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拯救我的同妻(十七)(第1/2页)
    ()    吴菲菲还是有些怀疑,觉得“安聂”在伪装。

    失忆什么的,哪有那么容易?

    虽然她不知道“安聂”为何装失忆,但她却忍不住想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

    而“安聂”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跟女人接触。

    就是他的亲生母亲,轻易也不能坐到他的床边,平日里手指接触一下,就已经是极限了。

    吴菲菲嫁给安聂四年,除了最开始几个月,安聂还能强忍着心里的厌恶,搂过吴菲菲肩膀、牵过她的手外,再无其他的亲热动作。

    恩爱什么的,更只是安聂营造给外人看的假象。

    私底下,两人就像同居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各自睡着各自的卧室,吃饭的时候,也是分餐制。

    如果不是为了欺骗世人,安聂都不想回这个家,更不想面对吴菲菲。

    平时碰触两人共用的房间或物品时,安聂都会随手抹点儿酒精凝胶,那小心的模样,更是刺得吴菲菲眼睛疼。

    现在,“安聂”失忆了,如果他是假装的,那么他肯定不能容忍吴菲菲的亲近。

    吴菲菲一边说着,一边密切观察安妮的表情,还一边将自己的身体靠到安妮身上。

    安妮眉头紧蹙,浑身都不自在,仿佛身上沾了跳蚤。

    尤其是吴菲菲的胳膊接触到安妮的身体后,她更是一阵颤栗,胳膊上甚至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呕~

    当吴菲菲彻底贴到安妮身上时,她的喉结一阵滚动,忽然捂住嘴,跑进了卫生间。

    吴菲菲的动作僵住了,脸更是黑如锅底。

    她咬了咬唇,快走几步来到卫生间,正好看到安妮抱着马桶不住的呕吐。

    看到安妮那痛苦的模样,吴菲菲禁不住想:难道安聂就这么讨厌女人,哪怕失忆了,只要有异性跟他肢体接触,他的身体就会有本能的反应?

    他不是故意讨厌,而是从心底里厌恶。

    举个例子。

    比如有人说不喜欢吃猪肉,可若是变着花样、把猪肉做得没有猪肉味儿,那人吃了,也不会有什么异常。

    可真正讨厌猪肉,或是对猪肉过敏的人,不管猪肉变成什么样子,他吃进嘴里,也会呕吐、甚至是起疹子。

    安聂,他不是后天原因成为gay,而是骨子里就讨厌异性。

    有了这个认知,吴菲菲对安聂竟没有那么怨恨了他不是单独讨厌她一个人,而是排斥所有女人。

    只是她倒霉,摊上了这么一个gay丈夫。

    “……你没事吧?”

    吴菲菲心情复杂的问了一句。

    “还、还好,就是莫名的有些恶心。”

    一直躺在地上装死尸,安妮早饭、午饭都没吃,这会儿肚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

    吐了半天,也只是吐了一些酸水。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虚脱的喘着粗气,面对吴菲菲的询问,她还有些讨好的笑道,“或许是被人打到了肚子,我肠胃都有些不舒服,所以才会呕吐吧。”

    安妮扮演着失忆者的模样,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是gay。

    呕吐不是因为肠胃不适,而是厌恶女性的接触。

    但,刚刚人家吴菲菲已经说了,他们是恩爱夫妻。

    既然是恩爱夫妻,肢体接触自是情理之中,怎么会呕吐?

    “嗯,可能吧。”

    看到一向高傲的“安聂”向自己露出讨好的模样,吴菲菲莫名有种快意。

    忽然觉得,如果“安聂”一直失忆下去,她倒也不必一定要离婚。

    “安聂”毁了她的婚姻,破坏了她对人基本的信任,更是折磨了她四年。

    离婚什么的,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现在他这般信赖自己,只要不是违背常理、侮辱智商的话,几乎是她说什么,他都信。

    那么

    “既然不舒服,咱们还是快些去医院吧。”

    吴菲菲有了计划,对安妮的态度也和缓了许多。

    “哦,好。”

    安妮答应一声,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跟到了吴菲菲身后。

    许是有了刚才那一遭,吴菲菲没有刻意再接触安妮。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家门,去车库开了车,一起去了最近的医院。

    呃,也就是安聂任职的医院。

    “天哪,安医生,您这是怎么了?”

    急诊室的护士自然认得本院的明星医生,看到“安聂”那张帅脸变成了猪头,顿时惊呼出声。

    “没、没什么,就是跟人打了一架。”

    安妮没有问出“你怎么认识我”的傻话,吴菲菲都说了,“安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