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你在等什么(第1/2页)
    温晓晓也是头一次听闻这个消息,虽说现在她知道弟弟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过其实还是有些夸张的。

    刘以琦道:“如果不是褚秋晨喜欢陈北,我真觉得你俩有不正当的钱色交易。”

    “用的什么词,太难听了,我是劳动所得好吧?”

    “不会有变故么?”温晓晓问。

    “不至于,两套房而已,值得砸了自己的信誉么。”

    刘以琦听不下去了,两套房,还而已?

    温晓晓也觉得,边吃边聊。

    她说:“其实这段日子我忽然想到一问题,你说原来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给你娶媳妇,家里穷啊,发愁,那时候一条路一个个目标很清晰明确,现在么,我都不知道你明年会成啥样。”

    “你是想说我要走的路是吧?”温晓光托着筷子,“嗯……其实我自己也想过,事业上我还算明确,生活上稍微有些模糊。”

    “后来褚大姐和瑶儿都对我说要学会花钱,并发展出一套男人不会花钱就没出息的歪理,所以我现在倒还好。”

    姐姐一边微笑一边咀嚼,碰了碰他的胳膊,“哎,我说几个具体的事好了,事业上,你有想过挣到多少就停止吗?”

    “停止是什么意思?退休?”温晓光没有这想法,“至少这十年我会好好干。”

    “顺其自然是么?”

    “不是顺其自然,实际上对于优客以及接下来我心里是有路线图的,顺其自然这个事情,我觉得现在人们渐渐把它当做敷衍困难的一个标准词汇。”

    温晓光组织语言,“实际上,我以为的顺其自然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而不是坐以待毙的不作为。”

    刘以琦问:“优客我能理解,可你说的‘接下来’是什么意思?”

    “你以后会知道的。”

    “你还瞒着我!”她眉毛一挑,语气提的老高了,

    温晓晓讲,“你的工作我是不懂,那结婚呢?有想过结婚没有?”

    “没有。”他摇头。

    刘以琦插嘴,“他这个年纪太早了,估计想着怎么潇洒呢。”

    “那女朋友呢?”

    ……

    温晓光放下筷子拍了拍手,“其实,我正要和你说呢。最近确实有个女孩子在我身边。”

    刘以琦牛肉咬了一半停在嘴边,然后从空中掉落,她怅然若失的感慨,“完了……给人捷足先登了。”

    温晓光无语,跟你有什么关系没有。

    温晓晓也是没想到,怎么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她喜道:“真的假的?嗳,可以啊你,开窍了是不是?会祸害小姑娘了?”

    “算是吧,学着开窍。”

    “是谁,是谁啊?啥时候带出来我见见。”她急不可耐。

    “刚刚开始,过些日子吧,稍微等等。”

    “我没胃口了,”刘以琦放下碗,哭丧着说,“不同人不同命啊,凭啥呀,你是她姐,还有个小姑娘成了他老婆,我喝口汤都不成啊,”

    她就是这样,胆子大,什么都往夸张了说。

    温晓晓道:“你是他得力助手啊。”

    “谁要当什么助手,我想当花瓶啊,姐姐我不好看吗?”她把脸送到温晓光的面前。

    “好看,”

    刘以琦满意,“那是我身材不好吗?”

    “不好。”

    “你!”

    实话嘛,一马平川不见波峰,前胸后背分不清楚。

    大概是这样的说话方式他们都已经习惯了,也没有什么不同发生,只是这样的消息有些不同寻常。

    至少刘以琦是不高兴的,她不是掩饰的性格,也不擅长掩饰,但你要说她悲痛欲绝,失去所爱好像也不是。

    大概更像是好东西自己没能得到也就那样,但别人一拿走就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类似于志玲姐姐结婚我无法接受。

    温晓晓则更为简单,她只是迫不及待的要见到这个人。

    这个人还给温晓光打来电话,这两天因为各种事情都没怎么见面,所以要有他的消息,通俗的说叫煲电话粥。

    温晓光从上车往回开就开始跟她打电话,而且不满足于这种只闻声不见面的程度,穿上拖鞋便从11栋楼下来了,他也下了车,尽管时间有些晚,还是要绕一圈。

    何雅婷头发也没有扎,散落在肩头,还有些湿湿的,估摸是洗完没干,撇着嘴唇伸手要抱抱,带着哭腔说:“我都好几十个小时没见你了,去哪里了呀……”

    “上班呗,晚上去我姐那里了。”温晓光拍着她的背,身上满是清香,“真假的啊,你这是哭了吗?”

    “……没有啦,”她喷笑出声,手确实在揉眼,“就是有些想你。”