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诛邪
    “愚昧无知,你一直把自己当成天上高高在上的神仙,可你却不曾想过,骄傲自大往往是一个人死亡的前兆,这一次,你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韩飞此刻冷漠如神,他的一头短发正在随风飘扬,韩飞身上的劲气在这一刻散落无疑,那一种强大的压力,让其他的人都感觉到如临山坠,甚至整个人的呼吸都感觉到有些不顺畅!

    韩飞猛然的出手了,甚至原本漆黑的天空,这一刻居然闪过了一道雷霆,仿佛随时都会有倾盆大雨即将降临,韩飞利用手中的五雷尺朝着天空高高的举了起来!

    随后,一道粗大的雷霆直接从天空当中轰然而下,降头师眼神里面全部都是惊骇,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一个普通的蝼蚁居然能够召唤出天雷!

    降头师知,道即便是在一些门派当中,那些所谓的天师要召唤天雷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想要召唤天雷,需要很强大的法力。

    像黄符纸这样的技法在修道之人当中看来并不算是很难,可是想要将天雷给召唤出来就难上加难了,天雷几乎是所有妖魔鬼怪的克星,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雷劫这一个说法了。

    天威浩荡,远远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抗衡的,即便是强大如降头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如同成人手臂般粗细如同蟒蛇的雷霆朝着自己轰然而来!

    降头师想要躲,可是他自己在天威之下,其实渺小的如同一粒灰尘,自己想要离开,但那一种强大的威压仿佛将周围的虚空都给禁锢了!

    眼看这雷霆离自己越来越近,降头师的眼神里面流露出来了一些绝望,自己真的会死在这个地方吗?

    他不甘心!明明他可以直接到达宗师的,只不过是为了厚积待发,才一直没有突破宗师而已,原本他以为以自己的这一生修为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自己了。

    即便是真正的碰到了宗师级别的强者,只要自己的这一副身体不被破掉,他们的攻击依旧奈何不了自己,可是现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如果自己突破了宗师,如果开始他就不轻视韩飞这些人,也许自己就不会死,只可惜的是万事没有如果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

    “不!!!”

    降头师伸出手凄厉的大吼了一声,他虽然再不甘心,可却依旧阻挡不了死亡蔓延在他的身上,雷霆加身,即便是降头师,也抵挡不住!

    不要说他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他自己的那一副身体还没有被韩飞给打破,恐怕也依旧抵挡不住,这可是天雷啊!

    天雷,一旦降世,就算是再强大的鬼王都会感觉到头疼,更不用说降头师还没有到达鬼王的层次。

    这道雷霆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乎只有那么一瞬间,闪电的速度只不

    过是眨眼之间而已,众人只感觉到耳旁传来了剧烈的轰隆一声,仿佛连整个耳膜都快要被震裂了!

    脑袋里面正在嗡嗡作响,整个人感觉到有些昏昏欲睡,如果不是一直苦苦支撑着,恐怕众人现在早就已经倒下!

    田文静在这里面没有任何的修为,还好田老爷子在那一刻眼疾手快,立刻就捂住了田文静的耳朵。

    这才让田文静坐在了这里,不然刚才田文静现在耳朵里都快要流血了。

    闪电消失,刚才那一瞬间仿佛整个苍穹还有天地之间都被白昼给笼罩。

    现如今,天地又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众人恢复了一下自己眼前的视线,这才看清楚,刚才在降头师所站立的那个一个地方,早已经没有了人影,有的只有一个大坑!

    这大坑砸下去起码有两三米深,而且周围还是焦黑一片,仿佛连土地都被闪电给烤焦了,韩飞走过去看了看,在那个大坑里面并没有降头师的存在,也就是说刚才那一道天雷,已经让降头师彻底的魂飞魄散!

    甚至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来,众人感觉到了一阵的心悸,倒吸一口凉气,天威加身的时候,让自己这些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即便是自己修炼的再怎么强大,可在天地大自然的面前,却依旧还是不堪一击,永远不要妄想以自己可笑的身躯去对抗天地,这只不过是在蚍蜉撼树而已!

    扑通一声,江湖呆呆的坐在地上,他眼巴巴的看着那一个坑洞,他没有过去证实自己家的主人到底死没死,自家主人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样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证据,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那一个不可一世,强大得让人胆战心惊的主人居然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一个后生的毛头小子手里!

    这个世界恐怕要变了,变得自己的话要不认识了,江湖现在心里头已经完全的被失望和恐惧蔓延!

    与其说是恐惧,倒不如说是自己的信仰被人给打破了,在江湖的心目当中认为只要自己一直跟着降头师,自己踏入宗师之后,也能够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到那时自己才能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然说自己是降头师的奴隶,但在外人看来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神邸!

    就算是在降头师的面前当牛做马,那又如何?

    自己也能够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现在所有的都如同梦幻泡影,梦醒了,这些东西也就全部都消失了!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没错,我绝对是在做梦,我的主人怎么可能会死,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在做噩梦罢了!”

    江湖忽然掀起了自己的巴掌,他用自己仅有的一只手臂狠狠的两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仿佛是在打其

    他人,一点都没有留手。

    几乎是两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江湖的两边脸颊都已经有了一个五指印,甚至整个脸都肿了起来,江湖现在的模样看起来有点让人心疼!

    他失魂落魄,披头散发,再加上年事已高,就像是一个孤独而又寂寞的老人,更何况他还缺失了一条手臂,呆呆的坐在那地上,说不出来的凄凉。

    只不过众人却都明白,江湖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若不是江湖执意要找田老爷子报仇,现在也不可能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当初田老爷子虽然杀了江湖的弟弟,但这一切也都是只因双方在不同阵营,再加上江湖的弟弟确实是无恶不作,但这两个人的因果已经结下,随后江湖也设计伤害了田老爷子那么多的战友!

    这件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随着田老爷子杀了江湖,江湖炸死之后,两个人的因果已经算是彻底的了除。

    可不曾想,江湖却是将这一段尘封的因果再一次浮上了水面,这一次江湖不只是把自己给拖累了,就连降头师也死在了华夏大地上!

    降头师也是死有余辜,他的这一身邪术修炼到这一个时候,想必没少祸害其他人,今天能够死在天雷之下,也算得上是遭了天谴!

    而且如果不是降头师自己本身疏忽大意的话,想必韩飞也不一定就能够对付得了他,这种种细微的因素决定之下,这才让这场战斗的走向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当每一个小细节慢慢的累积起来之后,有可能会逐渐的成为一场战斗或者某一件事情的最关键反转核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