽然对“另一半”没有什么憧憬,一切随缘,但总觉得她对九荒感情真的不像爱情,少了点儿东西呀。

    “六娘?”

    “没事,我不饿。”曲悦重新坐好,摆正心态,不再纠结这些了,走着慢慢看吧。

    ……

    又行九万里, 抵达目的地,入目的尽是高低起伏的山脉。

    这些山不像南蛮洲,没写名字和归属, 但轻而易举就能分辨出银钩山的位置。

    在一片苍绿之间, 独此山银装素裹, 是座积雪不化的怪山。

    方圆四季如春, 可一靠近此山, 便气温骤降, 寒风刺骨。

    封了气海的曲悦裹着厚厚的大氅,带着棉帽,包的像个粽子:“停一下。”

    辛鹭操控飞剑停下, 正好是此山的中心位置。

    曲悦道:“往下沉一些。”

    辛鹭控剑下沉。

    曲悦闭上眼睛,开始倾听整座山的动静,确定那位隐士的庄子位于何处。

    雪山不高,然而连绵起伏,找起来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终于,她听见半山腰有一些响动,便指着声音来源处:“韭黄,你瞧瞧那里。”

    九荒放出神识窥探,一五一十的告知:“那是一处断崖,有三十几个人,修为都在上三品。”

    曲悦问:“我不曾听见打斗声和说话声,他们在做什么?”

    九荒答道:“分散站着不动,堵着一座通往崖对面的铁索桥,桥前立着一块儿石碑,写着‘点星崖,擅入者死’。”

    他想将神识窥向崖对面,意识海一阵剧烈疼痛,“点星崖设有结界,崖里住的人,应就是咱们要找的人,修为至少渡劫后期或者巅峰期……”

    “说不定已经合道了。”辛鹭打了个喷嚏,这一路他被兔子一样乱蹦的天怒剑折腾的够呛,即使后来曲悦已经完平静下来,天怒依然中毒了似的蹦个没完,两三个时辰之前才彻底停止。

    如今像是一条咸鱼,一动不动的躺在他意识海里,召都召不出来。

    召出来辛鹭也拿不动了,抄着手哆嗦着道,“大无相寺所在的无相界,处于三千世界的边缘,传说是与天人境、幽泉境的交界处,受天道影响力极小,许多合道期前辈喜欢在此隐居。”

    曲悦不久前才知道天人境的存在,但幽泉境她自小有所耳闻,那是“生物”去不了的地方,类似于华夏传说里的阴间。

    “看来这些人都是来求见这位隐士前辈的。”曲悦摸了摸手腕上的佛珠,“韭黄,带我过去。”

    “好。”九荒弯下腰,伸手去她腋下。

    曲悦顺势抬臂环住他的脖子,被他从飞剑上抱起来,朝那断崖飞去。

    辛鹭收回飞剑,御风跟在九荒身后。

    九荒传音:“为何不让我打他?”

    曲悦道:“等一个机会。”

    九荒点点头,抱着她落在石碑前的空地上,顿时许多视线从各个方位递过来。

    “放我下来。”

    “恩。”

    曲悦下了地,不越过石碑,面朝铁索桥拱手:“小修……岳六娘,受大无相寺高僧指点,前来拜见前辈。”

    说话之时,她特意将一念佛尊的珠串挂在虎口处。

    话音落下,身后有人道:“姑娘,你从大无相寺来,寺中高僧不曾提醒你温前辈的规矩么?”

    一念佛尊只让她隐瞒自己姓“曲”,旁的没说,曲悦相信有这串佛珠在,应该不用守规矩。

    但她依然转身,朝那白衣修者恭恭敬敬的拱手:“不知是什么规矩?”

    那白衣修者道:“温前辈每十年只见一位拜访者,报个名,在此地等满十年,童子便会拿出签筒,众人凭运气抽签。我们已经等了七年,还差三年,姑娘三年后再来,是最划算的。”

    “当然,有条捷径。”又一蓝衣修者开口,指向山壁,“你瞧。”

    曲悦顺着他的手势望过去,山壁上挂着一副长长的画轴,画面是动态的。

    崇山峻岭,鸟语花香,山边村落成群,炊烟袅袅,农田里更是一派丰收繁荣的景象。

    奇怪的是,天上有两个太阳,一东一西,很像是日升月落的场景,但无论怎么起落,始终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