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斩心魔(第1/3页)
    ()    曲悦如此怀疑, 是有足够多理由的。

    入梦时幻波就曾质疑过,她父亲知道自己被困在某个时间段,为何会不知原因。

    曲悦以为是他得罪之人太多,记不住。

    可“夺人才气”这种足以影响一生的大事,凭谁都不可能忘记。

    而父亲一直致力于在她面前“凹人设”,怎么可能轻易让她看到如此阴暗不堪的一幕?

    明明提一下“厚脸皮”三个字,他都会急着打岔。

    再者,曲悦自小就没听父亲提过爷爷、家族相关,导致曲悦觉着父亲或许是个孤儿。

    若父亲是公子晟,那爷爷便是古乐王,瞧着并不像坏人,父亲为何不提?

    要知道父亲被奇门老祖带走之后,见惯了大世界, 最终还是选择回到华夏定居,足见是个特别念旧之人。

    若换成厉鬼弈恒,那不提便有了理由。

    曲悦手腕上的灵箭不断蓄力, 愈发坚信自己的选择。

    幻波却质疑道:“可是小月亮, 你杀公子晟有什么意义?你不杀, 弈恒马上也会杀了他。尔后幻梦重启, 公子晟被虐杀一遍又一遍, 如此大快人心的幻梦剧情, 换做是我的话,做梦都会笑醒的,凭什么困住你爹呢?”

    听它分析着, 曲悦频频蹙眉,抬起的手臂慢慢又放下了。

    幻波说的有道理,她是来替父亲斩心魔的,可心魔若是公子晟,那父亲已经亲手斩杀一万次了,哪里用得着她出手?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何况公子晟死有余辜,根本不会成为父亲的劫气。

    莫非她猜错了,公子晟的确是父亲,弈恒的确是心魔?

    不可能,无论从理智还是情感出发,曲悦都无法接受。

    举棋不定之间,曲悦眼睁睁看着公子晟又死了一次!

    嘭!

    场景似烟花炸开,幻梦重新来过!

    这一回,曲悦程都在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想的头大。

    好在,她最终还是想通了。

    在弈恒第三次破除封印,从骨埙中飞出来之后,曲悦的袖箭瞄准了他。

    幻波惊讶:“你不是确定了弈恒是你爹?”

    曲悦点头:“没错。”

    幻波不懂了:“你要杀你爹?”

    曲悦摇摇头:“弈恒是我爹,但这厉鬼不是,是我爹的合道心魔。”顿了顿,“我想,应该是我爹曾被斩断的‘天地人和’。”

    幻波迷茫:“什么意思?”

    曲悦解释道:“合道心魔有可能是自己伤过的‘天地人和’,化成的劫气,渡劫者因罪孽被困其中,无法合道,正应了佛家那句因果报应。但我爹被公子晟以邪术斩断‘天地人和’,冤有头债有主,该找公子晟报仇才是,但太可惜了,并没有……”

    根据曲悦曾看过的那一段记载,公子晟在《月下仙》之后数年内,又作出不少好的曲子,证明了自己的才气。

    这份才气,是从父亲身上偷来的。

    由此可知,公子晟在弈恒死了数年之后,依然活着。

    而现在公子晟刚满十六岁,距离奏出《月下仙》才过去不到半年,时间不对,他不该死的。

    且半年的时间,不足以养出一只能杀五品邪修的厉鬼。

    “所以我猜,我爹当年被邪修封印在埙中,直至公子晟死去,也没能挣脱。即使我爹后来成为纵横三千界的大佬,翻手云,覆手雨,然而此生无法手刃仇人,终究是个遗憾呀。”

    “这份被斩断的“天地人和”报不了仇,许是怪我爹没本事,便化为我爹的心魔,在合道幻境里一遍遍虐杀公子晟。”

    曲悦如是分析着,又望向那只厉鬼,眼睛慢慢湿润,“爹,您常说世事无常,岂会事事如人所愿,只需问心无愧,一往无前……”

    咻——!

    心随意动,袖箭飞出,在黑暗的夜空划出一道耀目火线。

    呯——!

    穿透了正要拗断邪修脖子的厉鬼弈恒的灵台。

    ——“爹,该醒来了。”

    ……

    幻境并没有完破除。

    但,场景变了。

    公子晟请来邪修,说出自己最近时常做噩梦一事。

    那邪修又赠给他一道符箓,且将骨埙的封印稳固一番,便扬长而去。

    至始至终,骨埙不见半点儿动静。

    公子晟以借来的才气,愈发受王君喜爱,被立为储君。

    然而好景不长,短短五年过去,这个以乐为主、不擅征战的国家便被邻国所灭。

    公子晟于逃亡路上,因感染瘟疫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